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a酷wf匠网,U唯!一正版,R其☆b他都是{g盗版

  吴双看到棺材已经渐渐开裂,里面的女尸消失的无影无踪。钟魁知道在这样下去,冥界就会大乱,最后我们的世界也会受到波及。看着洞顶聚集的黑云还有金灿灿的光,我突然感觉种种景象似曾相识,冥界Boss?搜鬼组织?!!!

  他俩一齐冲着我这边喊着说:“幽冥,你见过这东西?!”

  然后我低声说:“上次救吴双时遇到过,那光是冥界boss召唤出来的。

  然后一件意想不到事情发生了。我身体里传出了“轮回两世颠倒现,我乃北方鬼帝张衡,令,前世灵光启,遣,诸鬼万魔助!”

  杜子仁听见我的话,像是神经病一样反驳道:“你,你是北方鬼帝张衡?”他脸上的表情像是见鬼一般,冲着我大叫一声:“令李悠铭,知觉尽失!”

  杜子仁这巫术刚落,我就感觉自己眼前一黑,耳朵中一片死寂。身上的感官系统,反正是一切代表我还活着的感觉统统消失不见,我像是被抛进无边无尽的地狱之中一样,孤零零的,漂浮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一切都是虚无,一切都是寂寥。仅仅是在这种状态下呆了几秒,我就感觉自己像是过了一千年一样,寂寞空虚冷还有恐惧像是传染病一般在我身上蔓延,我不知道自己是死是活,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东西,就是在那里飘着无所依靠。

  “我,北方鬼帝张衡,令,知觉感官,归来!”

  在这无边无际的黑暗当中,我突然看到一点亮光想我射来,随即我感觉自己身子轻轻一飘,就像是被吸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当中。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山洞的外面,而我正站在那风雨当中,面前就是......是那让我终生难忘的恐怖的十八层地狱大门,要不是杜子仁在,我以为我穿越了呢!杜子仁嚣张的站在大门前面,嘴里念叨着什么,不过,就算我听不见我也知道他要干嘛。

  吴双在旁边,瘫倒在地上,钟魁蹲在她旁边,脸上表情悲戚。见到我看过去,嘴里大喊着,什么,但,我依旧没有听清。甚至我来你怎么出来的都不知道。

  我使劲的甩了甩头,耳朵中像是有什么东西被甩出,终于能够听到动静了。那风雨雷电声,那杜子仁哈哈哈的笑声,还有钟魁的催促声:“快杀了他啊!”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当时的状态,虽然愤怒到极致,但是冷静到异常,杜子仁冲我怪笑一声道:“就算你真的是他又怎了,老子让你,全身皮开,肉绽,血崩,筋断!”

  随着这声声巫术,他身后那大门里突然窜出一股无与伦比,漆黑似墨的雾气,缠到我身边,渗到我的皮肤当中,我只感觉到身上一凉,像是被冰块冰了一下一样,其他的没有任何反应。

  杜子仁的笑容慢慢的消失在了脸上,我朝他走过去,他的脸上慢慢由喜转怒,他撕心肺裂的吼着:“不,不可能!就算是北方鬼帝张衡,我这巫术是十八层地狱之咒,不可能不行的!呜呜......”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发出了窒息之声,我不知道自己怎么能跑那么快。一眨眼,就到了他面前,在一抬手,就将杜子仁掐着脖子提了起来。我从来没这么过瘾,但我好像意识是我的,而身体不是。有另外一股力量操纵着我的身体。

  那个我冷声道:“放了所有无辜的人,我让你好好去死!”

  杜子仁眼中满满的都是狠毒,而他这时候居然还是张口道:“灵魂,分离!

  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当时的情形,感觉从自己的身体中传来巨大的撕扯力量,一个什么东西,就要从我身上被扯下来。

  钟魁听见杜子仁发出的诅咒,脸上表情急变,嘴里哀嚎着:“不!”

  可是他已经无力阻止一切,对局势什么效果都没有取到。

  我身子晃了几晃,不得已松开手里提着的那个杜子仁,他瘫倒在地,咳嗽了几下,怨毒的道:“李悠铭,剥离,前世灵魂!李悠铭,死!”

  “滚!”一声冷喝从我口中发出,我突然发现自己身子还是不受控制,我能透过自己的眼睛看到这个世界,但是灵魂感受不到这个世界,就好像刚才被剥离了五感六识一般。

  我身子慢慢的站了起来,不受控制的朝着杜子仁走去,杜子仁见到我,脸上露出极度恐惧,就像是刚刚听到那声音之后的那种表情。我身子一跃而起,直接踩到了杜子仁的身上,我发誓这时候不是我控制的身体,然后脚尖轻轻一碾,咔嚓,咔嚓,那被踩的小腿骨碎成了粉末,一个陌生的语气从我嘴里发出:“巫术?没想到堂堂的南方鬼帝竟然沦落到了用巫术害人的地步”

  这声音轻蔑至极,语气冰冷霸道的不可一世。

  杜子仁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浑身就像是散架的木偶一般,手耷拉着,但这次不知道为何,居然一声不哼,只是狠毒的看着我。

  那陌生的声音继续从我口中传来:“作为维护一地阴阳平衡的鬼帝竟然沦落到这个地步,可耻!”咔嚓一声,另一条小腿骨又在”我“脚下被踩碎,这时候杜子仁终于是忍受不住,双眼一翻,居然昏死过去。

  不过在他倒地的时候,他身后的那些男生有些异样,一下子全部瘫倒在地,那边的大门一道黑雾涌入到这杜子仁脑袋中,他眼睛动了动,居然重新活了过来。不过他这次的眼睛,已经没有了人的灵性,冰冷、漆黑,如同黑洞的眼睛,让人看了之后,不寒而栗。

  ”我“冷笑一声,道:“还有什么巫术,继续来吧,本神今天就看看你还有什么回天法力,仅仅凭思域来的这千人不到的怨灵,能有什么作为?你还真以为,天下,就冤魂厉害了?”

  说完这话,我抬起一脚,狠狠的冲着杜子仁的胸口踹。可我是想让他救活那边的一死一伤,我想让这杜子仁帮吴双将身上的诅咒解掉之后在杀他,可是身子不知道被谁控制,已经下了杀手。

  砰的一声,我那双脚直接踹到了杜子仁的胸口,肋骨尽碎,心肺估计也废了。我把脚收回来,看着血沾了我一鞋,恶心死了。

  可就算是这样,那个杜子仁还没有死绝,他张口,拼尽全力嘴里说着:“我甘愿身陷十八层地狱,受其摧残。愿以我头为咒,令李悠铭耳聋,以我四肢为咒,令李悠铭眼瞎,以我身体为祭,令咒李悠铭体残,以我剩余年月为咒,令李悠铭时运不济,以我所受苦难为咒,令李悠铭走不出赣南,以我南方鬼帝之职为咒,令李悠铭五弊端三缺,不得善终!咒定!”

  突然大门那边传来一阵钟鸣,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听到了杜子仁的临终遗言,显灵了!一时间,风雨大作,电闪雷鸣,而我,就处在这中心。

  说完这话,杜子仁就像是耗尽了灯油的灯,又像是被吸干阳气的人干,身子迅速的干瘪下去,他身子中冲出一道黑雾,快若闪电的冲我钻来,而那大门中不少的鬼泣之声,一个个让人惊悚的声音,纷纷向我袭来上。就连那钟魁,也不自觉的念叨出一些咒语。这杜子仁拼死的巫术之力,就算是我上天下地,也无法躲避。关键是现在控制我身体的那主,根本也没想的躲开啊!!!

  杜子仁身上冲出的黑雾缠绕在我身边,而那大门中鬼泣不断,听得我头晕目眩。但钟魁怎么回事啊,怎么也对我下巫术啊!!

  我现在身上已经没了感觉,不知道这些巫术到底会让我怎么样,但是好歹,我现在身体没变化。

  钟魁脸上露出极度恐慌的表情,他不自觉的看着天空,冲着我喊道:“对不起幽冥,我是被胁迫的!”

  他现在已经语无伦次了,刚才杜子仁发出死咒之时,最后貌似对钟魁也加了巫术,听见这声音的,钟魁不得已,都一同听杜子仁的号令,巫术加载了我的身上。

  我感觉自己的眼睛有些模糊,看东西有些变的昏暗,难道开始应验了?那个冰冷霸道的声音从我嘴里继续吐了出来:“生命的巫术啊,不错,看我的,破!”

  随着这声”破“,我感觉自己眼睛上的那黑暗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清明,既然眼睛好了,那说明,这些巫术都不会应验了!

  我有些兴奋,那就是说,从今天开始,我就再也怒用提心吊胆了?我终于报仇了!

  还不等我兴奋完,我的身子就朝着那被抽成人干的杜子仁走去,还不等我走进,身后突兀的响起两个声音:“停下!”

  ”我“的身子停了下来,转过去,我靠,要是现在我能说话,一定会骂出脏话,在我身后,那黑乎乎的夜色里,站着两个打扮怪异的人,带着两个高顶帽子,一个浑身漆黑,一个浑身惨白,那帽,那嘴巴上,红彤彤的一条,悬着长长的舌头,手里毛茸茸的一个棍子举着,天啊,见到真的了!居然......居然是黑白无常!

  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当时我没信,这黑白无常,还真的存在?

  我站过身来,语气还是那欠揍的霸道劲:“有什么事?”

  白无常笑嘻嘻的道:“冥界中黑白二鬼给您老请安了,这南方鬼帝,违反天地伦理,所以他,我们要带回去,还请您老行个方便。”

  ”我“嘴里那语气继续道:“你们不是黑白无常。”

  那个白无常依旧笑嘻嘻,但是那个黑无常脸上挂了一层黑爽,冷冰冰的道:“妨害门公务,杀无赦!”

  说着挥舞着那棍子,一蹦一跳的冲着我扑来。我靠,这是要跟黑白无常打架啊!一想到这里我脑子都快炸了,这上我身的主,就竟是什么来头?跟鬼差pk啊!

  不过,这大神好像说这俩货不是黑白无常。假黑无常跳过来,那白无常蹭蹭的跑过来,也同样朝我冲来,嘴里笑嘻嘻的喊着:“不要打架,不要打架!”

  可是这东西像是一个笑面虎,嘴里和善的很,可是他们两个冲过来时,这白无常招式比黑无常还阴险,处处朝着我的命门招呼过来!而我不以为然,游刃有余。正当我惬意的欣赏着我的无敌时。那边的大门突然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