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给你的,陈露,我不知道爱究竟是什么样的感受,但是如果让我定义的话,我知道我现在非常非常的爱你”停顿了一下,沈近一字一顿地说“陈露我爱你”

   陈露没有想到沈近如此的勇敢,听着他深情表白,脑袋一片空白,眼泪扑簌簌流下来,猛地扑向沈近的怀里。

   沈近搂着怀里的陈露,激动万分,感觉自己心都炸开花了,抱着她就象抱着整个世界。

   陈露把头埋在他怀里,全身已酥软,这个男人的胸膛以后就是她的避风港,她心身俱醉,刚刚沈近的表白比她听过的知道的所能想到的所有情话都更加动人。

   “沈近我也爱你”陈露躲在沈近臂弯里轻声说道。听到佳人亲口爱情告白,沈近搂得更紧了,狠不得把陈露整个人融进自己身体里。

  “亲一个”全场观众欢叫,虽然现场多数男人嫉妒的要死。

  沈近根本没听到现场的声音,他低头看着陈露绝美的俏脸,看着那一抹鲜红的嘴唇,诱人之极。陈露也注视着沈近,渐渐脸红一片,闭上了眼睛,脸上充满了憧憬。

   沈近终于亲了下去,四片嘴唇碰触时产生的魂悸,让二人身心颤抖荡漾。沈近敲开少女芬香的口腔,终于捕捉到那微擅的丁香,两个舌尖纠缠在一起,陈露笨拙的努力回应着。两人都是初吻,毫无技巧,但贵在全身心地投入,吻得天旋地转,陈露已全身无力,只能依靠沈近的力量才勉强站立。

   全场哄动了,今天是全场所有男人的心碎时刻,梦中女神被人采摘,那人却不是我,悲哀啊。而有些人已认出这个男人就是刚才坐在宁夏旁边的猛人,更加崩溃地天昏地暗。

  女人们都羡慕陈露,谁不想自己的男朋友能在众目睽睽之下给自己一个深情表白,一个动人的吻。

   宁夏嫉妒了,长这么大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嫉妒,她嫉妒陈露了。象是内心最深处的洋娃娃被人抢走似的,宁夏竟然心疼了,心疼得要命,晶莹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心中默念“还远远没结束,陈露,我会抢回我的沈近的”。

   王小磊鼓掌得特别起劲。王小磊终于放心了,本以为沈近初哥没经验,没想到这么大胆,这么快就俘获佳人的心。赵鹏肖林吹着口哨,都替沈近开心。苗苗此刻又觉得沈近好Man啊。

   李阳懵了,彻底傻眼了,沈近台下与宁夏卿卿我我,他已经嫉妒的发狂。再看到沈近上台直接与陈露亲上了,哇靠,我的妈呀,怎么了这是,不是在做梦吧,这个世界特么都疯了吗?这还是校花女神吗?曾经他不止一次偷偷去看陈露,每次见到,心里特别满足。他从没想过去追求,陈露那么美让他感到自惭形秽。而且好几个比他有实力的追求者没一个成功,所以退而求其次,追求班花张丽。而现在他一直不待见的沈近正在台上狂啃他的女神,他疯了,胸口都快炸开了。

   张丽终于明白沈近为什么一直不理会她释放的好感,原来有女神垂爱,心中黯然,“哎,算了吧,还是把握眼前人吧” 毕竟李阳的家世加分不少。转头看李阳,见他此刻表情,怎不明白他心思,气得掉头出了礼堂。

   众人带着怨念不平和疑惑的情绪离场,心中的女神终于名花有主。所有男人都有同样心思,女神一直被供着没事,只要没人追上,大家心里都舒服,虽然我没追上,但别人不是也没追上吗,大家都还有机会,还可以继续憧憬。但是现在女神终于被人泡走,一点憧憬的机会都没有了,所有的怨气都喷向那个幸运男人。争吵议论中,沈近不知被骂过多少遍。不认识沈近的人到处打听沈近是谁?得知是高二年级的,高三的学生就更不爽了,陈露没被同年级的人追上,却被低一级的高二学生泡走了,骂声更汹涌了。其中以高三年级的黄强最为气愤郁闷。

  :E最!新66章。节#上@酷X*匠网

   黄强是公认的校草,长身挺立,英俊潇洒,是学校篮球队的主力,篮球打得特别好。加上家世显贵,父亲黄永胜是江南市知名企业家,身家十几亿,曾经捐给集美中学一幢活动中心楼,冠名永胜楼,他又是家中唯一独子,可谓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被公认为集美中学第一贵公子。

   黄强从高一就开始追求陈露,虽然一直没实质进展。但他耐心十足,学校里很多花痴少女迷上他,甚至倒追他,一概不理,就卯上陈露了,一追就是两年多,这不已经高三了,再过半年就毕业了,黄强开始加大攻势,争取在毕业前拿下,不然以后天涯海角更加困难。虽然陈露一直没被追上,但是所有人都认为黄强是众多追求者中最有可能夺得美人归的那个。

   可是今天他却遭遇记忆以来最屈辱的一幕,台上朝思暮想的女神在别人怀里热烈的亲吻着。此时此景,他感觉自己已经无法呼吸,喉咙说不出话,甚至都没法站立,砰地坐在椅子上,眼珠圆睁,脑子里一片空白,全身的血向头顶充去,他的心在滴血。看到台上他送的最大花篮,灿烂鲜艳的花束好像对着他嘲笑,他甚至感觉到自己身边的朋友看他的眼神已经充满了怜悯同情和嘲笑。

   他的脸面,他的骄傲,他的尊严在这一刻被践踏得一文不值。他一直认为陈露为了学业才决定不接受他的追求,一直认为陈露一旦决定恋爱肯定只会选择他。他觉得作为一个追求者他已经表现的无可挑剔,不能更完美了。但是为什么?他想大哭一场,但只能强忍着。

   突然一个闪电般的念头出现在他脑海里,“那个男的是谁?”“从哪个角落冒出来的?”于是所有的痛苦气愤都转为对沈近的仇恨,“不管你是谁,小子你死定了”。恶狼般的眼神恶毒地钉住了沈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