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会而的功夫,我们三个坐上汽车之后,我们告别的奶奶,我用手使劲的打了打车窗,但是没有造成破坏,我赶紧让让陈世美看了看,他冷冰冰的告诉我,我那力量不是永恒的,除非当我怒火中烧,我身上的怪力,根本用不下来,不过对我来说也是好事,能延缓我身体里面的死咒爆发。还有为啥要回家啊,我一时不太清楚。陈世美说了两个字“躲灾”。

  他不提这事,我几乎都将自己中了死咒的那茬给忘了,其实也不赖我,你看看,中了死咒,我不影响吃喝,也不影响睡觉,身体素质好了几个档次,这哪是自后,根本就是神药,不过,偶尔那对力量的渴望让我有些失控。

  到了南昌之后,我身上只剩下了几十块钱打了个车回到学校,然后疯了似的冲到宿舍里,一眉那货还撅着屁股睡觉,我一巴掌呼在他的屁股上,大喊道:“一眉!一眉!一眉!赶紧借给我些钱。”

  一眉睡眼惺忪的嘟囔道:“真晦气,做梦也梦到幽冥来借钱。”

  我又好气又好笑,手上加劲,直到将一眉弄得完全清醒了过来,一眉瞪着大牛眼吃惊的喊:“幽冥,真他娘的是你,我还以为是做梦呢!你咋回来了?我刚才还梦见你给我借钱呢!”

  我着急的说:“别扯了,赶紧的,身上有多少钱,都借给我,家里有点事,要回家了。”

  一眉见我着急,赶紧从身上摸索起来,过了半响,他只从一旁的裤兜里掏出来皱巴巴的十五块钱,挠了挠头道:“咱俩还借什么,这些都给你,拿去,对了,你家怎么了?”

  我见他只给我十五块钱,有些着急,说:“我出去这些天你没有兼职啊,怎么给我这么点?”现在我们都是老人了,这大学生兼职很赚钱,一个周末下来,也估计能分到两三百,要是家教什么的,那更是暴利,每一个都有小五百的进账,一眉不可能这么穷。

  一眉脸上窘迫,他说:“把了个妹纸,所,所以没钱了……”

  我擦,好吧,看着一眉虽然窘迫,但是幸福的像是花儿一般的神情,我更多的是为好哥们的祝福。

  我拍了拍一眉的肩膀,说:“从哪认识的啊?哪里的姑娘,怎么瞎了眼看上了你?”我说笑着。

  一眉挠挠头,脸上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红晕,他道:“是从一次兼职上认识的,我也不知道她咋就看上了我。”

  我拍了拍一眉的肩膀,自己是没有时间见他女朋友了,我知道他对爱情已经陷落了,没想到,他居然都有春天了!

  一眉没有钱了,乒仔又不在,况且我也不知道自己啥时能还,所以根本没打算借,这时候,我想起了一个人,差点把他给忘了!

  一眉还絮絮叨叨的跟我说他怎么在兼职上邂逅那个传说中的妹子的时候,我飞也似的冲出了宿舍,招呼着楼底下的陈世美和钟魁,朝着那个地方赶去。

  要找的人自然是宿管阿叔陈叔,他在南昌可算是一尊大佛,上次见了陈世美后,好像是很尊敬的样子,现在他见到陈世美这样,肯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不管。

  来到宿管值班室后,听说阿叔在殡仪馆,我便和陈世美赶去殡仪馆。到了殡仪馆,那门卫大叔看着俩男生,以为我们要干坏事,大声喊道:“喂喂,你俩给我站住!”

  这次我俩没有鸟他,门卫看到我想要硬闯,骂骂咧咧的从里面冲了出来,我身边一直像是鬼魂一般的钟魁站了出来,门卫在殡仪馆工作,自然能感受到一些阴气之类的,他见到钟魁简直像一个站立的尸体一般,丝毫没有生气,气势先泄了几分,又看到钟魁脸上那个煞气,好吧,这货直接怂了。唯唯诺诺诺诺让开,放我们进了。

  我冲到陈大爷办公室里,他正跟一个穿着黑色西装,脸色悲愤的人说话,见到我冲了进来,他大声道:“幽冥,你回来啦!”

  下一刻,他看见了我旁边的陈世美,他嗷的大喊一声:“这,这是怎么回事!?”说着从我手里拽过了陈世美。

  一旁的黑西装男子一脸震惊的看着陈大爷,他不知道,为什么在南昌手眼通天的大人物,居然会露出慌乱的神情。

  我见到有人,使了一个眼色,陈大爷将那个黑西装的人赶了出去,目眦尽裂的冲我喊道:“这是怎么回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赶紧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陈大爷听了之后,狠狠的朝着桌子砸去,他像是一头发飙的老虎一般,低声咆哮道:“冥界,狗娘养的冥界帝羽柒上回居然没有死,是想犯众怒吗?冥界不是就他一个帝羽柒说的算的,北方绝对不会放过他的,绝对不会!”

  “北方!这北方到底是什么的存在呢?!”我纳闷道

  我张口想要问陈大爷北方是怎么回事,他这时候也检查了一下陈世美的身子,脸上表情微微一松,低声道:“我让你去玩。怎么弄成长这样子”

  我道:“陈大爷对不起,陈世美都是为了帮我才......”

  陈大爷看了一眼脸上挂伤,但是已无大碍的陈世美,微微点了点头,说:“好了,我也没怪你!”

  转头又看向钟魁,问了句:“小子,你是哪部分的!能救他们也不是善茬吧!”

  钟魁摇了摇头,飘忽道:“我叫钟魁,就是一个乡村医生而已。”陈大爷脸上表情微变,没有说话。

  陈大爷听了陈世美的想法后,笃定的对我道:“回什么家,就留在这里!我倒是想看冥界那些败类敢不敢来我这撒野!再说了,北方里面也不是全都好东西。”

  他这话说的陈世美很不爱听。陈世美说了句:“大爷,这件事你不能管,已经向北方下了战书,估计我爸那边已经收到了!”

  然后陈世美似笑非笑的看着我,道:“幽冥!走回家,去看看真正的你爷爷!”我心跳直接飙到了两百多,不知道真正的北方势力到底有多牛逼。

  直到我和陈世美、钟魁坐上去重庆的列车,我还感觉自己在做梦,我不可置信的冲着陈世美道:“陈世美,我是不是在做梦啊?!”陈世美没理我。

  坐了将近几十个小时的列车,我们三个终于是到了重庆,靠,怎么来重庆了。从重庆坐车到陈世美家丰都只要一个多小时。我给爷爷打电话,没人接,我现在毛脑子的疑问,就像是一个小傻逼,后来想了想就当旅游,我就开始整个嘴巴根本合不上了。

  ax看&正版章节OA上;}酷,X匠C网

  出火车站的时候,我长着嘴巴,冲着每一个人都呵呵傻笑,陈世美和钟魁两人远远的离开我,装作不认识我的样子。

  走到汽车站里,找到一个没人的地方,陈世美恨铁不成钢的冲我道:“你能不能整的不像是个傻X啊,乐呵什么,你没坐过车啊,刚走多久啊,况且又不是游山玩水,你瞎乐什么!”

  我只是一个劲的笑,直至到了丰都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他在他市说:

旅游感觉就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