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叔听了我的话之后,转过身子朝着墓地外面跑去,钟魁还有陈世美,这两货跑的比什么都快,尤其是陈世美,压根没有进墓地!

  见到我们跑,那些恶鬼像是狗一般,气焰高涨,带起一阵阴风,嗖嗖的向我们飘来。我们两条腿走路的,当然跑不过那不用脚跑的,几步之后,我就看见自己眼前钻出来一个老态龙钟的老鬼,嘎巴着嘴巴,红着眼睛,像是一个老兔子一般,嘎嘎怪笑着冲我打开了胳膊。身后的地主叹了一口气,那太监之声在墓地周围震荡起来,咿咿呀呀,呜呜嘤嘤,哭丧之音伴随着哀乐之声又从我们身后响了起来。

  这些风一般的恶鬼,听见我们身后的那唱戏哭丧之声,我们身边的那些恶鬼纷纷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子,眼睛里面的红光消减了一些,侧着耳朵,似乎是在听戏。我现在感动的是一脸泪啊,原来这鬼王平常不是显得蛋疼听戏啊,而是像是洗脑一般的搞集体活动,拉拢感情,这个好、这个真好,果然是鬼王,懂得拉拢人心。关键时候,鬼王靠这平常听戏听出来感情,救了我们这些人的命。

  不过苗苗显然不乐意自己刚刚得到的鬼王地为受到阻拦,她尖叫一声,随着这次叫声,她胸前的两排肋骨张开,似乎像是在示威一般。鬼王浑身一颤,嘴里低吼一声,那凝实的影子居然变淡了几分,他将那身后辫子一打,变的披头散发,嘴巴一张,一声苍凉带着沙哑的声音脱口而出,我听不出词,但是那腔调如此萧瑟凄凉。

  周围的那些鬼物一时间陷入了迷茫之中,一个是墓地的鬼王,一个是现在的恶鬼,到底是该倾向哪边?我帮钟魁赶走那些恶鬼,我们现在已经冲到了墓地旁边,回头看去,那鬼王举手抬足,长发飞舞,声音高亢凄凉,动作大开大合,如同像是刚上战场的将军。看不到尸横遍野,但是却能听出曲中汉子的铁骨铮铮,金戈之音弥漫墓地,众鬼肃穆萧瑟。仅仅凭借那一口咿咿呀呀的声音,将我们所有的人带到了那金戈铁马,黄沙埋骨的沙场,而此时,那鬼王不是鬼王,是落寞无敌的将军。

  他那声音高亢苍凉高亢,嘶喊哭号,大吵大闹,如醉如痴。是太压抑,又太奔放,是太古老,又太孩子气!鬼王现在的状态显然不好,影子已经淡淡变虚,眼角上流出了两行猩红的血泪,我心中悲戚,地主现在用自己的残魂,演奏出一生命的挽歌!鬼王冲我高叫一声:“走,保护好北方势力,保护好村子!”月光下,鬼王披头散发,寂寞如同烧心老酒,悲壮如同催命军歌。鬼王成功的拖住了那些恶鬼,我站在墓地前面,冲他深深一鞠躬,然后带着众人飞快的朝村子跑去。

  期间无敌又哭又闹,要不是知道她是纯阳命,百鬼不侵,我还真以为她找了撞客。到了村头,好容易众人的情绪安定了下来,我看了一下,无敌现在手受伤,那霸道的体术没办法用出来,再说,今天晚上的战斗都是人和鬼的斗争,无敌在这没有多大用处,她必须回去。

  四叔稍好一些,但是身上狼狈,衣服被恶鬼撕烂了一大片,健壮的身躯略显疲惫,头发也凌乱了,他眼睛跟那些恶鬼差不多,恨意滔天,似乎一不高兴,就想着发动个禁咒,将那些恶鬼给消灭掉。

  我说:“无敌,四叔,你们两个赶紧去村子里面通知,恶鬼袭村,村里要大乱了,能跑的赶紧跑吧!”

  无敌说:“不用跑,去陈世美家就行,那恶鬼再厉害,也不敢去北方势力总部胡闹。”

  我一听这话,是:“北方势力总共多大的地方,能塞这么许多的人?”无敌也不说话,开始在大街上叫喊起来,我们三个不敢叫门,叫门别人肯定会是以为我们是神经病。三人快马加鞭的来到小洋楼,我往井里看去,张家二儿子的尸体还在那浮着,我说:“陈世美,这尸体被下了什么诅咒,这东西肯留着肯定是祸害啊!”

  of酷F(匠VO网首*发

  陈世美支支吾吾,说不出是什么诅咒,我心中大几急,现在已经听见村子像是炸开锅一般,不知道鬼王大哥能拖多久,不过我相信那恶鬼已经快到了,我心一狠,让钟魁帮我留拉着绳子,自己顺着绳子溜了下去。到了水面,我对着张家二儿子说了句对不住,然后用手夹住他的尸体,然后拖着他往井口爬起来,快到井口的时候,我突然感觉自己身上像是抽干了力气,耳边似有似无的传来:“带我出去,带我出去。”

  这声音很轻,但又很怪,令我拼命的想回头看看,在井口的陈世美冲我尖叫道:“别回头!”可是近在咫尺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遥远,模糊,我现在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双手仅靠意志撑着,随时都会送手。那声音出现的时候,我脚上也传来拖拽力,似乎是有什么东西拼命的想将我留下一般,难道是张家二儿子,他不想自己独自留在这,想要留我在这作伴么?

  上面的钟魁手上发力,将绳子嗖嗖的往上拉,可是我的手已经松了,那绳子在我手心飞快的往上窜去,我的身体,却重重的往水面跌去。当时我的脑海里只是昏昏沉沉,什么都不知道,直到我的腰间一紧,下坠趋势才停止了下来,万幸,当初下来的时候我将绳子的最尾端系在了腰上。

  钟魁将我拖出去,直到我趴在地面上,看着那不曾放手的尸体,意识渐渐的苏醒了,钟魁在一旁尖叫道:“你小子现在知道到底是什么诅咒了吧!没死是你命大!”在地上足足趴了一分多种,我才休息了过来,我有气无力的道:“行了,别扯淡了,赶紧烧了这货吧!”

  我记得当初女鬼房间里有一盒火柴,我跑到那林妹的房间里,摸索起来,我记忆力不错,真的在这摸到了火柴,兴冲冲的朝着外面冲去。可是刚走到院子里面,我就看见赶尸匠还有癞皮狗两人不见了踪影,院子里除了那张家二儿子的尸体,就是那口枯井了,由于这两个人经常是有了危险就先跑,所以这次我不得不想,这两货是不是又遇到危险跑了?!

  “往前走。”在我迟疑的时候,我突然听见了陈世美细弱蚊声尖叫声,我张望了一下,没有看到陈世美跟钟魁的身影,奇怪,他们两人在哪?但是我还听听着钟魁的话,往前面走去,距离那尸体越近,我感觉越是奇怪,那原本浮肿的尸体,怎么在月光下变成了原来的样貌,甚至连眼睛,都睁开,朝着我看来,诡异至极。

  “幻像。”陈世美的声音继续传来,我头上冷汗直流,使劲的咬破了舌尖,闭上眼睛,将杀鬼令用了一遍,然后睁开眼,这一睁开眼睛,吓了我一大跳,那原本躺在地上的尸体居然站了起来,眼睛通红,一动不动的盯着我看,而钟魁正和一个墓地追来的恶鬼打斗的难舍难分。

  这尸体被恶鬼上身了,我要是刚才傻不拉几的直接冲过去,肯定就中招了,幸亏陈世美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提醒了我,“这么快么,那是恶鬼已经来了吗?”有丝毫迟疑的,我假装自己依旧被迷惑,跌跌撞撞的朝着那被上身的张家二儿子走去,快到的时候,我轻飘飘的将手拍在它肩膀上。那双猩红的眼睛慢慢的暗淡,尸体也软了下去,钟魁得空,那符咒一撇,漂亮的一记回旋转,将那恶鬼火火烧光。

  陈世美狗从门后面钻了出来,我说:“这下完了,鬼王没有坚持出,那墓地里面的恶鬼就要来了,黑白无常还有苗苗肯定在后面,他们目标就是小洋楼,咱们怎么办?”

  陈世美说:“要不,要不,咱们先撤?”

  “靠,关键时候,这陈世美就是靠不住”,我说:“撤毛线啊,我的意思是你有什么防御手段?挡住那些恶鬼!我估摸着,北帝杨云应该坐不住了吧!”陈世美左看看右看看,最后无奈的摇了摇头说:“我对术法不是多精通,这小洋楼的布局显然已经超过了我的水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他在他市说:

本书书友群已经建好,群名称是冥幻实录书友群 368335669 亲们可以来畅所欲言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