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宁夏的吻

   坦白说,宁夏这女孩非常讨人喜欢,漂亮可爱,人也不娇气,家境那么好,一点架子也没,跟平常人一样,与赵鹏他们有说有笑,有大家闺秀风范。

   一席饭下来,大家关系亲近了很多。王小磊们也喜欢上宁夏这么大方可爱的女孩子。

   结帐时,服务员说已经被郭子墨结单了。众人皆羡慕沈近有这么好的姐姐。

   回家路上,宁夏让保镖开另一个车送众人回家,沈近却跟宁夏一个车,宁夏说沈近与她住同一个地方。

  原来宁夏住在她外公家,她外公以前做过江南市一把手,早已退休,住在市委家属院一幢小楼里,沈近住在新家属院,隔得很近。

  车上,宁夏说了很多她的事,她是燕京人,从小在江南长大,上学后又去了燕京。父母生意人,经常在国内外跑,她是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带大的,外公外婆只有她妈一个女儿,她一个外孙女,所以她离开燕京,选择到江南读高中陪外公外婆。

   半天的相处,沈近也很喜欢宁夏,这样的女孩估计没人不喜欢。当然这种喜欢不是男女之间喜欢。沈近总觉得宁夏几次欲言又止,好像有什么话想对他讲,但最终还是没说。

   到了新家属院,沈近下了车,宁夏跟着下了车,撒娇说“沈近哥哥,你陪我走走,送我回家吧”距离不远,沈近没法拒绝。

   一条干净整洁的柏油路,两旁种满法国梧桐,灯光从梧桐枝叶间挥洒下来,在柏油路上形成不规律的光斑,显得光怪陆离。漫步在这样有意境的路上,宁夏非常开心,回忆起自己童年在江南生活点滴,“你看那里曾经有个游乐场”宁夏指着马路对面道。“这里以前有个冰棍铺,小时候总要外婆到这买”“我的童年在这里生活了八年,好多开心的事”欢快的声音在寂静的夜晚荡漾,一个可爱美丽的精灵般少女背着手蹦跳在灯光斑澜的路上,沈近默默地听着,他小时候也住在这里,后来他爸调去省城,他就离开了这里。他的心情慢慢被宁夏感染了,记忆之门打开,帮宁夏一起回忆这条路变迁史。不知何时,宁夏搂住了沈近的胳膊,沈近却没有推开,他不想破坏眼前这份和谐和宁静。

   很快,穿过门岗,来到小区中间一幢小楼前,两层高的老式小楼,周围环境非常幽静肃穆,小区安全等级很高,不时有人巡逻。

   “沈近哥哥,谢谢你陪我!”宁夏俏立在沈近面前,大大的眼睛特别明亮清澈,认真的看着沈近,沈近见她已到家门口,道声晚安,便要告辞。

   刚迈步,宁夏叫住他,

   “沈近哥哥,等等,我知道今天我有点冒昧切入你的生活,但是我不得不这么做,我知道你有许多疑问,以后你会知道原因的”宁夏说到这里脸蛋突然红了起来。

   “其实今天是我生日”

   沈近知道家境这般好的女孩子,家里必定安排生日快Party,宁夏却为了他,陪在他身边度过一整天,心中感动,不由歉道“对不起宁夏,我不知道你今天生日,没有为你准备礼物,你这么好,又这么漂亮,但我们…”沈近想说我们认识晚了,却没法说出来。如果认识宁夏在陈露前,沈近不知该怎么选择。

   “沈近哥哥,你别说话,听我说,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既是我的生日,又是我们真正认识的第一天,你陪我一起回家就是最好的礼物,我也有个礼物送给你,感谢你陪我”

  这时宁夏的神情特别圣洁,特别认真,全神贯注看着沈近,

   “请闭上眼睛”

   沈近闻言,无法拒绝地闭上眼睛,

  感觉到一个香喷的身躯迎了上来,沈近忙睁开眼,少女的第一次初吻,青蜓点水印在沈近的嘴唇上。

   宁夏满脸羞红,掉头向家里跑去,留下一脸懵懂的沈近。少女初吻的芬香依然停留在唇间,沈近颀长的倒影长长印在地面上,心情久久无法平复。

   偌大的独幢别墅临湖而建,别墅里黄强一家三口坐在餐桌前吃晚饭,女佣在一旁协心侍候。席上,黄强满脸阴郁,一言不发,脑袋全是沈近陈露的影子。黄强父亲黄永胜与妻子朱奕对望一眼,心想儿子有心事,而且是坏事。

   饭后,黄永胜叫黄强来到二楼书房,关好门后,黄永胜对儿子道“儿子说吧,出什么事了?有老爸在”

  黄强是家中独子,极得宠溺,此刻听父亲这么问,顿时再也憋不住心中的屈辱,竟委屈得大哭起来。此时黄强母亲朱奕走了进来,看到儿子这般哭,吓了一跳,忙抱着儿子肩膀,说“儿子,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黄强情绪慢慢平复下来,把事情都说了出来。黄永胜朱奕很早以前就知道黄强喜欢陈露,一直在追求她。他们俩也早就见过陈露,对陈露的人品相貌非常满意。而且陈露的家庭与他们家有很深的联系。

   陈露父母在陈露五岁那年因公殉职,具体原因因为涉及国家机密未得公开。之后陈露就被姑父家抱养,陈露还有个哥哥,大她七岁,父母出事后,被军队特别招走,一直在军队里培养。

   陈露姑父胡兰立是个企业主,与黄强家企业有合作关系。黄永胜的企业生产汽车部件,为国内著名汽车厂商人民汽车配套,而胡兰立的工厂主要为黄永胜企业生产配件。

  所以说陈露与黄强是郎才女貌、门当户对、天造地设,她们之间的关系双方家庭都乐见其成,都认为一定会结为亲家,包括陈露养姑父也这么认为。

   朱奕听完儿子的话,气道“我儿子这么优秀,一直捧着她,哪点做的不好?她竟然与外人谈上了”

   黄父沉默一会说“天下好姑娘多的是,你何必盯上她一个?”

  。酷匠,网@y首发

   黄强急道“旁人我都看不上,我只要她一个”

   黄父见儿子一时很难转过弯,道“说吧,你有什么打算?”

   黄强酝酿道“死缠烂打已经没用,我要在陈露面前揭穿沈近的真面目”

   黄父打断道“那个沈近什么来头?”

   “普通家庭出身”黄强依据沈近开电动车上学推断出沈近家庭背景一般。

   “噢,继续说”

   “男人在世不外乎财色,我先用钱收买沈近让他离开陈露,再在陈露面前揭穿他”

   “嗯,是好招,如果沈近不贪财呢”黄父道。

   “就用色勾引他,虽然他有陈露了,但我不相信有不偷腥的猫,等他上勾,我让陈露亲眼见到沈近的丑态,嘿嘿”

  黄强越说越激动,仿佛已经见到陈露见到沈近真面目时悲痛欲绝的情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