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这个山洞离镇子最近,方便人们储存,所以山洞里两边放着各种蔬菜,什么都有主人的名字。山洞这里,两边山壁上有一些低矮的植物,这些植物虽然长的不高,但是能看出来,有些年数了。

  陈世美这时突然问:“为什么中满山都是杨树、柳树?还就在山洞两侧,本来山洞就阴气重,还有杨树挡门,这是大煞啊!”

  山洞属阴,杨树又是五阴木之一,也是属阴,两个东西在一起那就是阴上加阴,人进入这种地方,凶多吉少。

  钟魁挥了挥手中木头,道:“这山洞确实不好,我跟那这些储存蔬菜的说了,但是他们听了,说他们一年进不了几次,没事的,我劝不过他们,就放弃了。况且我也没有发生过什么离奇的事情,所以就没有管这邪门的地方。”

  我嘀咕了两声,那是你没有遇到我,现在我是走到哪,哪里死人,死人还是小事,关键是死人后还闹鬼,这次我知道为什么钟魁为什么拿着煤油灯了,这里面黑乎乎的,手电根本没有用。虽然是外面是大白天,但是光透根本进不来,只能隐约看见那洞口稍微一点的亮光。

  钟魁让我拿着煤油灯,我举着灯走在最前面,山洞的尽头是一个大大的棺材,长约两米,棺材是跟久远的那种类型,可是煤油灯刚刚照到那硕大的棺材,眼前一花,好像是看到那棺材后面有什么东西,我吓的喊出了声,举着灯往里面走了进去,可是刚走几步,在另一边黑暗之中突然冲出来一个黑影,一人多高,狠狠的推了我一把,随即冲着洞口跑去。

  我提着灯转头一看,只是看见了他们几个,但是没有那个黑影的踪迹,我道:“你们,你们看见什么了吗?”陈世美脾气不好,默默说:“看见了,看见你像是神经病一般转来转去,快把煤油灯放好。”

  我按照陈世美说的做,放好之后,眼睛还是朝着刚刚跑去黑影的角落看去,能看见角落里的石头,没人。难不成有动物藏在这?我弯着腰,朝着那棺材侧面的看去,围着棺材看了一圈,当我开始看棺材下面时,我看到了下面有一双眼睛。我也弄不清黑灯瞎火自己怎么看到的那双眼睛,等我在看的时候,棺材下空空的,什么东西都没有。

  我站起身来,对着他们几个说:“这里面有脏东西,刚才进来的时候我好像是看见了一个男生跑出去,还有刚刚,就是我弯腰的时候,看到棺材底下有一双眼睛,可是这眼睛也消失不见了!”

  陈世美和钟魁都说没看见,无双脸上虽然没有表情,但是我知道,他好像是也没有看见那东西。我很讨厌这种感觉,自己见鬼,别人看不见的感觉,明明大家都是阴命,为什么只有道行最浅的我能看见?我站直了身子,准备将那东西揪出来,让他们好好的看看,可是站起来之后,就感觉自己后脑勺的头发被什么东西抓了一下,痒痒的,我回头一看,空荡荡的,我指了指自己的后面,示意他们看看有没有东西。

  陈世美最先道:“没有东西啊,你身后干净的很!

  我说:“不可能啊!明明有东西!”

  我不相信,我身后就是有人在摸索着我的头发,钟馗忽然想起了什么,尖声对我道:“不要动!千万不要动!”说完这话,他麻利的将陈世美推到一边,然后掏出自己带的东西,捣鼓一阵,我觉得眼前亮光一闪,钟馗陈捷道:“好了,有时候,人眼看不到的东西,就得借助工具。”说着他将我手上的煤油灯调拿了起来,让我别动。

  虽然有微弱的灯光,但是我心里还是打鼓,钟魁马上拿出一张符贴在我后脑勺,但就马上能看见我后脑上面有一双晃来晃去的脚!在我的脑袋后面,悬着一个人,只能看见下半身,一双脚从宽大的白衣中露出,一双惨白的脚,那脚后跟正好碰到我的头发,怪不得我能感觉到有东西弄我。

  A酷x(匠YN网永久Eh免费}0看P~小说

  看到这种情况,我就不淡定了,为毛又是我?为毛!我怒气冲冲的转过身狂吼道:“你给老子下来!下来!你丫也欺人太甚了是不?”我见到那东西不下来,埋怨着钟馗说:“你们这是什么旅游胜地,到处闹鬼,亏你还是钟魁!”

  钟魁有些无奈的说:“我们这个镇子不是旅游胜地,而且别人之前来过这里好多次,都没有发现有脏东西,谁知道你一来,这东西就开始闹了!”感情还是我不对了?!我心里憋着一股火,现在就事事不顺,被黑心司机骗,然后又差点冻死,还住到了坟地,现在居然还来到一个鬼洞,别人不见鬼,偏偏我见!

  我对钟魁说:“我不管,在你家门口又恶鬼,你赶紧处理掉!”

  说着我自己也开始运行五鬼神咒,这五鬼神咒主要就是利用阳强阴弱来打击引起过重给人带来的负担。我试了半天的五鬼神咒,但是没用,悲催了。今天我就不撞南墙不死心,我还不信了,一个小小的吊死鬼,能有多大的能耐!我摆好架势,想要将那吊死鬼给逼下来,可是我半蹲着身体,还没有开始念咒,身后钟魁跟陈世美先后叫出来,我回头一看,发现了那放着煤油灯的棺材上,居然渗出了血迹。

  棺材是木头的,里面的死尸早就应该灰飞烟灭了。这不符合化学的氧化性啊!正当我的脑子还在想这些的时候,那血迹渗出的越来越越多,从棺材中钻出来,浸满了这个棺材附近的地面。然后顺着棺材滴滴答答的流了下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气,我咕噜一声,咽了一口吐沫。我转了回去,走到他们身后,钟馗拿出自己的一小包粉状物,撒向那棺材,有一些落到血上,噼里啪啦响个不停。我吃惊的说:“血都成精了?!”

  他们三个一起鄙视我,然后吴双蹲着身子,声音有些怪异,指着说:“那个,快看棺材上,不对,那个棺材底下,是不是有什么东西?”由于视角不同,她是从下往上看,我们是从上往下看,我蹲下身来,从吴双那角度看去,我心里咯噔一下,失声道:“那是什么!”在这个角度,能到棺材壁跟棺材底下有什么东西黏着,薄薄一层,不仔细看,根本不看不到。我小心的走过去不让自己沾上血,然后使劲推着那棺材上的盖子,盖子很重,重的离谱,那种感觉就像是盖子跟下面的棺材是一体的,要是这样,普通人根本没法打开东西!

  陈世美和钟魁这时走过来,我们三个一个拉,一个推,轰隆一声,带着让人牙酸的吱呀声,那盖子终于动弹了起来,盖子打开,里面的景象也漏了出来。我皱着眉头,忍不住的道:“这东西是什么?不像是死尸啊?”无双没过来,看不到有什么,又不敢过来,急的在后面乱吼,钟魁靠过来,脸上表情剧变,将那煤油灯往地上一放,闭上眼睛,嘴里念叨着什么。

  陈世美这时从牙缝里飘出一句话:“这是个死尸,但是死法残忍……”

  现在我也看清了,东西根本不算是个人,确切的说,是一个被碾平的人,骨骼全部和肌肉粘连在一起,像是被碾平一样,但他不是被平放碾平的,而是侧卧!所以刚刚看出一个人形,之所以我们为什么第一眼没有认出来,因为,这个人是侧卧碾压的,被压成了一张皮,器官,骨头,全部碾碎,黏在棺材里面,跟那人皮混合在一起,红白一片,什么都分不出来,只能模糊的看出,是一个侧卧着的人的形象。

  看到这里,我心里堵得慌,神经质的对钟魁吼道:“你们这是要干嘛,这是一个人啊,就算他犯了什么罪大恶极的罪,怎么能用这种方式?”

  钟魁脸色阴沉,过了一会才开始摇头,说道:“这事情我真的不知道,而且你看这棺材样式很老有些腐朽了。不知道多少年前就发生过的,而且以前也没人见过有这个棺材,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会出来!”

  随着钟魁口中说出,所有人齐齐看向我,那眼神让我很不爽。突然一阵怪风,到处是沙尘,什么都看不见了。等我们又能看见时,那死尸消失不见了。不过,我们的心情并没有放松,因为,棺材的盖子上,突兀的钻出来一个女子。这女子背对着我们,不着一丝,贞子一样的长发盖住了她惨白的皮肤,偶尔在头发缝中,能看到那白的近乎透明的皮肤。女子侧躺在那里,身上那优美的曲线,还有那丰乳肥臀展露无疑,女子出现的那一刻,我清楚的听见了两声饥渴的吞吐沫声,一个是陈世美,一个是钟魁!

  靠,你们仔细看看好不,那边的一定是鬼啊!你俩口味也太重了一些吧!鬼都有感觉,不怕阳气耗尽啊!不待我说完,那个裸露的女子先开口了,声音娇娇柔柔,但是嗓子带媚,每个字都像是用鼻子哼出来的一般,“人家好冷啊,没有人过来抱着人家么……”你妹啊,这时现场版AV啊!

  在看那俩货,已经过去了。无双在那边咒骂,哎,这是什么节奏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