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头马面不去看周围那一个个裂开碎成一片片的雕像,只是瞪着红眼,跟我一起对视,我们几个现在都急眼了,怒气冲冲的。不过,现在的一人两兽,彼此都想弄死对方。马面半天不语,猛的抖了一下手中的巨斧,嗖的一下冲我砍来,那东西带着铺天的杀气朝我脑袋飞来,我甚至感觉到自己在那一刻被吓的有些失神。我使劲晃了晃头,让自己精神回复过来,在巨斧砍中我之前,一下跳开,嘴里怒吼一声,不退反进,朝着马面扑去。

  刚冲到马面身边,我感觉到自己脑门上突然一阵邪风,我猛的低下头,马面的那巨大的血斧砍在地下,我感觉自己身体飞了起来,在我刚才躲斧子的时候,马面踢中了我,这狗日的比牛头厉害多了。这马面得理不饶人,足下一蹬,身子比我还快,直接冲我飞来,手上那厚重的斧子,凶狠的朝我脖子抹来,我脑门渗出冷汗,难不成真的要挂在这了?

  在那么一瞬间,我身上的全部潜能爆发出来,身上的那股力量还有破鬼令在那一刻暴走,我感觉到身体里传来怒吼,差点让我昏厥过去,大神又来了?这回一切都不是问题了,陈世美钟魁我马上就可以解脱了。不过我等了一会,身上还是那样,并没有人接管的感觉,活动了一下脖子,还能动,我抬头一看,马面手里的血色斧头凌空举着,距离我的脖子就有不到三公分,但是现在再也没办法下降一分。良心发现了?

  不对!马面手里的斧子像是被什么东西挡住了。这时候又便宜不占才是傻逼,我右手的破鬼令的朝着马面身上打去,马面想要往后退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又停顿了一下,直接被我打在了身上。这次我才是得不饶人了,啪啪啪啪,接连几下,硬是将马面刺成了一个筛子。我从马面的斧子地下钻了出来,咣的一声,马面的大斧子砍在了地上,地上陷下去一大块。

  马面喘着粗气站在不远处。由于我把那些他们的成果全部破坏了,所以这回我又把冥界boss的如意算盘已经破坏掉了,我现在所在的环境已经是冥界的门诊大厅的门口处了。马面闷声吼叫了一下,地面震颤,哞哞的叫声从门诊大厅里面传来出来,这回牛头也要出来了。我舔了舔自己嘴角的鲜血,冲着那个马面比了一个中指,然后淡淡的说:“是你们先对不起我的!'马面只是看着我,不说话。我嘿嘿的笑了一下,哼了一声:”我跟你这畜生说什么,让我背黑锅,你们一样不会好受,我们人间有句话叫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就算你是马面,又怎么了!你把我抓到冥界,我也要把冥界闹个牛仰马翻!“

  说完这话,我慢慢的蹲了下去,捡起马面的那刚才仍在我脚下的巨斧,挥舞了几下,一般我是不敢想象自己能拿的起来的,但今天竟然能拿起来,我喜欢这种感觉。本来我都做好大战的准备了,马面受了伤,我又捡了他的兵器,他现在不一定是我的对手,唯一有些难办的就是那即将冲出来的牛头了。

  我正打算大打出手,我身后突然传出来一个声音,我回头一看,下巴都要惊掉了,王叔,怎么这么多王叔?我结巴说:”你是王叔?“我身后站着的老头确切的说是疯老头,确实是王叔无疑。王叔看见我回头看他,煞白的脸上有悲情闪过,王叔看了看着地上的雕像,有些不接受,指着地上的雕像说:“让你不要管,现在我也搞不清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不过既然王叔没死,找到了王叔就能证明我的无辜,就没有必要在这呆着了,马面和牛头这两个,可不是我能对付的。我转过头来,拼命对王叔吼着:“快跑!”然后里面拽起王叔,冲着医院门口跑去。现在留下来给牛头马面当靶子的才是傻子呢。我扛着王叔的雕像,带着浅王叔跑得飞快,那马面没有追来的想法,倒是那牛头的动静不时传来,不过最后也是慢慢的消失不见。

  我们跑了大概很远的距离,终于看见前面亮着的路灯,在往前的时候,路边的行人一下多了起来,我知道,这肯定是出来了!我稍稍放下心来,重重的舒了口气,过不多久,力量渐渐消失,我现在都能感觉到自己身体慢慢的松弛,我倒是没有心理负担,因为王叔找到了,我的嫌疑就洗清了。我现在抱着一个活灵活现的雕像,未必有些就惊世骇俗,我还想要不要脱下衣服来将这雕像盖住,不过在次看王叔的时候,发现像是变戏法一般,一个个王叔不时的出现在我面前,现在重新出现了表情严肃的王叔,我松了一口气。

  但是旁边的王叔就不对劲了,她发出了一声吓得我一跳的声音,歇斯底里的说:“我叫你不要乱管闲事,现在冥界已经开始对付你了,你真是不怕死啊!”我强硬地说:“是他们先做的坏事,现在又来陷害我,不过没关系,没有事了,您已经救回来了!”王叔显然没有听见我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叹气着,好容易我们两个到了他家门口,才暂时的让王叔安心下来,不再唉声叹气了。

  (酷`A匠网首}发j'

  至于为什么要来王叔家,其实我也没有想好,我现在的情况比较特殊,去哪都不招人待见,说白了,我现在就是一个逃犯,去警局肯定不行,除了王叔帮忙,要不估计所有的人都会认为我就是杀人凶手。何况王叔家还有很多秘密没有解开,这将关系到冥界这次行动的秘密,还有陈世美和钟魁的下落,自从我被警察带走他们就没出现,我感觉这里面有问题。

  再来王叔之前,我给钟魁打了一个电话,但是没有通,我心里莫名的感觉不对劲,要是这样的话,那钟魁两个应该找我了,到时候有了他们三个,别说是牛头马面了,就算是阎王老子,我也敢斗他一斗。那个时候,我还傻呵呵的认为自己碰到的还真的是阴间的牛头马面呢!我想着敲开王叔家的门,可是手贴到上面,大门就开了,王生并没有像是昨天一样,拿着手电朝我脸上照过来。我背着王叔的雕像,招呼了王叔一下,然后两人走了进去,院子里有些凉气逼人,感觉像是在太平间一般,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氛围的缘故,我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尸臭。

  不会是王生被害了吧,我有些不相信,看了看王叔,王叔这时正气势汹汹的看着他的屋子,这王叔跟昨天发疯的时候差了好多,昨天还是疯子似的要杀我,今天就成了老谋深算的摸样。王生!有些受不了这院子里诡异的气氛,我干脆叫出声来,没有人回应,整个院子里都是黑乎乎的,没有人亮灯。王生是不在家还是被害了?

  要是没在家,这么晚了,他会去哪,王生告诉我跟这前面的那个鬼能进到门诊大厅的冥界办事处,但是王生怎么知道的?虽然捣毁了那个冥界的成果,并且大闹了冥界的办事处。但是我感觉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吱呀一声,王叔屋子的那个门自己打开了,我倒还好,但是王叔见到那个门自己打开后,立刻怒气冲冲,风风火火的走了过去,我在他后面探头探脑,显然有些害怕,我满头黑线,王叔,这里是你家,能不能不这么吓人!

  王叔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今天可能就会真相大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