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我和女鬼纠缠不清,殊死搏斗时,突然她尖尖的爪子就直接冲着我的脸上抓来。我正惊慌失措时,女鬼竟然无力的倒了下去,空留下我木然站在原地,“咦?奇怪啊,我什么也没干啊。”看着女鬼身上不住滴答的鲜血,我瞧向女鬼,女鬼后背上出现了一块伤疤。赫然一个大洞,她拼命的挣扎,看着很痛苦的样子。

  正当我愣神的时候,钟魁喊醒了我,撇过来一张纸,像上面写着杀鬼咒,对应着“太上老君教我杀鬼,与我神方。上呼玉女,收摄不祥。登山石裂,佩带印章。头戴华盖,足蹑魁罡,左扶六甲,右卫六丁。前有黄神,后有越章。神师杀伐,不避豪强,先杀恶鬼,后斩夜光。何神不伏,何鬼敢当?急急如律令”的咒语和手势图。顿时我恍然大悟,明白了女鬼的突然倒地的原因了。我按照上面的方法也开始念咒比划手势。

  一会儿女鬼就这样被我阴死了,这女鬼很厉害,但是钟魁有好几次直接杀掉她的机会,要不是杜子仁,早就魂飞魄散了。现在找到了残杜子仁,她的下场,就只剩下了一个了。在我跟女鬼搏斗的时候,陈世美跟钟魁已经跟杜子仁Pk了,杜子仁不是小喽啰,他的嘴里的巫术像是机关枪一般吐出来。而我杀掉女鬼的时候,那棺材下面传来一声像是鬼哭狼嚎班的惨叫,女鬼的真身,要发怒了。

  可是那东西出不来,杜子仁用巫术镇压者棺材里的东西,好像他也很害怕女鬼灵体合一的样子,我心中一技,一个铤而走险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想法浮现在脑海中。陈世美他们现在虽然还能勉励应付这杜子仁,但是现在是杜子仁分心二用,一面发出的诅咒,一面还要震住那棺材里的东西。要是他专心对付我们几个,不难想象,我们几个都会是他的手下败将。

  再说了,现在还不知道他目的到底是什么,我们也不敢轻举妄动。虽然我不喜欢这里的当地人,但是我不想看着他们平白无故被人肆意屠杀,取走灵魂。我心里冲着女鬼说着:我来帮你!”然后运行超度咒,重新将那身子淡的快要消散的女鬼据了起来,那棺材里的女鬼的真身想要灵体合一,那我就帮她合一,我要看看,那杜子仁的阴谋到底是啥!

  吴双显然也看出杜子仁忌惮棺材里的东西,她对我喊着说:“我们拖住杜子仁,那女鬼放进去,放进去!”

  我嗯了一声,将女鬼抱起来,往棺材那边跑,而陈世美他们就在轮番攻击杜子仁,让他没有办法对付我。我到了棺材后面,用力推盖子,但纹丝不动。女鬼身上越来越淡,马上就要消失在我们的视野里了。

  在我继续我的目的同时,鬼号之音也大的让人头皮发麻。用巫术震住棺材的杜子仁见我们就要得逞,眼神瞬间恶毒起来,嘴里大吼着巫术。卧槽,又是这一招,不过这次比上一次恶毒了许多,上次是死,而这次是死无葬身之地。并且这一次直呼我的名字,就对我一个人的巫术!为毛啊!就认识我一个也不能用我撒气啊!但身上窒息之感铺天盖地的来了,那种感觉就像是身上被装进了袋子一样,四周都被封了起来,这感觉不像是上次那火一样折磨人,而是直接到了身亡的一步。

  随后我用尽力气去推棺材盖,无力的对着陈世美他们道:“杀……杀了杜子仁,一定要杀了他!”

  轰隆一声,棺材盖开了一个口子。随着女鬼被吸进棺材,那里面的女鬼真身终要现身了……

  我能做的,只是在死亡前将那棺材里的女鬼真身和我手里的女鬼灵魂合二为一,没想到,还真的成功了。轰隆一声,那个盖子剧烈的震动起来,这次真的是来不及反应,盖子向着我砸来。钟魁在杜子仁喊出那死无葬身之地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给我解这巫术了,他不可能像是杜子仁一样瞬间就能将巫术解除,钟魁挥舞了挥舞几下自己手里的骨灰盒符咒,然后从身上掏出一个布娃娃一般的东西,冲着我扔过来。那个不娃娃先到了我的身边,它碰到我的时候,我瞬间感觉到自己身上那死亡感消失,但是不娃娃也爆开,棉花乱舞着。

  我顾不得感激钟魁,赶紧跑啊,那块巨大的棺材板向我压来。千钧一发之际,我身上男性激素猛增,那神奇的男生声音再次出现,“有我保护你,别怕!”在那一瞬间,我甚至有种错觉,自己的胳膊突然有了万钧的力气,棺材虽重,但是这身体里莫名的力量,推开它不在话下。我双手一沉,抵住滑下来的棺材盖子,脚往后退了好几步,但是好歹能够站住了,我涨得脸红脖子粗,拼命的将这东西推开,冲着陈世美吼道:快!帮忙啊!坚持不住了!“

  其实早在那盖子掉过来的时候,陈世美和吴双已经扑了上去,而钟魁此时正在和杜子仁斗法,要是通常他根本不是杜子仁的对手,现在杜子仁被棺材的响声分神了,注意力转移到我这边。而钟魁此时一张符咒达到他的身上,他身子不稳,已经倒在了地上。钟馗瞧准机会,拿着匕首直接冲着杜子仁喉咙处扎去,可是地上的杜子仁怪叫一声,身子平平的挪开时机公分,躲开那必杀的一击。杜子仁嘴里并没有闲着,他声音既快又毒:”意图伤本神身者,耳聋,目瞎,手脚尽断,然后死。

  这次杜子仁并没有只对我一个人下巫术,但是也跟下给我差不多的效果,我们几人现在没有一个敢对他下手,只是盯着他。但是最有效的来了。陈世美又丢出来一群小鬼,欧亚沼渣的,疯狂的飘向杜子仁。小鬼们朝着那残疾人扑去,钟魁见状,赶紧为大家解巫,嘴里哼哼唧唧,用当地方言来解这巫术。一般来说,巫术都是拼的精神力,谁的精神力大,那谁的巫术就厉害,钟魁现在哪里是有那身为南方鬼帝杜子仁的对手,他解了前面的几个后,已经很疲惫了,这次陈世美发动得快,他甚至还没有来得及解那巫术。

  小鬼们扑上去时候,钟魁嘴里狂喷一大口血,才挡住了那个巫术,不过他的身子也是微微的颤抖了一下,显然现在已经快到了极限。小鬼们扑到杜子仁身上,他行为诡异,嗖的一下消失了,小鬼们扑了一个空,但是仔细一看杜子仁已经跑到了远处,他起来后,新一轮的巫术又开始:“碰我者,魂飞破灭!”他这话音刚落,小鬼们立马安静了,而我此时从地上的举起一块巨石后头也不回的将这石头砸向了残疾人的头。他都来不及下新的巫术,陈世美他们喊着:“成了!”

  杜子仁显然忘了山里石头很多,石头是不怕巫术的。那杜子仁被石头砸中,就在瘫倒在地的时候,陈世美疾驰过来,手里的符咒数不胜数,我估计他是想要将这残疾人给活活的贴死啊。而这杜子仁也不是吃素的,最后一刻嘴里哀鸣叫了一个我们听不懂的音符:#@*&%!

  这音符一出现,山洞中的我们几个,齐刷刷的打了一个冷颤。我身子静止了一秒钟,这一秒钟,让我终身难忘。杜子仁害死的那几个男生突然凶狠起来,佝偻着背像我杀来。儿那棺材里的东西也开始针对我,我静止的那一刻,棺材大力撞向我,撞到我的胸口,直接将我撞到了山壁上。

  而那陈世美即将得逞的符咒最终还是没有成功,他被那杜子仁身后的男生们围住,回天无数。杜子仁嘎嘎怪笑一声,飞起一脚,踹到了陈世美的下巴上,陈世美没能躲避,直挺挺的摔在墙壁上,然后就一动不动了。

  杜子仁阴森森的说:“没想到你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悠铭,跟我回去吧,不要再让你的朋友受伤了,你真的忍心吗。

  陈世美怪叫一声,他尖声吼着:悠铭,别听他的,快点杀了他!”

  杜子仁并没有理会已经没有了战斗能力的陈世美,嘴里念叨:“过来吧,悠铭,你死了才是大家的幸运!”

  他的声音就像是冥冥中的天道一般,压得我喘不过气来,狠狠地摧残着我的心理防线,我现在大脑一片空白。我咳出几口乌血,大口大口的喘了几口气,他说的话我已经听见了,陈世美好像是伤得很重,我弓着身子,从地上爬了起来,扶着崖壁喘着气。

  我看到地上那像是瘫痪一般的陈世美,心里一颤,道:陈世美!没事吧!?陈世美现在就像是死了一般,趴在山壁边上,不知是死是活,而钟魁和和吴双也都瘫倒在地上。我扑到在地,发现陈世美身上不自觉的在颤抖这,还有气,还好,活着就好!

  我从陈世美手里拿出符咒,对着那杜子仁说:今天,你死定了!我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我不会跟你走的!“

  杜子仁冲我嘎嘎笑着,脸上鄙视的表情出现,他道:”就凭你?你算是什么东西!一个人神共气的冥史而已!要是没有这些畜生,你早就死绝了!“

  {酷T☆匠网$0正版@0首发mT

  我紧紧的闭上嘴巴,摸到自己的心脏,心狠了狠,牛哄哄的拽了起来,这次我意识竟然说不出的清醒,没有被恐惧还有逃跑的冲动吓软了腿,我一点一点的感觉到自己身子有股不知名的力量在苏醒,在蔓延,这就是那个神秘男人的力量?那就赐予我力量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