万家灯火豪华包厢里,双方客气见面,坐下来谈笑风生,宾主皆欢,黄强陈露均无异色,与平常一样。

  席至半场,酒过三巡,正题来了,黄强突然站起来对陈露说:“露露,哥以前照顾你不周,请你多原谅,我以茶代酒向你赔罪”说完一口喝完杯中茶,又道:“以后哥会多陪陪你,不会让外人打扰到你”

  陈露知道他说的外人是沈近,也站了起来,道:“谢谢黄强哥哥,你学业忙不用这么辛苦,如果以前妹妹有对不住哥哥的地方,请多宽容”

  陈露不想跟黄强关系搞那么僵,以致影响到姑父,所以她宁愿委屈自己,想求得黄强的谅解。

  黄永胜此刻笑了“哈哈,你们两个以后都成一家人了,还这么客气干吗?”

  此话一出,胡兰立陈英都吃了一惊,还没说话,便听黄永胜继续道:“胡老弟,今天老哥讨个人面,想给我儿子黄强订门亲事”

  胡兰立吓了一跳,如何不知道他说的亲事是要陈露当他儿媳。

  “我儿一表人才,跟你家陈露郎才女貌,极为登对。当然不是现在要结婚,可以先订下亲,以后等她们学业有成,事业成功再办婚事”黄永胜连珠炮似的一口气说完,根本不给胡兰立说话机会。

  看着黄永胜热烈的眼神,胡兰立低着头硬着头皮道:“这种儿女事,我们做长辈不好干预,得看小辈意愿,不过还是要谢谢黄总厚爱,来,黄总我敬您”说完胡兰立举杯敬酒。

  黄永胜听完,不太高兴,也不理会胡兰立敬酒。

  “这杯酒一会再喝不迟,黄强,把定情信物拿出来”

  黄强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盒,打开一看,是一枚卡地亚戒指。

  黄强捧着盒子来陈露旁边,单膝下脆道:“露露,从我第一次见你就爱上你了,求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证明我比任何人对你更好”

  陈露惊愕失色,怎敢接受,连忙站起来,退后几步。

  “胡总,我家黄强已经下跪,你的女儿也太不给面子了”看到儿子仍然跪在那,黄永胜不满道。

  “这事太突然了,露露还小,请黄总别为难,快请收回礼物”胡兰立无奈道。

  黄永胜听胡兰立这么回答,心头已经有了火气,威胁道:“胡兰立,我今天给你这么大面子,你却一点面子也不给我,以后我们两家公司还要不要合作”

  “今天你让你女儿收下,你那块业务我全部给你做,其他业务以后也会陆续安排给你,今天如果不收下,以后我们之间就没有合作的必要了”黄永胜直接把话挑明。

  陈露没想到事情一下子紧张到如此地步,毫无转圜余地,心中悲苦,气得浑身发抖,真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

  陈英见女儿这副模样,再也忍不住,崭钉截铁道:“黄总,你当你儿子是宝贝,我家女儿就不是宝贝?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硬搞拉郎配,我告诉你,就算我们家倾家荡产,我也不允许我的女儿受一点委屈”

  陈露见姑姑这么爱护她,感动落泪,见事情已经无法缓和,陈露也不愿意再委屈自己,快刀斩乱麻道:“黄强,我一直当你是哥哥,从没往别处考虑,我也有了男朋友了,他叫沈近,我爱他,所以我绝对不会跟你在一起的,希望你能明白”

  陈露说这话,希望彻底绝了黄强的心思。说完后,陈露心里一阵轻松,她不可能放弃沈近,与黄强在一起的,这是陈露的底线。

  胡兰立陈英突然听到陈露已经有了男朋友,惊讶无比。他们从不知道这个事,今天是第一次听说。但这个环境,他们也不便问陈露。

  黄强听完陈露的话,心中绝望万分,猛地站了起来,狞笑道:“哈哈,你喜欢的沈近,明天就被学校开除了”

  “你说什么?怎么可能?”陈露大惊。

  “怎么你不相信,哈哈,那你明天看学校怎么处理沈近吧”

  此时黄永胜拿起电话,拨了号码,一会电话就通了。

  “喂,周校吗,我是黄永胜,对,沈近的调查报告出来了吗?”

  “噢,明天就出来,结论是什么?”

  “永久开除学校”…

  8P酷G匠网永/…久免C费+看;{小{*说y‘

  陈露从对话里,已经知道沈近将被开除学校,顿时芳心大怒,脸色大变,娇喝道:“黄强,你太卑鄙了,上次用钱收买不成,这次找关系让学校开除沈近。无耻”。

  黄强看着陈露咄咄逼人的眼光,竟然有点心虚,道:“沈近这种人渣自己与校外流氓打架被学校开除,这个怎么怪得了我?”

  陈露这才知道学校开除沈近的原因,更是芳心大乱,因为那场架就是为她打的,她不能眼睁睁看着沈近被她所累,被学校开除。

  黄永胜此时道:“也不是非开除不可,只要陈露你离开沈近,我就帮这个忙,给周校长打个电话,他便可以留校。还有,你把礼物收下,你姑父的生意也不会受影响,而且会更好,你自己选择吧”

  这样两难的场面,让陈露很难抉择,她不想沈近退学,也不想姑父工厂破产,但是她更不想离开沈近。脑海两种选择激烈冲突,让她痛苦不堪,几乎没法站立,脸色阴晴不定,不知如何面对,终无法作出决定。

  胡兰立陈英听说陈露的男朋友沈近因为打架被学校开除,感觉沈近这个人也不靠谱。但是此刻他们不忍心陈露面对这般困难的选择,不管沈近是什么人,但也是女儿喜欢的人,这就够了。

  “露露,你别担心,姑父的公司即使关了,也能供你们。”

  胡兰立接着加大嗓门对黄永胜道:“黄永胜,我胡兰立绝不可能让女儿成为你的筹码,从今以后,我的厂即使关了,也不会接你的生意”说完啪地拍了桌子,勃然大怒。

  “好,说的好”沈近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包厢里,陈露不敢相信,掉头向门口望去,却见沈近真的来到了包厢,后面跟着郭子墨。“叔叔,阿姨,你们好,我叫沈近”

  沈近进来一眼就认出陈露家长,向胡兰立陈英问好。在场所有人都打量着来人。这是个清秀脸庞,身体匀称修长的少年,眼角含笑,眼神却冷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