吓得我赶紧往后退了好几步,道:“是女鬼,那个楼里的小姐!”

  刚出来,那个女鬼就冲我开始叫开了,我说:“女鬼,那个啥,能不能帮我个忙,将井里面的那个尸体捞上来?”既然人不敢捞尸,那鬼应该没有事吧?

  “你!”女鬼的声音变得很是凄厉,吓了我一大跳,我不知所措,忙惊慌道:“那个,是我是我!”女鬼下一句话直接让我崩溃了,她道:“为什么…杀我?!”我将女鬼的事情跟陈世美还有四叔都说了,他们都知道女鬼的心上人是那个男人,两人想要私奔的时候没有成功,现在,女鬼怎么说出那男的杀了她的话呢?!

  我吭哧了几句说:“我我,你、你开玩笑呢,我怎么会杀你?”可是女鬼不会跟我讲道理,嗷嚎的尖叫一声,幸亏这小洋楼的玻璃都被她震碎了,这次并没有什么东西落下。女鬼像是一个毛球般朝我扑过来,那条条胳膊像是树枝一般朝我缠困来,我没想到她突然发难,勉强提起身体里的一些热气,聚在右手上,朝着女鬼打去。可是刚交上手,我直接被女鬼一条胳膊给抡飞,右手根本没有接触到她的身体。

  女鬼身子像是瞬移一般,刷的一声,直接窜到了我的面前,那团团头发将我围住,手竖起像是一杆杆的标枪,作势朝我插来,还不等她将想法做实,我眼前白光一闪,一个烤瓷娃娃怯怯的站在我身前边,是四叔的使用的招鬼术!虽然这鬼萝莉个头小,但是不知道四叔是从哪里淘换来的,所以战力十足,阴气缭绕,比起女鬼丝毫不逊色。四叔在鬼萝莉跟林妹打斗的时候,嘴里念念有词,身体摆了一个奇形怪状的姿势,不是神鬼七杀令中的动作,她嘴里的东西越念越快,而那个鬼萝莉攻击速度也是越来越快,身上的煞气也越来越重,本来是娇娇嫩嫩的小萝莉,现在是满脸黑气,青面獠牙,指甲暴长。

  本来就有些在劣势的女鬼直接被压制了,四叔怒喝一声:“今天爷爷就灭了你,让你在伤害悠铭!”我说四叔为什么火气这么大呢,原来是因为我被女鬼拖到井里,和死人在一起泡了大半夜的原因。四叔手上结印,嘴里怒喝“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她说每个字都是做出了一个奇特的手印,这九字说完,手印结完,四叔满脸苍白,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陈世美在一旁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么小的年纪就能结九字真言印决,怪不得被称为是北方的二把手!”我后来知道那就各自可比我的五鬼七杀令厉害多了。

  酷6匠Xl网首Q发☆

  我没有看出里面有什么厉害的地方,就是感觉四叔声音比我大了一点,还配合上了手印,但是看到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女鬼时,我心里由衷的哀叹了一声,这就是差距啊!四叔毫不留情,结印的手指冲着那女鬼指去,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一声尖叫:“四叔!不能杀她!”可是这话已经晚了,虽然看不见四叔手指上有什么东西窜出,但是地上被指的那个女鬼身子凌空飞起,像是炮弹一般直接轰在门口,门口上又亮起来那金黄的光幕,不过这次光幕没有持续太久,咔嚓一声,女鬼的身子滑落在了门口,那光幕上裂开了一道道的裂痕。

  无敌此时从外面冲了进来,脸上焦急,冲我们大喊这:“女鬼怎么了,四叔,你怎么把她给杀了?”四叔哼的一声,道:“留他何用,有什么不对吗?是不是我帮你把伤害悠铭的鬼打死,心里感激我呢丫头?”这话听着好宠溺的。但我的怒喝道:“四叔啊女鬼是祖宗封印在这,镇压冥界邪物的!她死了没,快看看!”我感觉我们这次好像是干了一件非常蠢的事情,我们都被那冥界俩货给耍了,地上的女鬼身上已经烧开了大片的火红,眼看着就要魂飞魄散了。

  她身上的那乌黑的头发在迅速的脱落,那一条条的胳膊缩了回去,到了最后,一个浑身象白牙,没有穿衣服短发女人背对着我们,而她身体里面,火红一片,那感觉就像是她内脏在燃烧一般。“你。”女鬼继续叫我,不过这次声音已经恢复了正常,柔柔软软,像是当初的无敌。我赶紧跑上前去,哎了一声,女鬼继续道:“饕餮,你为什么要害我呢?饕餮,你不知道我在槐树下等你等了多久,饕餮,太铁,我好爱你,我也好恨你。”

  女鬼的身子慢慢的燃烧,现在就剩了一个外壳,她继续说:“饕餮…,我…想问问…你,你……到底,……爱过…我没?”看见即将魂飞魄的女鬼,我心头没有来的一软,脱口说:“我爱你,我当然爱你,真的,我也是被逼的……”我还想在为那个饕餮解释几句,但是发现已经不用了,我怀里那白皙的躯体全部变成了通红之色,像是烧透的瓷器,风一吹,化成了那星星点点的火星,在空中飘舞,明亮如星辰,凄婉如彩蝶。我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饕餮,饕餮啊,你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女鬼魂飞魄散之后,我心里像是堵了一块石头一般,压在心里沉甸甸的,无敌见到我失魂落魄的样子,直接冲过来,她焦急的喊着:“怎么了,那个女鬼到底怎么了?”我无奈的道:“她,她魂飞魄散了。”说完这话之后,无敌直接往后趔趄了一步,喃喃说:“完了完了。”不过她突然挣扎了一下,像是抓到了最后的救命稻草,激动的问道:“那,封印,就是你们能看到门上的光幕吗?”

  由于激动,我的有些语无伦次,她走到门口上,上下比量着那道光幕,我道:“刚才能看到那光幕,不过现在好像是碎了。”我说完这话,我的就像是被抽掉了最后一丝力气,浑身软绵绵的瘫倒在了地上,我跟程四叔围过来,想要将她扶起来,却听见门外传来踢打踢打脚步声,我们三个不约而同的抬起头,却看见那两个黑白无常,慢悠悠的,从街上冲着小洋楼走来。

  我将我的扶起来,然后藏到身后面,冲着那两人喊:“你们究竟想要干什么,滚出去!”既然不能善了,我口头上也不客气了,那两人道:“我们”“来拿”“东西”。说着他不理会我的话,直接进到了院子当中。无敌冲着那两人喊道:“你们冥界,还真的想要打破百年前的约定吗?你要是将这东西拿了出来,可是生灵涂炭啊!”两人说:“当下”“群魔乱舞”“百鬼夜行”“就连他”“也出来了!”说着那个黑无常指了指我。

  我的气的嘴唇颤抖,她争辩说:“悠铭他只是一个大学生!不是北方势力的人!”两人哥咯咯一笑,道:“是不是”“冥界说了算”“我们”“只想”“拿回”“东西”这两人配合十分默契,心意相通,两人能说出一个人的话。我小声道:“无敌,这是什么东西,人家要,给他们就行了呗。”

  我的说:“你别胡说八道,那东西是用我们整个村子祖坟镇压,甚至用张家全族来活祭封印的东西,能随便给他们么!”我心中一凛,说:“当然不能!不过,究竟是什么东西?”无敌没有搭理我,四叔也站在井水旁边,将那柳木牌子拿了出来,脸上挂着招牌式的严肃,不过,他的眼神中,弥漫着的都是寒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