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再仔细看梳妆台上还有一个以前留下的梳子,化妆盒也是打开的,若不是这满满的灰尘,还真以为这里正有人住着呢。除此之外,房间墙角,房梁上耷拉有一些一些蛛网,我拿手拨弄掉,弄出一条路,再往前照,看到了一个东西,我心里有些高兴,因为我看见了一张床,这床不是我们现在睡的那种床,而是民国电影上看的,那种厚重的,看起来比席梦思还舒服。上面落着一层白色的纱帐,看不清里面是什么东西。

  房间的中间是一张小圆桌,圆桌上面放着一套茶具,一个茶盅歪倒在桌上,我突然感觉一阵恍惚,眼前的景象不自觉播放着“N年之前,一个富人家大小姐,在这里无聊的拖着腮帮,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忽然间,一个下人冲了进来,说了什么,小姐惊喜的站了起来,一不小心,打翻了桌上的茶水……”意思到我的思想跑偏了。我立刻摇了摇头,这是以前人的房间呢,不能瞎臆想,我赶紧收起自己的胡乱猜测。

  在房间的南面,是一扇木头个窗户,我走了过去,手上用力,将窗户打开,虽然这屋子里面没有异味,但是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也是极好的,况且,进到这个屋子里,我有股难鸣的压抑感。窗户打开,晚风灌了进来,天晚了,山里起风了,屋子里面的蜘蛛网随着夜风飘动,圆桌上面,放着那个带着玻璃罩子的蜡烛,倒不怕风吹。

  我目光转动,想要找个东西打扫一下,这个房间里面有床,今天晚上就在这睡了,况且,民国时候某位小姐的卧房,我可没住过,嘿嘿,我有些变态的笑了笑。当我眼睛转到纱帐时候,我心脏猛抽了一下,刚才没有注意,现在纱帐随风漂浮,吹开了不少,那纱帐后面,怎么会站着一个“人”!

  一想到自己在这“人”眼皮底下傻了吧唧的绕着转了一圈,还淫笑几番,我心里有些发毛,藏在一个上百年的古宅中,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我连说几遍,但是那纱帐后面的“人”都不鸟我,搁着那层纱帐,我都能感觉到那东西正在死死的盯着我。走,现在是不可能了,今天晚上住在这,要是真有东西,我不搞定那晚上我就别睡觉了。我说了句:“我过去了!”然后朝着那床走了过去,杀鬼令已经从开始运行了,丝丝灼热的气流从脚底到了脖子后面,很暖,胆气壮了几分。

  我伸手掀开纱帐,甚至做好了跟这东西恶斗一场的冲动了,但是掀开纱帐之后,我呆了。后面哪里是什么人啊,也不是鬼,而是就是一个惟妙惟肖的魅力小姐的画像,剪着短发,一身民国时期的学生女校服,将小姐玲珑剔透的身子显露无疑。画中人很美,而且这画师厉害,画的人简直就要从画中走出来一般,像是3d的画,比起照片传神,但有些败笔的就是小姐的眼睛,空洞无神,一下子将整张画给的灵气给打散了。这画是刻在墙上的,打翻了我拿出去卖钱的念头,我看了一会,啧啧称奇,然后将纱帐挂起,在角落里找到一个扫帚,将蛛网还有地上的灰尘扫了扫。

  好在窗外风大,我敞开门和窗户,空气对流,将里面飞起来的灰尘吹了一个干净。其实打扫房子这事,本来就是驱逐秽气,房子太久不住,说不定有什么东西在里面住上了,所以打扫一下,一是为了干净,二是请那东西走,只要是讲道理的东西,肯定会离去,住宾馆前,进门后侧开身子,等一会再进,打开卫生间,冲冲马桶,睡觉不要空出一大块地,这些都是为了不让房子里的东西给你抢地盘。

  P酷☆U匠I`网Y☆首I发Y

  半个小时过后,我坐在小板凳上,看着变干净的小闺房,心里有些许的成就感,那面蒙尘的铜镜子我没有擦,正对着我的床,照着不吉利。我打了一个哈哈,今天晚上吃不上饭了,只能早早睡了,我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现在已经是将近凌晨了。我爬上了床,煤油灯放在床头上,再次打量了一眼这个小闺房,没有什么诡异的东西,好吧,睡觉!我将灯吹灭,盖上被子,脑子里胡乱想了一些东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睡觉前我还在想一个问题,墙上的小姐真漂亮,看着我睡觉呢,嘿嘿嘿......踢哩趿拉,睡梦中,我一直听见这个动静,但我实在是懒得慌,不愿睁眼。直到我感觉自己脸上痒痒的,像是有东西在撩拨我,我意识才稍微清醒了一下,我用手摸了摸,好像是一根头发。我刚睡醒迷迷糊糊,可是猛的惊醒了过来,头发!怎么可能有长头发!我他娘的可是男生啊!我现在手里还捏着那根长长的头发,我将其拿了上来,两个手扯开,拉啊拉,直到我手全部在床上展开,都没有将那个头发捋到头。

  我手心微微出汗,但随即安慰自己,这可能是那个民国小姐睡觉时候留在被子里的,可是转念一想,照片里的人家小姐也是清爽的小短发啊,谁有将近一人多的长头发?!又或者,是她无聊的时候,将头发一根根的拔下来,接起来的?我忽的做了起来,这次编的理由自己都不信了,我将那头发扔到了地上,不就是个鬼么!

  刚才醒来的时候没有意识到,现在外面风刮的很大,远处隐隐约约有雷声,似乎就要下大雨了,我朝着床头摸去,想着点亮蜡烛看看。蜡烛亮了,我看见了那跟长头发,掉在地上成了一团,没有什么特别的,我怕这东西有什么忌讳,捡起来,放到煤油灯里烧了,为了给自己壮胆,我提着煤油灯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大声的说了几句:“这房子现在是我住了,别自不量力啊!”

  哐当一声,我刚说完话,那窗户被风刮了下来,我骂了一句,将窗户撑好,趁机朝着远处看去,虽然是夜晚,但是也能感觉到西面的天特别黑,那风灌的我喘不过气来。手里的蜡烛差点被刮灭,我往后退了几步,坐在床上。吱呀,吱呀,啪叽啪叽,踩着木质地板的脚步声音突然在外面响起,听这声音,应该是在楼上,是钟魁发出的,或许是起夜吧。现在困意又上来,有了刚才那档子事,我不敢睡熟,靠在床头上打盹,不一会,风雨大作,电闪雷鸣,那暴雨,终于倾盆而下。好久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雨了。

  那脚步声,被风雨声遮盖。闪电一道一道的,照亮了我所在的屋子,现在的我更睡不着了,抬起头,恰好此时一道闪电划过,照亮了墙上的美貌女子,不过见到那女子容貌的时候,我心里咯噔一下,因为刚才那么一瞬间,我似乎是看到了墙上的女子眼珠子转动了一下。我有些慌,要是这墙上的东西真不干净,我可就陪着她睡了大半夜了啊,想想都膈应。我准备点着蜡烛过夜,在我摸蜡烛的时候,听见窗户外面传来踢哩趿拉的脚步声。

  我听见脚步声,下意识的抬头一看,这一看,我腿一软,直接从床上跌了下来,在那绽开的闪电下面,我居然看见了一个黑衣服的影子飘过,踢哩趿拉的。是那个救我的老头!我从地上爬起来,跑到窗户外面,左边,没人,右边也没人!我想着从窗户里面跳出去,追上那个老头,问问他,为什么要救我,跟我爷爷有什么关系。可就在这时候,我房子里面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响了起来。我头皮有些发毛,朝着蜡烛跑去,偏偏这时候外面不打闪了,黑咕隆咚,我撞上了一个凳子,疼的我额头出汗,眼角溢出了眼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