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叔跟他没有说话,我和钟梧走进去的时候跟他说了句谢谢,那人没有理会,我是最后一个,在路过那个怪人的时候,他低声的笑道:“千万不要惹怒王叔哦,不然,会有很可怕的事情发生……”

  我回头看了他一眼,灯光后面的他佝偻着身子,背后有一个很大的疙瘩,腰弯的都快要跟地面呈一个九十度的角,看不清脸,但是就看见的卖象,也会是一个心理极其阴暗的怪人。我没有搭理他,往上走去,背后的那人嘎嘎的尖声笑着,如同午夜的猫头鹰,声音听着就渗人。跟这王叔进了屋子,我感觉到浑身一冷,这屋子卧室那里盖子一层厚厚的棉被,屋里阴暗潮湿。进来后,我终于忍不住了:“那个、王叔,我有些事想要问您下。”

  他眼睛都不看我,道:“你是谁啊,我认识你么,谁让你跟来的?”

  我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太不给面子了!钟梧在一旁轻轻的打了一下王叔,埋怨道:“王叔,刚才他也不是故意的,你那宠物也没大事,别跟他一般见识了。

  “对了你叫什么?”王叔问我

  我头上冷汗一流,说:“我叫李悠铭,他们都叫我冥史。王叔,我就想知道关于医院我哥们被勾魂的事。”

  钟梧一听我名字,立马笑场了,而王叔脸上表情有些怪异,说了句:“你朋友的死你最好别插手,这件事上不比以往,无论南方比方,都没人能解决这件事!你赶紧走,再不走,你也要遭殃了!”

  王叔反应有些剧烈,钟梧有些尴尬,不敢插话。我问道:“王叔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会去管。刚才有个护士说过你那次跟她们说过这勾魂是事情,这次我朋友也遇到了!”王叔突然站起来,双目怒视着我,冲着我吼道:“谁说过找谁去,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不记得!”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王叔说这话的时候,我感觉到了阴气,再看他现在的脸色就像是恶鬼。这个王叔一定有问题!哐啷一声,门外传来声响,王叔迅速的跑到窗户边上,拉开窗户,窗户外面有一个背影,佝偻着身子,顶着背后的大疙瘩,慢吞吞的朝着另一边走去,是开门的怪人。王叔什么都没说,慢慢的回来,也没再废话,有开始沉默了,屋里气氛又变的诡异了。

  钟梧现在脸色也不太好,他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所知道的王叔一向是在这方面勇往直前的,今天这般畏首畏尾自然有些接受不了。王叔气冲冲的坐在沙发上,似乎觉得话有些说过了,慢慢语气稍缓些,看着我们两个,叹着气说:“你们啊,年轻气盛,没经历过血雨腥风,才会这般意气用事!”说道最后,她声音又是强硬起来,那乌青的眼眶配上挑起的眉毛,显得有些凶狠。

  钟梧看出苗头不对,拉着我就要走,脸色深沉。王叔见到钟梧这动作,喊了一声,说:“你们,切记不要深入,你们记不记得!现在被你们杀的恶鬼已经跟冥界连在了一起,这个谁也惹不起!”

  王叔这次喊得声音很大,那公鸭嗓像是噪音一样,震的我耳朵痛,我们两个现在也不知道是走是留了。我木讷的看着面前那表情严肃的王叔,他身子从沙发上站起来,摇着头看着我俩,随即让我们过去,我们两个坐在沙发上,王叔坐在椅子上,脸上青筋鼓起,脸色稍微恢复,双手捏住自己的胳膊,嘴里像是自言自语般的说:“冥界不简单,你们听见了吗,听见了吗?不要去惹他们”

  \酷)匠r}网。正C版首f%发●

  我现在已经吓懵了,只能不住的点着头。钟梧看不过去了,走过来拉我,不再理会王叔。他想不到以前一直对这种祸害人间的事施以援手的王叔,今天居然这么畏首畏尾,比起那些护士胆子还小。他拉起我之后,王叔已经老泪纵横了,我站在他身后边,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懵了,钟梧对我说道:“幽冥,咱走吧,咱走吧,今天王叔可能不在状态……”

  听见他这义正言辞的声音,我也不再纠结什么了,再看王叔,他现在像是死了亲人一样,眼睛的泪不住的流着,嘴里念叨着:“不要去碰触冥界的底线”一边说着,他一边神经质的晃着脑袋。我叹了一口气,这肯定是问不出什么东西来了,吴双不知道遇到了什么刺激,已经处于精神失常的边缘,我怕自己追问,将他弄成一个神经病,那时候我就吃不了兜着走了。我看了王叔一眼,道:“王叔,我一个哥们在医院离奇没气了,之前我是见过杜子仁的鬼魂来过,你要是知道什么线索,一定告诉我,这是一个人的生命,希望您施以援手,谢谢您,如果您可以帮忙,可以找钟梧”

  还没说完,王叔从桌上抄起一个茶杯摔了,吓了我一跳,叹了口气,然后跟着钟梧出了这个院子。走的时候,我甚至都感觉到了在院子里面某个角落里有一双看不见的眼睛,正在死死的盯着我,而他嘴里,正发出诡异的怪笑声。钟梧出来后,脸色一直不好,嘴里骂骂咧咧,

  我问:“以前王叔也是这样吗?”

  钟梧义正言辞的说:“肯定不是啊,王叔是医院太平间的管理员,我又是急诊的大夫,所以很熟悉。有急诊病人去世,他还会帮家属打理后世,可是,可是今天她怎么变成了这样?”

  我反问说:“你说他是太平间管理员?那他刚才也来抬陈世美了?”

  钟梧摇摇头:“没有,王叔一个月前辞职了。”

  我道:“王叔作为一个和死人打交道的一定知道什么!”

  钟梧冥想了一会儿,然后说:“好像,也是几个月前吧,我记得的好像就是有一个病人,马上就要出院了突然就断了气,王叔听说了生了好大的气。王叔当时不让我们跟家属进太平间,自己和那个病人在里面呆了一晚上,最后还是没有什么奇迹。反而王叔的小儿子和妻子后来意外身亡了!就剩大儿子跟他相依为命了!”通过这件事,我就能猜出来这事一定和上次那件事有关系,而且王叔也参与其中,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百思不得其解,理不清什么头绪。

  对我来说,如果是因为帮助了别人,而害死了自己的家人。以后估计再也不会因为这种事去帮助别人了,我现在渐渐明白了王叔心里抵触的原因了。

  我们出来之后往前面走着,钟梧突然停住了脚步,对我说:“你说,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

  我皱着眉头道:“你都做了这么久的急诊室的医生了,问我这问题有意思吗?”

  钟梧一本真经的说:“以前在医院里,听见护士们说见到什么鬼的事情,但是我一件都没有见过,所以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即使我会一些巫术,直到今天,我跟本没用过,哪有我哥这么幸运,经常抓鬼。回来问他什么,都闭口不谈”

  “那我刚才不是中了你的巫术才昏迷的?”我问

  “哈哈哈,我用的是镇定剂让你昏睡的”钟悟答道

  “......”我

  我心里想了想,继续说:“什么鬼啊,神啊,你别护士瞎说,都是骗人的!”

  钟梧皱着眉说:“刚才你不是还说有呢吗!”

  我道:“额,行了,别说了,赶紧走,你可能听错了,我得赶紧找线索救陈世美!”

  钟梧吼着:“救陈世美?还是有鬼魂啊!”

  我摇了摇头,不想继续解释,这东西少一个知道少一个人受罪。钟梧不死心,说:“我哥说你是冥史,让我离你远一点。你那朋友都死了,怎么还能救,分明这世界有鬼!”

  我只是一个劲的往前走,留下钟梧在后面絮絮叨叨。

  王叔这里得不到帮助,医院里还有一个护士长,要不再去问问护士长?我将这个想法提了出来,钟梧摇摇头道:“护士里面最惹不起的就是护士长,你最好别去惹她”

  说着说着,我们两个竟然到了医院的前面,我掏出手机,现在时间是晚上11点多,按道理说,这个点的医院门诊应该都关门了,怎么这门诊还是大开着门,不过更为蛋疼的是,那里面不是节能灯的白色,妈的是惨绿色,将那地面照的碧绿幽幽,挂号处也没有人,里面灯光一闪一闪的,凄凄惨惨,绿色颜色不吉利,远远一看,真的像是那阎罗殿一般。

  我不解的问钟梧,说:“你们这里门诊都是24小时?”

  钟梧这回气哼哼的回答我说:”要是门诊24小时,要我急诊医生干嘛!!“

  这门诊大厅里灯光一晃一晃的,朦胧的看见了问询、引导、挂号的字样,但是那几个字上的看着有些别扭,突然我知道了别扭所在,原来都是繁体字!

  钟梧因为感觉奇怪,自言自语道:”我们医院的门诊怎么这样了。“

  我说:“咱别管他了,走,赶紧回急诊楼吧!”我隐隐感觉这门诊大楼透着阴森的鬼气。

  钟梧倒好,大言不惭的来道:“我要去看看,是不是门诊招小偷了。再说了,保安都哪去了,门诊开了门也不去管管!”

  身后开始有些异样,我们回过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他在他市说:

写到这心里害怕了 ,果断不写了 明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