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我跟他说了,找到线索了,在洪湖,那边的所长长久无话,过了不知多久,所长说了句才让我小心点就挂了电话。这南海,究竟是个什么地方,让所有知道它的人谈虎色变?

  我问钟魁的时候,他也只是支吾那个地方经常死人。几个人坐车来到洪湖,现在的洪湖是当地一个旅游景点,虽然不能说人山人海,但也有不少的人,这湖不小,我们该怎么找线索?钟魁眼巴巴的看着奶奶,奶奶也眉头紧锁说:“不好办啊不好办。”说完这话,看是喃喃自语,没几秒钟,自己眼睛就翻了上去,露出白眼,正巧瞪着我,眼睛不眨,吓我一跳。这个状态下的奶奶走到我身边,没等我反应过来,奶奶就使劲在我身上闻,一会儿,嘴上居然流出液体,像是半身不遂。

  幸好没有持续太长时间,乃阿尼眼睛又翻了下来,要不我非打120不可。他从我身边离开,说了句:“去那边!”

  吴双看见我脸上露出不解的神色,使了个眼色说:“这是请神问的,准没错!”

  我莫衷一是,情深这东西电视里见过,感觉很强大的赶脚,再加上奶奶的独特身份,一定又是在湖边,何况她认识我爷爷。走了十几分钟,最前面的奶奶停了下来,钟魁脸上露出难看的表情,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我能看到前面一个个土包,不用问我也知道这是啥,就是农村人的风俗会把坟放在分水好的地方,那里面插着各种幡和花圈,烧纸的痕迹,我心里暗自呸了一声,说了一句晦气,不过,这坟是怎么回事?景区也不管管!

  奶奶看着这一个个坟地,往前凑过去,走到近前,鞠了一躬,然后对我们说:“死者为大,过来祭拜一下吧。”

  奶奶说这话的时候,神情有些不自然。我们依次祭拜,奶奶头也不回,继续往前面走去,在我们走了十几步的时候,碰的一声,身后传来沙拉沙拉的动静,那声音让人不禁汗毛直立的,好像是从有东西刮蹭花圈的声音,我们几个回过头去,看见那坟地旁边的花圈微微抖动着。周围没有人,也不会有人无聊到那死人的家开玩笑,况且这声音是从哪里里面传出来的,我们也不知道。

  王生在地上尖声道:“大白天的,见鬼了!”虽然现在太阳很大,但是我感觉到身上传来一阵凉意,这几个坟墓本来就很吓人了,现在又闹了这么一出,这可如何是好?奶奶叹了口气,对我们说:“快些走吧,这些也没有恶意。”直到我们走出百十米,我再一次的听见身后传来动静,似乎是有什么东西,想在坟墓里出来。我忍不住的问奶奶:“钟婶,那几个坟是怎么回事?”

  )酷匠w*网(首发

  奶奶没理我,钟魁这时说:“洪湖邪门,经常死人,有不少的溺死者,那些溺死的人基本都是埋在这附近,死者的家人也不愿意来这片伤心地,我心里暗暗惊到了,妈的,洪湖居然恐怖到这种地步?要是冥界跟洪湖的邪气有关,那这会是一个多么牛逼的搭配?我们现在来的地方远离景区风景区,草长莺飞,植被茂盛,显得荒凉,不过前面传来脚步声,显然还有人在这里,我们几个朝着前方看去,在一个茂盛的树木后面,钻出来一个人,浑身圆滚滚的,穿着一个快要撑爆的旗袍,我和王生、钟魁三个惊掉了下巴,那是什么鸟!反正不是人!

  我们几个往前看过去,看看那是人皮,一套整个的人皮,人皮脸上,被武器给划烂,根本看不出死者的真实面容来,我机械的摇了摇头,往前走去,我心里噗噗乱跳着,像是擂鼓一般。不知道该怎么准确的描述当时的感觉,心里仿佛是仿佛有一个声音在驱使我,引导我,有些东西,似乎想让我过去。

  我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惧怕那个红色的人皮了,心里的那有些变态的想法,肯定是因为看到那红色人皮而产生的,我拼命的想要转过头去,但是身子和手却不听从自己大脑的控制,一点点的朝着那个人皮走了过去,越是往那走,我心跳就越来越快,我好想求救,但我突然跳了起来,直接用撕扯那人皮,我心里呕吐不止,但身体在地上疯狂的蹂躏起那张人皮,那时的我根本就不在是人。

  我发泄完了之后,颓废的跪在地上,不知道接下来该干什么。许久,我的意识才是稍微清醒了一下,奶奶、钟魁和吴双还在那里面,要让她们看见这血腥的一幕,估计是要吓死了,我趔趄的站了起来,往回走去,然后听见王生传来慌失措的声音,我定睛一看,发现王生正死命的往角落里钻,神情慌乱,她一定是被我吓坏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眼里的泪水一个劲的往下流着,但是没有出声,无助的像是掉入陷阱的小兽。

  吴双一定是被我吓坏了,奶奶叹了一口气,道:“大家小心点,赶紧离开这里。”说完这话,马上来扶我,离开这里?王生在后面,终于是忍不住,哭了起来。我不知道对于一个女孩来说,究竟是不能无视我的举动,但是对我来说,那刚才的举动,解释不清。

  我要就陈世美,然后,自杀。

  我突然拒绝回去,往里面跑回去,奶奶他们紧随其后,等追上我,奶奶说那个不是我,让我静心,我感觉黑暗中有双眼睛,看着我们,恐怖之极。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树木见传来脚步声,犹犹豫豫,但最后终于是消失了,这是吴双过来了,问道:“你,你,你,还好吧?”

  ”这王生不害怕我?“我感觉有些诧异,从鼻子里哼出一个动静,表示可以。

  吴双过来之后,和我有些距离,也不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她吞吞吐吐的道:“你,你,你刚才是怎么回事?”

  我想了一会,道:“我也不知道。有人拖着我去那边,我也解释不清”

  吴双还想说什么,但是我胸口的那莫名的力量骤然像是爆发般,震的我一激灵灵,一下子坐在了地上,我心里一激动,难道是那大神要出来了?

  可是还不等我高兴完,我耳边就传来异样的声音,“啪,啪,啪”这是脚步声,但是很奇怪,我赶紧对大家嘘了一下,示意都不要说话。

  我朝不远处看去,地上有积水,我夜间视力很好,所以倒是能看清那边的景象,那啪啪的声音由远及近,如果不出所料的话,应该是朝着我们这边走来的,我断定这东西发出的声音,不像是正常人走路的动静。

  奶奶也过来朝那边看,我们静静的等着,约摸是过了一会,我终于是看见那东西,黑乎乎,身子一提一纵,我感觉有些熟悉,从体型上来看,应该是一个人,但是走起来的样子,不像是人,王生看见那人的走路方式就看不下去了,索性不看了。

  我胸口的那力量现在真的像是要出来一般,弄得我十分难受,我使劲把它压下去,过了一会,倒是感觉好了一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