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里含着屈辱的泪水,能不能先给我接上骨头?大门里面又传来脚步声,一个冰冷的声音道:“要不是因为你是冥史,我早就杀了你,今天是给你一些教训,以后离我们北方远点!”

  听着声音,我就知道是北方跪地杨云的。杨云像是提小鸡一般,将我拎起来,噼里啪啦的将我骨头重新装好,捋顺,然后将我扔在地上,对着四叔说:“老四,你惹到事,你弄好!”说完扭头就回到了院子里。我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身子,你不知道重新站起来的我是有多么激动,简直就是热泪盈眶,我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一大片啊,光秃秃的,上面一根头发都没了。我哭丧着脸对陈世美说:“陈世美,你吧为什么对我这么大的怨气,我也要在哪啊,还有你们家闹鬼!”

  陈世美知道他爸暂时对我没想法了,叹气了一下,过来拽住我的胳膊,生硬的说:“悠铭啊,我吧只是对你有那么一点点的小误会。”

  说着他用手指头比划着,然后继续说:“至于你爷爷么,你暂时见不到他了。”说到这里,陈世美脸色有些暗淡。还不等我从他脸上捕捉到什么,他脸上表情一变,笑意十足,用拳头给了我一下说:“悠铭,有我们帮你你不用怕!你信不过我们啊!”说完他假装生气了。我看着陈世美的样子,心里想的却是爷爷,爷爷去哪儿了?会不会出事?

  过了一会,我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跟陈世美说了,他纳闷的抬头看着周围,说:“不可能,有什么东西敢在我家这里闹腾?!”我白了他一眼,说:“那你为我在全身瘫痪的时候,自己把自己的头发给拔了?”陈世美不说话了,四叔说:“先别管这个了,去墓地里看看那哭丧之音是怎么回事吧。”

  话音还没有落下,在不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于刚才我说了自己听见脚步声,就被鬼给拔头发了,所以这次听见有脚步声,我们几个下意识的以为是那个鬼来了,我握住拳头,气势汹汹的就走了上去。脚步声离我越来越近,我清晰的看见不远处有一个黑乎乎的影子跑了过来,貌似是个人。我强忍着冲着这影子挥出拳头的冲动,和他擦肩而过,他突然尖叫一声:“四叔!出事了!”

  真的是个人!来者是今天出殡儿子,他说他家里出事了,请四叔赶紧过去,我们四个赶紧走着,到了这个人家中。这人家姓张,走的是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太,前天去世的,今天出殡,八十多岁,没有得大病,算是寿终正寝,是喜丧。但是谁也不曾想到,居然今天晚上出了事儿。

  张家大门没有什么不对劲,大门左边有一颗杨树,还挂着黄纸,显示出这家有丧事。大门开着,能听见里面传来嘈杂的动静。我们几个跟着张虎进来,还没有进屋门,他就大声的嚷嚷着:“四叔来了,四叔来了”紧闭的屋门打开,一个中年男子道:“快快,四叔你可来了!快进来,你看看这可是咋的了!”

  屋子里面有五六个人,我们四个进去之后,显得十分拥挤,开门的这个男子将除了张虎之外的人都赶了出去。屋子里面有一张床,上面躺着一个人,背对着我们,盖着一层薄薄的被子,正在瑟瑟发抖,开门的那个男子道:“四叔,你说这可是咋的,俺妈今天刚走,俺爹就这样了,吃饭的时候还好好的,但是上了床之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

  四叔凑上前去,拍了拍床上的那个老头,叫道:“老爷子,你咋了?”老头没有回过身子,只是阴森森的笑了笑,这声音透着诡异,而且极其尖锐,就像是挤着嗓子眼逼出的笑容。一屋子的大老爷们全被这阴森森的笑声给慎的起了鸡皮疙瘩。四叔问道开门男子,道:“张大伯,这是咋的了,发生过什么?”张大伯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今天送葬队伍回来之后,大家晚上在一起吃饭,老太爷眼睛红红的,没有什么心思吃饭,扒拉了几口饭后,就拄着拐棍回到屋子里,爬到了床上,这些大家都没有注意,老伴走了,老爷子肯定心里难受,偏偏老头只有两个儿子,没有女儿,没有人贴心,说说话。

  这酒席是丧席,冷得很,所以大家吃的很快,又没人喝酒,大家吃完之后就散去,可是就在帮忙的人走的差不多的时候,大家都听见了老爷子的房子里传出了异样的动静。声音有些尖,有些沙哑,明明白白是一个老太太的动静,大家浑身一毛,这动静分明就是今天刚埋下去的老太太的声音,今天送葬的人经历的已经就很离奇了,到了后来,那只有骨灰的骨灰盒重的不像样,现在又听见这动静,将近一半的人都吓跑了,留下几个胆大的跟张家人,壮着胆子,打开房门,看见老太爷背对着人坐着,手里凌空摸着什么,嘴里还嘟囔着:“小雨啊,你看看你这怎么就走了。”

  Y看P正7(版M章+@节上酷匠网G9

  小雨就是今天埋的那个老太太的昵称。众人看到这里,心里发毛,老爷子突然转过头,面色狰狞的冲着进来的人喊道:“滚出去,声音凄厉嘶哑,是女音,那个老太太的声音!”除了张家本家人,所有的人都被吓跑了,张虎就去找四叔,然后我们就到了这里。这应该是遇到了撞客,看来是老太太舍不得走,回来看老爷子了。

  四叔坐到床头上,对着老头道:“张大嫂啊,是你吗?”床上的那个老头颤抖的更厉害了,但是没有回答。四叔接着道:“张大嫂,你就别闹孩子们了,再说了……”四叔还没有劝完,那背对着四叔的老头突然在床上直挺挺的站了起来,身子弓着像个虾米,无力的往下垂着,灯光下,那个老头身下拉着两个影子,一个实,一个虚,虚的那个明显是个妇女形象。站起身来的老头身子开始颤动起来,他嗓子里发出咕噜噜的叫声,像是猫在打呼噜一般,四叔往后退了几步,对着站起来的老头道:“张大嫂,你别逼我用强。”

  背对着我们的老头慢慢的抬起头,然后身子没有动,脖子一点一点的朝着我们转了过来,在张家的哥俩的尖叫声中,老头身子背对着我们,而头却是完全的转了过来。老头脸上的表情十分狰狞,眼睛翻着白眼,脸上有一道道黑色的像是蚯蚓一般的血管,嘴巴里面嗤嗤的磨着牙。“哈哈哈……”老头楚发出一阵像是渗人一般的惨笑,我以为他要说些什么,但是接下来,他眼角处居然缓缓的流出了血泪,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头,狰狞的流出血泪,不是恶鬼却更甚于恶鬼。

  那两个儿子直接跪倒在地上,张口大哭道:“娘啊,你,你这是要咋的?”

  床上的那个老头身子一颤,开始倒着从床上往下走,这床高约一米,但是他倒着走下来,身子连晃都没有晃。他翻着白眼的眼珠子死死地盯着地上的那两个儿子,从牙缝里挤出拉来一个字“死”这声音沙哑,拖着长长的尾音,下一刻,这个老头倒着身子超两个儿子扑过来。

  四叔叹了一口气,从桌上拿起上供用的香,还不等老头冲过来,用香冲着那老头的头上烧去。如果在地面上看影子的话,就能看见这个香是烧到了那个老妇人的影子上,“啊啊啊......”的尖叫声,那个老头发出嘴里发出一声惨叫,随即身子慢慢的瘫软了下去。我离着他近,伸手将其扶住,老头的头也转了过去,噼里啪啦,脖子上骨头乱响,我拿着手摸了摸他的鼻息,还好,没被折腾死。地上的那两个儿子见到老头瘫软下来,畏手畏脚的过来,将老爷子抬到了床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