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皱了皱眉头,刚想说话,就看见那中间的男子点了一下头,两个男子对视一眼,随即露出诡异的笑容,冲我道歉了一声,赶紧离开病房。莫名其妙!这三人到底是干什么的?从他们身上,我感觉到了一股阴气,我现在对这玩意很敏感,那种感觉是对着尸体才有的,我仔细回想了一下,随即得出一个让我毛骨悚然的结论,这几个人不是活人,是个死尸!什么叫是我吗?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冲出病房,想要质问一下他们。可是出来之后,走廊中空荡荡的,一个人影都没有,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我无语的走了回来,看见陈世美睁开了眼睛,我跟他解释了一下。他听后,闭上眼睛,再并没有说话。

  在医院中等待是很无聊的,我坐在那椅子上,两个眼皮打架,困意弥漫,因为我是轻伤,所以就没给我病床,这是歧视啊!床被陈世美霸占着,椅子倒是不少,但坐着睡不是我性格。我想起回来的时候,看到走廊里好像是有张可移动的床,我心里打起了小算盘。

  我悄悄地推回了那个床,和陈世美的床平行,正好、心里美滋滋的,我心满意足的躺了上去。不一会,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我不知道自己睡了多长时间,迷迷糊糊中,感觉自己胸口压的慌,那感觉像是身上有东西压我,但又不完全是,我睁开眼睛,却看见了一个着深色衣服的老者,正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

  我顿时,毛骨悚然,啊啊啊......居然有鬼在看我,我踢开那老者,一下子跳下来,二话不说,大念五鬼神咒。那老者根本不鸟我,张开嘴似乎说了些什么。但是我没听见,紧接着,感觉到自己的手脚不能动了,低头一看,好几个人有男有女,像是绳子一般,缠在我的手脚上。

  我意识到不对了,感情我这是撞鬼了,那老鬼冲过来,把我压在床上,然后就要拉着我往前走,我手脚不能挣扎,只能那老鬼往前走,快要出门的时候,我眼角的余光一看,陈世美在病床上躺着,我在那床上面,也躺的好好的。

  不过,陈世美床头现在站着一个男人,头低垂着,再仔细端详着陈世美,伸开双臂,想要上陈世美的身。我心里狂怒,感情你们这些东西是勾魂的,钩了我的还要陈世美的,你们以为买一送一呢,我气得咬破了舌尖,嘴里大喊五鬼神咒,又吐了口血。

  顿时间,我身上的缠着的那些小鬼立马驱散开来,那个老鬼眼睛里怨毒的盯着我,似乎是我抢了他什么东西一般。我一把拽住着那老者的衣服,拼尽全力,然后使劲一拉,拽过那个老者,使劲抱起来,朝着床上要祸害陈世美的男鬼砸去。

  这时,吱呀一声,门开了。一个傲娇的声音喊道:“哎呀,你怎么睡在这里?”

  我眼睛一睁,发现自己还是躺在那移动床上上,刚才的那老鬼,还有趴在陈世美身上的男鬼全都不见了。顿时动了口气,万事大吉万事大吉!就像是刚刚做了一个无比真实的梦,可是,这真的是一场梦吗?要是我被那老鬼勾走了,估计着床上的我就会成了一个死人吧。

  门口那个声音继续传来:“快,快起来,你这人神经太粗了吧!不要命啊”

  我站起身来,看看陈世美身边并没有刚才见到的鬼魂,心中安定,转过头去,看门口站着一个带护士帽的护士。她见我看过去,脸上微微一红,惊讶着说:“那个,你睡这床,不可以。”

  我反问:“不是没人睡嘛,我用一下还不行啊!知道你们医院坑人,别说还要给钱才能睡?”

  那个小护士轻轻的皱了皱眉头,然后回头看了看,最后才神秘兮兮的道:“坑不坑人我不知道,但那床我知道的是,是抬死人的!你要睡就睡吧”

  怪不得,怪不得刚才差点被那东西给将魂给勾走了,原来我睡了死人的床啊,我说:“这床,真是抬死人的,不是吓唬我?”

  护士顿时杂毛,吼着:“姑奶奶有这闲心跟你开玩笑,告诉你,医院除了抬死人的床和手术的床是可以动的,其他的全是固定的!”好吧,我怎么就不知道呢!

  我没有将刚才被鬼勾魂的事说出来,只是问她:“您有什么事儿?”

  护士脸色又是一沉,说:“我是护士,来病房就是给病人打针量体温。你说我来这干嘛,看你啊!”我指了指床上的陈世美,示意她自便,我发现医院的护士都喜欢炸毛!

  我现在脑子里想的,完全都是那趴在陈世美床头的男鬼,那男鬼的身影很熟悉,就感觉是之前见过的一样!瞬间我惊住了,那分明就是杜子仁啊!他是来索命的!

  这时,那个护士走到陈世美身边,插上温度计,不过紧接着尖叫起来:“怎么会这样?”

  我这次不敢他扯了,跑到床边,说:“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那个小护士脸色凝重,指着陈世美说:“他,他死了!你节哀顺变”

  纳尼?握特?我赶紧摸了摸陈世美的鼻息,没有气流,像是死了很久一般,我心里狂震,赶紧趴下身子,小心的听陈世美的心跳动,耳朵中一片死寂,心脏也不跳了!我当时知道自己又害了他,陈世美被杜子仁给勾魂了。

  “死了,真的死了?”我在那里自言自语我哐啷一声,瘫坐在地上,陈世美刚才好好的,身子正在复苏,怎么就会死了呢?

  护士把陈世美床单盖上蒙住了脸,然后她过来扶我,说:“哎,你别这样啊,哎,我说……”

  护士一提说这个字,立马让我想起了那两个男人问过杜子仁,当时就说了一句话:“是不是他?”再联系我刚才看到的陈世美床头站着的杜子仁,可是杜子仁为什么不害我!?

  护士满脸严肃的看着我,张着嘴巴想要安慰我,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是我第一次遇见这事,眼圈一红,看看床上躺着的陈世美,然后又看看严肃的护士,眼泪居然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我丝毫没有注意到护士的异样,心中想的全是今天看到的那两个人个人,一定是他们,一定是!我嗖的站了起来,旁边的护士看见我正在流泪,看见我站起来,下意识的往回退了一步。

  我拿出手机,先给钟魁打了一个电话,钟魁听了我说陈世美死了,立马在另一边咆哮起来,他尖声道:“被医生给治死了?”

  我一五一十的将今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钟魁听见后,在那边更是着急,说:“你看看陈世美身身上有没有什么异常?”

  我听了之后,翻过陈世美的身子,没什么异常啊上,我道:“你要我找什么!他身上什么都没有”

  一旁的那个护士严肃的走了过来,正经的说:“干嘛!人都走了。还这么折腾!”语气中透着责备。

  钟魁听见我反问之后,沉声对我道:“陈世美遇上麻烦了,他被阴使给勾了魂,凶多吉少”

  Q酷/匠网T永久h免D费看:小f说Q,

  我说:“谁这么霸道啊,人没死就给打走了,这么不讲理!”

  我心中一动,想起了什么,吃惊的道:“你的意思是说,是冥界的那位Boss让的?但他已经死了啊”

  钟魁在另一边道:“阎王会死?糊弄鬼呢啊!来的俩男人一定就是阴差!至于第三个就是杜子仁的冤魂了!”

  我在这一旁道:“我当时明明打死了啊,你赶紧说,怎么回事?”

  钟魁说:“你确定你杀得就是冥界boss?我估计应该是小鬼吧,真正的boss怎么会那么不堪一击。还有昨晚咱们把南方鬼帝干掉了,冥界已经派人来过,你还给弄死一个,你说冥界boss能不找咱们麻烦?”

  我头有些发涨,问:“那怎么办?我去烧点纸?”

  钟魁那边哐的一声,我估计是头撞墙上了。然后声音又咆哮传来:“冥界boss差你那点钱啊!咱们现在把冥界得罪了,好不知道会怎么样。不过,既然那阴使当时说是你,这些人就还会出现在你身边,把你带走。”

  我在一旁狠狠的骂了一句脏话,然后对这电话那头钟魁说:“那陈世美只是魂被人勾走了,不是真死了吧,那你说他尸体怎么办?“钟魁说:”先保存起来,别烧了!头七之内要是能把魂抢回来,那么陈世美就万事大吉,你在医院等着我,哪也别去,等我回去在想办法。”

  听了钟魁这么说,我心里稍微放松了一下,七天,至少在这七天中,陈世美是安全的。

  看见我挂了电话,那个护士莫名其妙的问道:“你们在说什么,还有,你怎么松了一口气?”

  我看了她一眼,故意吓唬她说:“我们在说冥界要把今天的知道的人全抓走,还有,既然都得死,我何必难过?”

  护士默默无语,然后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