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窥神马的最有爱了,我们看见钟魁在和那家人说话,因为太远,不知道他们说的啥,然后转过头去,将围观的那些人驱散,走进了屋子里。

  那家人也跟了进去,然后走进屋子里面。我的心像猫爪子挠一样,好奇害死猫又在我这里得到印证。我们看见门口看热闹的都散了,我也小心翼翼的进了院子,扶在窗下听见钟魁对着刚才流泪不止的妇女道:“大婶,节哀顺变”话一出,那妇女哭得更厉害一会儿,声音竟然没了。我正好奇,被人一拍肩膀,吓了我一跳。我一看是钟魁,尴尬的说我们是看风景路过,我搞的很尴尬,不知道接下来是走啊还是留啊。

  钟魁没有理会我,他朝着屋子里走去。我挠了挠头,大家也跟着走了进去。屋子里很黑,看来家境也不是太好,屋子里面墙被烟熏的很黑,里屋床上有一个跟我们年纪相仿的男生躺在上面,睡姿也不是太好,身子像虾一样勾着,这天也不冷啊,我正好奇,陈世美说那男生已经死了。已经死掉了!我难以置信。钟魁走到床边,嘴里念念有词,眉头紧锁,然后抬头问道那个妇女一些问题,妇女一会儿摇头,一会儿点头。

  过了一会,钟魁走过来对我们说:“跟你们说别过来,自己什么体质不知道啊!昨天的话白说了!你们看,这家的孩子突然就没了,找我过来,就是看看还有没有救。”

  我说:“什么病能让人身体弯曲到这种程度?”

  钟魁说:“非疾病所为啊!”

  我不可思议:“不会是又因为我我来了才死的吧?”现在我发现我可以和毛利小五郎相媲美了,到哪儿哪儿就有死人!

  钟魁摇了摇头,说:“跟你没关,饿鬼所为!”我舒了口气。

  陈世美接着说:“这男生不是病亡,而且我进到这个院子时候,感觉到这个院子风水不好,像是阴位。恐怕这家人都有血光之灾!”说完这话,这家人直接炸毛了,然后挥舞着大棒,就要打我们。钟魁拦住这家人,说了些好话,示意我们先离开。

  我们并没有回去,在外面偷偷看着。钟魁然后嘴里开始念咒,嘴里念念有词,手舞足蹈,我感觉像是跳大神儿的。时间不长,跳了一会儿,他冲着那家人喊了一句,那就人开始烧纸,顿时哭声喊声一片,听得我头皮发麻。待到那纸烧完,钟魁怪叫一声,家人都停止了哭声。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我无法淡定了,钟魁突然脱掉衣服,那家人也开始脱衣服,片刻后,他居然又捡起衣服反着穿上,那家人亦是如此。

  我们彻底被雷到了,之后,他嘀嘀咕咕,哪家家人开始往外走,出了门去报丧去了。我再往里一看,钟魁正在亲吻那个男生!我真不能把熟视无睹了,不过下一刻,钟魁身子就开始颤抖起来,眼睛翻着白眼,嘴角吐着白沫,那架势,就像是羊癫疯了一般。突然,风开始刮起来,弄得我眯了眼,等我再看时,那男生身体躺直了,至于刚才那阵风,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钟魁抽搐完,眼睛翻了下来,将嘴角的那些白浆擦到衣服上,悠悠的说了句:“你们啊,我说了让你们回去的”

  我:“……”

  我们几个也不藏了,马上凑了过去,看了那男生僵直的身体躺在床上,看的心里有些发憷。正看着那床,突然模模糊糊床上出现了一个影子,这不是让我们感到恐怖的,最恐怖的是,我们看到那个男生也跟着起来,背后有一个浑衣衫褴褛、脸色发黄的的女人,她正在拼命的推着男生的背,那男生就又成了大虾状。那个凶狠的女人看了看我们这边,露出凶狠的眼光,看着镜头,嘴动了一下,她消失了。那男生也恢复了刚才的姿势。我们全部在惊讶中,嘴已经合不上了。

  见证完这诡异的一幕,我心里怪异至极,那感觉就像是床上的女人还在,这让我忍不住的抬头朝着空荡荡的床多看了几眼。至于男生的尸体,我们忽略不计,全在回忆刚才的那个场景。我又看了看空无一物的床,念了一声阿弥陀佛,鞠了几弓,以表示对死者的尊重。虽然看见了,可是我们什么都改变不了,无双有些伤心,低声在啜泣。钟魁过去安慰了一下,看着我们,然后对着床上的男生尸体说着什么,我们现在都有些激动,眼圈一红,齐齐的吧嗒吧嗒的掉起了眼泪。

  钟魁转过身来,对我们说:“这男生不知道是招惹了什么东西,那东西跟来锁了他的命,这是命,我们也无能为力!”

  我道:“为什么刚才又看到了那东西?回放吗?”

  他低声道:“那男生让我们给他报仇,回放给我们看的。”

  我吃惊的看了男生一眼,又摊上事儿了。陈世美接着说:“这不就是简单的恶鬼索命吗,我们去把那鬼灭了,这事情不就解决了。”

  陈世美这么说了完,我也没有办法,只能同意。虽然陈世美说只是普通的恶鬼袭人事件,但是我能感觉出来,应该不是那么简单。有道是阎王好送,小鬼难缠,陈大爷给的书上说这被恶鬼害死的人,要是万一成了气候,那肯定是屌炸天啊,处理不当,说不定这个镇子都会有血光之灾。

  ‘最新章v节(c上酷匠&D网¤(

  冲刚才到现在钟魁两次三番想要将我们离开,估计就是这个原因,他懂得,知道我已经够可怜的了,不想让我再碰上这一桩事。萨满将那男生的被子盖上,将头蒙住,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在饭锅里盛了一碗饭,放在床尾,最后再次口里念叨什么起身带着我们离开这个屋子。

  我们走出来之后,看见那院子不远处还有不少的村民,其中还有这家的主人。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我们,我忍不住的问道:“钟魁,你们镇的人,是怎么回事啊?看我们像看仇人似的!”

  钟魁往那边上看了一眼,叹了一口气道:“你们一来,就有人死于非命,他们感就是你们带来的不幸,所以讨厌你们,害怕你们,这其实也是我让你们不要乱走的原因。”

  我点头,心中已经清楚了,可是更多的是无奈,这命运是无法逃脱了,我只能尽量平静面对这些事了。何况,我们一来就发生这事,难免人家心里不快。跟他们讲道理肯定是讲不通的,在人家的地盘上,老实一些就行了,我们算是钟魁的朋友,他们应该不会对我们怎么样吧,我自己安慰自己。

  钟魁走到那个男生的母亲面前,说了些什么,在问着什么,那妇女眼圈红红的,跟钟魁比划着什么。过了一会,那个妇女强忍着悲伤,走到屋子里面去了,取出来一些那男生的衣服。钟魁拿着那些衣服,点了火烧掉衣服,一股青烟徐徐冒出来。过了一会,那烟缓缓地向着山里飘,说也奇怪,这烟竟然不散,就那么慢慢的飘走。这时钟魁嘴里叽里咕噜,马上跟过去,我们看的瞠目结舌,这一天已经见到了太多奇异的事情。我们慢慢的跟着,渐渐看到了那些烟飘进了一个山洞。我终于知道钟魁为什么要跟过来了,感情那烟就是把衣服烧给男生的,顺着烟走,已经能找到那男生的魂魄。

  钟魁说:“说不定那害死男生的鬼也在。”

  陈世美说:“到时候一起把那恶鬼灭了,然后继续旅游。”我见钟魁眉头紧锁,知道这件事没那么好办。在路上,陈捷在路上跟我们交代,这龙虎山并不太平,那一个个的山洞有些邪门,经常闹鬼,我们就是在那样的山洞里出的事,所以要我们格外小心,还说了特别是我这个冥史。

  镇子后面的山里那种山洞在这个季节都是储存蔬菜的,所以平常都会有人进进出出,即使大家知道山洞闹鬼,也会有人大胆尝试。而我们就是跟着那烟过来看看这山洞有什么诡秘之处。我们随手拿了一些树枝,往山洞里望去,我们心里都知道这武器根本没用,充其量就是心理暗示。

  我们几个走进山洞,那钟魁像魔术师一样,瞬间拿出一个顶着一个鼓鼓的纸袋子,最后拿了一盏煤油灯,带着我们往里走去。本来我以为会是手电什么的,但是发现居然是煤油灯,我瞬间感觉穿越了。

  我忍不住的问道钟魁:“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些东西。”

  他故作神秘说:“我可是钟魁啊,说变就变出来啦。”

  我忍不住的道:“能不能别闹啊,赶紧说!”

  钟魁正色道:“刚才在那人家拿的,你们当时都出去了所以没看见。”

  好吧,搞得我还突然对他有了莫名的崇拜,真是浪费我的表情。我们几个人借着昏暗的灯光,深一步浅一步的在山洞里摸索着,谁也不知道前面到底有什么等着我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