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四周没人,我低声问道钟魁:“钟医生,你知道怎么去陈世美家?”

  钟魁没有好气的道:“我怎么知道,我又没来过。”

  我又去看陈世美,谁知道这小子竟然失踪了!我只能硬着头皮去问路人甲乙丙丁,结果我光荣的成为了精神病

  当我问了将近十几个路人之后,他们都异口同声的称不知道什么北方势力,我才感觉事情有些麻烦。

  走了一路,看见前面有些人,闹哄哄的不知道在干什么,我凑上前去,想要看看。

  在路中间,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躺在地上哎哟连天,在他正前方,一个红色的奔驰小轿车,车里坐着两个脸白如纸身着黑白衣服的年轻人,看着车也知道里面的是富二代。

  那个车底下躺着的老头子,见到车上的人不下来,哀嚎之声更加嘹亮起来,周围的人群开始冲着小红车上的人指指点点,明眼人都看出来了,这老头身上没事,是碰瓷的。

  “嘿嘿,听过碰瓷儿,但没见过,这回开眼了。”我顿时来了兴趣

  车上安静坐着的那两个青年,只是看着地上卖力演出的老头,不下车,也不走。过了一会,人群传来一阵骚乱,人群分开,冲过了一群二十左右的小青年,为首的是一个虎背熊腰,剔着光头的壮汉,典型的东北爷们。

  为首的光头汉子挤到人群中,冲着那地上坐着的老头碰的一声跪下,啊的一声哭上了:“爸啊!您这是咋的了?!”

  老头虚弱的冲着小红车指了指,身子一软,居然装死过去。

  光头汉子疯狂拽开车门,将里面坐在副驾驶上的人拽了出来,他身后的那些小流氓见状,冲到那一边门,将开车的人也拽了出来。

  一会儿的功夫,那驾驶室上的俩人直接瘫在了地上,难道被吓傻了?

  这两个脸色煞白的人从车里出来,靠他们近的人几乎都是惊呼起来,开车的那个人一身黑衣,表情奇怪,被小流氓拖出来之后,瘫在地上,而被光头男子拽出来的那个人,也是一样的表情,但这一黑一白,让人感觉有点不对劲!我瞬间感觉不能这么欺负人,正在踌躇

  这时钟魁皱了皱眉说了句:“要有人倒霉咯。”

  此时人声鼎沸,除了我赶钟魁,没人注意到我们的话在说话。

  我以为他在说那俩人,刚想要冲过去,又听见钟魁说了句“有人倒霉了”,我那火爆的小脾气立马炸了,还不等我冲过去,那穿的白衣服的人皱了皱眉头,说:“我们。”那黑衣服的人回道:“没有撞人。”仔细一看,才会发现这两个脸色煞白的人居然是脸型一样,原来是双胞胎。说话像是双簧,搞得看的人莫名其妙。

  光头男见到出来的两人居然是一唱一和,愣了一下,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那刚刚昏死过去的老头见到自己儿子傻乎乎的站在一旁,张口继续“唉哟”起来,那光头男子听见他爹的惨叫,脸上横肉一颤,张口骂道:“我爸都这样了,你们还说没撞!?赶紧赔钱,赶紧的!”

  我实在看不过去,挤开人群,冲着那光头男说:“这车距离这人还有半米呢,地上甚至都没有剧烈的刹车痕迹,哪里有是撞人的痕迹?”

  那光头男子见我冲出来,眉毛一拧,冲我道:“你谁啊,有你什么事?”他说完这话,那些小流氓气势汹汹的围住我,我冷笑一声,想打架么?现在我还真的不怕你们!

  那俩双胞胎继续说:“我们。”“没有撞人。”

  钟魁说了句“他们两个连不是因为撞人害怕变得惨白,而是本来就这个颜色。”我瞬间感觉这件事不对劲了

  o更新最!》快,上~酷匠o网:

  那个老头在地上又大声的唉哟一下,光头男人直接冲到了小红汽车里面,掏出一个灰黑的袋子,牌子是LV的,他想要打开,白衣服的人声音冰冷:“不要。”另一人接道:“打开。”

  光头男子不肯听,他粗鲁的将那个袋子扯开,露出了一地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有几个惟妙惟肖的小木偶,还有几个纸人,蓬乱的假发,几根烧了半截的白色蜡烛,还有一些纸张,还有几个小布兜,不知道装的是什么。我离这东西不远,看见这掉出来像是平常,但又不寻常的东西,浑身泛起了鸡皮疙瘩,在我盯着那些东西的时候,那种感觉具体说不出来,仿佛面前那些东西像是极其晦气的东西,只要是人稍微碰触一下,甚至看一下都会走背运。我赶紧收回目光,知道自己这次多事了,这一黑一白显然不是善茬。

  光头人看见这奢华低调的袋子中居然装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而且这东西还夹杂着一股腐败的味道,一时间傻了眼。估计普天之下,用LV装这些东西的人,只有这两个神秘的人了,看那LV包,不像是假货。两个脸色白的人见到东西调出来,有手的人朝着那堆杂物爬来,想要捡起来,其中一个小流氓见状,还不等那人碰到杂物,抬起一脚,直接踩住了那人的手。

  人群中一片哗然,我又差点忍不住冲上去将那小流氓揍一顿,但知道了这两人不简单,加上上一次的龙虎山之旅,让我不敢乱惹事了。

  小流氓踩住那人的手中后,碾了碾,嚣张的道:“谁让你捡了!”

  那白衣服的人张口说:“我若撞了人,死无葬身之地。”

  黑衣的人说:“我若没撞人,诬陷我的,浑身腐烂,活不过中午。”两人一唱一和,像是再说评书,腔调说不出的诡异,像是电子音,又有些尖锐,比钟魁的声音都要鬼气森森。

  尤其是他们两个说完这话后,我感觉自己的身子像是被一道透明的雾气扫过一般,浑身不得劲。想要讹人的这伙人被这两人恶毒的诅咒吓了一跳,那个光头壮汉缩了缩脖子,蹲下身来,对着那老头说:“吧,要不,要不咱走吧。不对劲啊”

  那个老头偏偏是个不信邪的人,他扇了光头一巴掌,气的嘴角的胡子乱颤,他道:“老头子我就看看,我今天就讹你了,你要是不给钱,我就躺在这,不让你们走!”

  在他眼里,这一黑一白实在好欺负。可是他说完这话之后,周围的人群开始发出嘈杂的声音,不是因为他无赖的话,而是因为,那老头的手脚开始腐烂,而眼角处,也滴滴答答的流出了红色的液体,虽然离的很远,但是也闻到那血腥之味。光头看见他吧那样,吓的往后退了好几步,而那些小流氓,见事情不好,直接尥蹶子逃窜,而那个踩那黑衣人手的那孩子,直接吓趴在了地上,冲着那白衣的人疯狂的磕起头来。

  那个白衣服的人,走到那不住扣头的人面前,抬起锃亮的皮鞋,使劲的朝着小流氓手面上踩去,这小流氓倒也懂事,疼的哭爹喊娘,在地上打滚,硬是不把手抽回来。直到我们听到那脚底下传来“卡帕卡帕”的动静,那白衣服的人才将脚抬了起来。小流氓惨叫的在地上爬起来,端着自己断掉的手,头也不回的落荒而唐,那光头男人,看看自己溃烂不止的爹,又看看那两个像是丧神一般的两个人,扑通一声,狠狠的朝着这两人跪下去。

  白衣服的那个人,身子一侧,不肯受他一拜,地上的那黑衣服的人捡起了杂物,放到lv包中,白衣服的人弯了弯身子,地上的那黑衣服的拿着包,揽住白衣服人脖子,勾肩搭背,两人站直了身子。不知道大家听说过狼狈为奸没,这两个黑白兄弟就像是一对狼狈,相互扶持。光头男子见到两人不理会自己,疯狂的在地上磕起头来,嘴里悲惨的叫着:“救命啊,救命啊,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在场的人都被这场景吓呆了,我们谁也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