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虽然看起来很年轻,但是谁也没想到居然跟北帝一个年代的,他们两人道:“时辰”“到了”,说罢,两人冲着苗苗嘎嘎一阵怪叫,那苗苗催动着众多鬼物超院子里飞去。那些东西不用走门,飘到院子里,院子里传来陈世美的惊呼,无敌娇咤一声,四叔将将柳木牌往空中一抛,嘴里喝道:“永别了!”

  北帝听四叔的话,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最后无声的叹了口气,里面的钟魁将符咒打开,嘴里吟诵之声嘹亮,上次对付鬼王的时候,他就是准备用这方法对付,只不过没想到被一巴掌拍死了鬼王。

  无敌看不到这许多的恶鬼,但是能看见那两个残疾人,也能到张牙舞爪的毛毛,她咬了咬银牙,冲着两个黑白无常冲过去。一时间,场面大乱,恶鬼飞舞,怨灵狂叫,那压抑到极致的墓地煞气终于在今天爆发彪了。这许多的恶鬼目标并不是我们,在苗苗的引领下,众鬼纷纷朝着井口钻去。

  四叔嘴里怒喝,不要命的催动那神秘的九字真经,将身边的那些鬼怪震开,接住柳木牌,从我身边绕到院子里面。无敌手指头手上,但是身体力量还在,那恶鬼不能阻挡她,眨眼她就到了那两人的身边,黑白无常早早的就诅咒说:“碰我者”“手断”

  碰的一下,无敌一脚将这两人踹翻在地,,但是一声脆响,无敌的左胳膊软绵绵的耷拉下来,应该是断了。我碰的一下血气涌上了头,我颤抖的用手摸到自己的胸口处,发出狼一般的惨叫,狠狠的将那力量发挥,既然要死,那大家就一同死吧!

  我的诅咒已经随着力量的进入,在身体中蔓延了很多,现在发挥力量后,我感觉身子的力量暴增了几倍,力量在我是盛怒的状态下,才能发挥最强势的力量,这玩意是发飙时的最厉害的武器,那个人给我一个,按道理说,我现在应该有那人的一半能力才对。

  |%更新G最◇快\上酷dr匠C网&V

  使出力量之后,我身子咯吱咯吱的响了起来,身体居然变大了几分,身上的肉紧绷着,像是失去了水分,身上的毛发毛全部立了起来,活脱脱的像是一个超级赛亚人。我嗷呜叫了一声,朝着那两个黑白无常扑去。

  院子里面,那冲进去的四叔重新将柳牌扔了起来,眼中不舍之情一闪,随即在胸口做了一个玄奥的手印,凄厉的喊道:“天地不仁,万物为鬼,柳木神童,自爆驱鬼!”那个鬼萝莉从柳木牌中钻了出来,凌空踏着,大大的眼睛含着泪看了四叔一眼,没有怨恨,没有怯懦,有的只是浓浓的不舍。她嗷呜的尖叫一声,带着童声特有的尖锐,划破这群鬼乱舞的夜空,鬼萝莉飘到井口,身子越来越亮,那些冲去的恶鬼被这光芒照的身上去了阵阵的烟雾,哀嚎的往边上窜去。

  没有惊天动地的轰鸣声,鬼萝莉在亮到极致时候,嗖然炸开,化成一道道白光,朝着周围溅射去,离的近的那些恶鬼来不及闪躲,白光入体,连声音都来不及发出,就魂飞魄散了。四叔老泪纵横,慢慢的愧疚之情,手上动作丝毫不慢,将那满腔的悲愤发泄在这些恶鬼身上,北帝此时怔怔的看着整个战场,神经病似得。

  钟魁将鬼符咒放到地上,拿着柳枝,用刀在自己手上割破,在符咒画出一个又一个诡异的血符,到了最后,钟魁冲着那诡异的符咒扣了三扣,用尽全身的力气将符咒扔起,那大片大片的恶鬼连同煞气被符咒全部击破。

  可是这被祖坟煞气滋养了好几百年的恶鬼,不是我们当初遇到的孤魂野鬼,没有那么容易解决,数量也多,钟魁还有四叔弄死大片之后,那仿若无穷无尽的恶鬼依旧扑来。

  北帝最后看了我们一眼,转身离开这里。我化身疯子,想着直接将两个黑白无常撕碎,两人恶毒诅咒,说:“伤我者”“视力消失!”当时我已经暴走了,管它是会成瞎子还是聋子,一巴掌扇呼在他们身上。可是那苗苗如影随形,还不等我碰到那两个黑白无常,就钻到了我的手下,这毙命的一击,硬是被苗苗给抗下了。不过苗苗也不好受,半扇肋骨直接被我扯掉,刚才耷拉在外面的肠子也被我拽断。我不理会苗苗,足尖一点,冲着那两人掐去,我要吸光他们的血!

  可是苗苗被我打出了火气,她尖叫一声,那九条半透明的张家亡灵直接被她吸到身体里面,九条亡灵就像是九条尾巴一般在她身后飞舞,见到我想要冲黑白无常扑去,她身后九个亡灵一闪,又将我困住了。

  他们组合在一起,绝对不是1+1=2那么简单,现在这种状态的我被困,一时间居然不能挣脱开,苗苗张口冲我吐了一口血,然后一个血糊糊的东西撕裂的她的嘴巴,从里面伸了出来,居然是一只手!我被张家那亡灵抓住,身上别扭、膈应,那苗苗嘴里吐出来的手也冲着我心脏抓来,即使真正的僵尸被抓破心脏,也只能挂掉,我低吼一声,徒劳的挣扎了一下。那血手尖尖的指甲一下子刺到了我的皮肤里面。虽然现在变身另外一个人,感受不到疼痛,但是我还是忍不住的闷哼一声,手上下意识的一推,身体的力量居然是打到了一个张家惨死的亡灵,这些东西虽然秽气,肮脏邪门,但是被我的手一碰,立即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软绵绵的瘫了下去。

  我这条胳膊解放了出来,苗苗还想逞凶,我巴掌使劲打过去,苗苗来不及躲闪,啪的一声,苗苗的脸上被我手指刺了一个洞,整个身子也倒退着往回跌去。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那剩下的八条张家亡灵抽身倒退。我转过身子,朝着那黑白无常找去。“咯咯”“动手啊!”黑白无常依旧嚣张的冲我道,无敌站在旁边,而那白无常手里捏着一缕头发,应该是无敌的。之前就听说过用头发,指甲,或者穿过的衣服来诅咒人的,现在这两个诅咒大师级别的人,有了无敌的头发我不知道他们能做出什么来,就算是我现在真成了没有意识战士,我也不可能做出对不起无敌的事情来!

  无敌语气微冷,冲我喊着:“过去杀了他俩!快去!”

  我身子不动,身后劲风来袭,苗苗又扑了上来,我有心想把苗苗快点弄死,但是这苗苗实力不差,尤其是比较操蛋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她身子从那无边无际的鬼气中汲取黑气,实力在一点一点的攀升。力量能伤她,但是远远不能将其斩杀掉。和苗苗的打斗是激烈的,但是又丝毫没有用的,偏偏我现在被缠的很紧,腾不出手来对付那黑白无常。无敌胳膊断了,但是那恨意不减,两个黑白无常被她纠缠的紧了,两人拿着无敌的头发,诅咒说:“我诅咒”“看我者”“力竭”

  从一开始,这两个黑白无常对我们的诅咒就比较轻微,不是说他们两个心地善良,而是诅咒这东西有反效果,对我们造成的伤害越大,他的自伤也越多,我们不是碰瓷的那什么都不懂的老头,精神力越强大,对施咒者反噬越大。无敌身子软绵绵的倒在那里,但是她体力强,两个黑白无常不分先后的狂喷了一口鲜血。

  “哎......“在我们殊死搏斗的时候,我听见小洋楼里面传来一声叹息,这声音我隐约记得,就是当初自己在井里,听见水下的叹息声。两个黑白无常本来受到反效果,身体有些承受不了,但是听见这声动静,像是吃了定心丸一般,蹒跚的朝着小洋楼的院子里跑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他在他市说:

本书书友群已经建好,群名称是冥幻实录书友群 368335669 亲们可以来畅所欲言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