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叔叹了口气说:“这鬼楼不简单,你要是觉得自己可以逆转那墓地上的风水,你就可以尝试一下下去救人。”四叔一句话说的我就没了脾气,那墓地中的煞气大的惊人,尤其是那留长辫子的鬼王,可不比冥界boss差劲,我真心没有把握对着那么许多的恶鬼。没办法,只能按照四叔说的方法去做,我们离开小洋楼时,井口静悄悄的,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可是,谁知道,刚才一条鲜活的生命就那么没了!

  我们到了张家,要将这噩耗告诉张野,推门进来,发现张野趴在地上的院子里,我们赶紧走过去,居然发现张野死了!我这次感觉头皮一阵阵发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这样,又死人了?他们兄弟两个到底做了些什么?

  四叔忽然尖声叫了一句:“不好,快去看其他人。”这是张老爷子的房子,张野还有张家二儿子都是在村子里面其他地方住。不用我们挨个过去看了,街上已经闹的沸沸扬扬起来,张家,出大事了!就像是那小洋楼中的人一样,这次是除了张家老爷子,张家所有的人,包括男女老少,无疑幸免,全都是七窍流血,暴毙而亡。一死一族人,甚至连根苗都没有留下。在张老爷子的院子里,张家上上下下,八九口人,一字排开,蒙着白布,除了我们几个人,大街上甚至连帮忙或者看热闹的都不敢围观了,张家人死的实在是太离奇,他们都怕过来帮忙冲撞了什么。

  四叔着急的来回在院子里走着,现在事情显然已经超出了我们几个的能力范围,张家不正常死亡,难道也是跟坟地煞气泄露有关么?过了一会,外面传来一阵骚动,我回头一看,眼睛一直,下意识的往边上靠了靠,陈世美他爸终于来了。四叔惨白着脸喊了一声鬼帝,然后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四叔现在很内疚,因为他一直以为这是自己送葬失利,从而引起了一系列的怪事。

  杨云看着地上的那一排尸体,神色黯然,她走到四叔身边,又摸了摸陈世美的头,道:“老四啊,这不怪你,一切都是冤孽啊!张家祖坟就是断子绝孙的脉象,没了老太太,他们这一族,自然是保不住了。”阴宅的风水走势确实对一个人以后的生活工作有很大的影响,有的家族阴宅不好,断子绝孙的事情,也不是不能发生,由于墓地上没有墓碑,我们根本不知道坟都是谁家的,自然也看不出这祖坟一脉组成的风水了,再说,就算是有墓碑,凭我们现在的本事,根本也不能从祖坟上看出什么。

  我忍不住的想到,既然北帝杨云知道这张家会断子绝孙,为什么不帮着迁坟呢?他们这村子里的人,为什么都要往那个煞地埋呢?我想问的,陈世美也想问,杨云听见陈世美的问题后,摇了摇头,道:“傻孩子,你以为就仅仅是迁坟这么简单的事么?所有的事情,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本来就是岌岌可危,谁敢乱动,谁能乱动?”

  北帝说了这话之后,语气中隐隐有着几分无奈。忽然北帝转头朝着我看过来,吓的我浑身一哆嗦,我朝着钟魁身后缩了缩,北帝冷哼了一声,说:“我真看不出你跟那人有什么像的地方!”我莫名其妙。他继续说:“你的朋友是阴阳师,帮着操办一下吧,村子,要大乱了。”说完北帝朝着门外走去,留下我们几个。等北帝走到门口,冲着那看热闹的人喝道:“看什么,赶紧滚回家!”众人作鸟兽散。

  北帝交代的事情钟魁自然会非常上心,奈何这次死的人太多,他也没有趁手的家伙事,连东西都没有,只能简单的将张家脸上的血给擦拭干净,盖上白布。不多时,外面车声作响,我知道灵车来了,然后将这九具尸体,一一拉走。这些人是暴毙而亡的,怨气很大,需要火葬,而且不能留太多的骨头,钟魁特地很专业的交代了一下,至于费用,是陈世美家出的,因为,张家已经没了人,那些远亲,已经有有多远,躲多远了,这种邪门的事,谁都不想沾上。

  捣鼓完这些,天已经黑了下来,张家现在已经是只有张老爷子自己了,一个痴痴傻傻的老土,在院子里孤独的坐着,让人看了心里难受,没办法,按照北帝的说法,张家这些后人都是鬼楼后人的光,也就是刚死了的那个张家老太太的光,现在张家老太太一死,那些由她福荫的人,都直接挂掉了。不过,我不明白的是,究竟是什么力量让这些人同一时间挂掉的,难道真的是那冥冥之中的运道,天机?

  我们几个又问了一下张老太爷,这次老头子直接像是老年痴呆一般,眼睛带呆呆傻傻,口角流涎,蹲在角落里,嘴巴里不时的说道:“阿大,阿二,你们回来了啊……”说着他站起身来,冲着空气指指点点,看的我们头皮发麻,天黑了下来,我们必须兵分两路,小洋楼里的那具张家二儿子的尸体,还有今天守灵的苗苗尸体,两具尸体都不是善茬,只要是一个闹腾起来,估计这个村子就要生灵涂炭了。还有,那昨天晚上的诡异墓地丧乐不知道还会不会响起谁也说不准。

  最后分工,四叔还有钟魁去苗苗那里帮忙守灵,我和陈世美去鬼楼,我对这个操蛋的分组非常痛恨,我实在不想去鬼楼了,但是四叔以我能见到鬼楼女鬼为由,生生的把我往火坑里推。兵分两路,我和陈世美到了鬼楼,这比较人性化,居然给我配了一个手电筒,这让我感激的都快哭了。来到鬼楼里面,陈世美没有让我守在院子里面的那个枯井旁边,而是央我,带着它来到那个昨晚的卧房,我实在不愿意进去,

  我说:“你要是想看美丽小姐的画像,自己去,为什么非要带着我?”

  酷&匠网0:正U#版o首U发

  陈世美说:“你现在五弊三缺,纯阴命,比较容易见鬼,有你见鬼的几率比较大。”

  我……那个卧房里还是那摸样,纱帐还下垂着,不过有些蛋疼是,那面蒙尘的镜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擦得干干净净,我和陈世美走进来后,借着手电的微光,看到那镜子里面的我,我感觉心里毛毛的。这是张家兄弟过来擦的吧,我自己安慰自己道。陈世美爬上了床,扯开纱帐,他哈哈的笑了一声,发出淫荡的叫声:“果然有妹子!悠铭果敢没骗我!”

  我跟着陈世美跑过去,看到那纱帐之后,那个小姐的画像果然又出现了,不过这次不同的是,她的脸不是正冲着我们了,而是朝着左边扭过去,眼神依旧空洞,但好像是在找着什么。陈世美第一次见到这小姐,惊为天人,那口水流了一地,恨不得扑上去,我不得不腔调道:“喂喂喂,这女的已经死很久了了!”陈世美摇摇头道:“无所谓,无所谓。”

  我们两个在聊天的时候,我突然听见身后传来啪嗒啪嗒的脚步声,我们两个同时回头,我拿着手电往前一照,正好照到那被擦干净的铜镜之上,光芒有些刺眼,不过从这光芒之下,我依稀能看见那铜镜中有一个背对着我的影子,长发拖地,白衣袭身。我忍不住的惊叫了一声,对着陈世美喊道:“快看,是那个女鬼!”陈世美恋恋不舍的从那小姐画像的身上收回了目光,朝铜镜看过去,镜中原本应该是那个小姐的地方,变成了那黑压压的,而画里的人已经消失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