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冻得迷迷糊糊,突然前面有一个山东,我拼命的本了过去,缩成一团,我现在身上就穿着一个打底衣。夜里山里的的温度,应该是在零度左右。

  陈世美挤在我和一眉、吴双的中间,不住的颤抖道:“老子,老子,算是脑子被驴踢了,也不走了,尼玛,这次老子没被南方妖孽弄死,要,要他妈的冻死在这了!”

  我和吴双、一眉他们谁都没有说话,我心里对他们两个是很内疚的,本不该受的苦又因为我......哎!我看了四周,这是一个不大的山洞,我们头顶上黑压压的,就像是一个被烧的黢黑的大锅盖,圆咕隆咚的,就在头顶上,我以为是山壁,好庆幸找到了,这个念头还没有落下,咣一下,我头被一个小孩拳头大小的东西砸中了,这一下差点砸蒙我,陈世美大号一声,喊着:“妈了个巴子的,真倒霉,山洞要塌了!”我们全体直接咆哮体了。一出来发现又开始下雨了,靠,屋漏偏逢连夜雨啊!

  我心里有些悲伤,更多的想的是对不起陈世美和吴双,当然,还有不能跟室友好好玩一下。我努力的张开嘴巴,对着一旁的陈世美道:“对不起!”他并没有回答,我以为他已经死了,心里一悲,但是他特有的音线声从我背后传了过来:“少整没用的!”我心里一暖,心里对陈世美的最后的不信任你彻底消失了。

  一眉在我们两个旁边说话:“没事,你们死了之后,我会将你们厚葬的,……”一眉这话还没有说完,就闭上了嘴巴,因为,我们两个已经制裁了。

  暮然间,有声音!那种感觉很诡异,深夜山里下雨正常,但有人出现就不正常了,山里还夹杂着狂风,可是那轻飘可忽略不计的脚步声,就那么真切的钻到了我们五个的耳朵中。

  陈世美说:“你们,你们听见什么了吗?”我从鼻子挤出点声音,嗯了一下。

  吴双在我身后点了几下,然后说:“好像,好像闹鬼了!”

  我忍不住心中的好奇,转过头来,朝着后面看去,在我们身后不远处,一个身穿着白色袍子的人在往前走着,天黑,要不是那白袍扎眼,还真的看不见。

  一眉他俩见到那鬼已经坐在了湿渌的地上,接下来我就盯着那女鬼,哪有鬼会这么无聊,下雨还出来散步啊!肯定是寂寞了。女鬼从我们的视线中走来走去,什么都不做。忽然,我脑子里升起了一个荒谬的念头,这女鬼是不是就是出来溜达,压根就没看见我们?一想到这,我更不敢乱动了,等那鬼走了,我们再去找别的山洞躲藏,我们五个,还真的不怕一个女鬼,但是因为体力下降,真不想去惹那些东西。我对着他们几个说:“这,这女鬼什么时候会走,你们猜。”

  要是在呆一会,估计我都不能爬起来了,起来之后,我弯腰拽起吴双,又抓起那吓傻了的一眉个乒仔,几个人眼睛巴巴,看着女鬼在散步。

  旁边突然传来叮叮当当的响声,我回头一看,原来是陈世美将他剑弄了出来,看这架势是想去灭了女鬼,惊得我一个哆嗦,我说大哥啊,咱们现在已经这摸样了,人家没惹咱,咱就放过她吧。万一一不小心再把他什么老公、老爸、老娘都弄出来,那真就是吃不了兜着走啦!

  一眉和乒仔也很支持我的做法,经过挣扎,陈世美还是收起了他的剑,那女鬼似乎是感觉到了我们的存在,在前面,不急不缓的走了。

  我们五个距离女鬼也就是几米的距离,我能看见那前面女子脚跟抬着,足不点地的往前飘着,虽然诡异,但是我心里暖暖的,有时候,这鬼可比人好多了,就是不知道这女鬼为什么要出来吓我们。

  山雨依旧很大,我现在手脚冰冷,完全是靠意志在撑着,陈世美也不咧着追说话了,可就在这时候,我们前面的女鬼又突然出现了。

  我一阵头大,这算哪出?是不是女鬼自己也找不到路了,干脆投靠我们了,别呀,姐姐,这边俩阴气已经够了,你再过来不就成百鬼夜行啦!

  一眉眼尖,撕心裂肺的尖叫道:“前面,快看前面!”我定睛一看,女鬼前面黑乎乎,圆圆的,似乎,是一个山洞!

  我们五个感动的几乎是三跪九叩,逃也似的朝着那山洞跑去,我简直对那女鬼千恩万谢,怪不得又回来了。是不是因为我组织陈世美杀她而来报答我?拼尽全部的力气,到了后来几乎是爬到了山洞里面,里面和刚才的没啥差别,就是更小了。里面黑乎乎的,有种淡淡的异味,说不出什么味道,陈腐,不好闻,没有漏雨,外面的雨一直下着,女鬼后来也消失了踪影。

  我们三个进来之后,瘫在地上,浑身湿漉漉的,又冷又潮,躺在地上能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力在一点一点的流逝,这种感觉非常难受。

  3I最新l章?3节上x酷&/匠#网i

  不过好在我们现在进到了这个安全的避风的地方,我估摸着,要是在继续再山里北风吹着被雨淋这,再呆十几分钟,我们真的可能冻死在外面了。本来以为到了黑漆漆的山洞之后,我们就安全了,但是那一眉和乒仔突然尖叫一声:“谁!”我和陈世美强撑发抖的胳膊,朝着山洞外面看去,洞口处有一个人影,我以为是女鬼,还不等我们爬起来,外面的劲风灌进了山洞,携着水汽卷了进来,而那个人影,也消失不见了。

  我们现在感觉莫名其妙,对即将到来的噩梦毫无所知,茫茫群山像是一个巨大的坟墓,将我们卷进了无比的黑暗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他在他市说:

心情突然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