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陈世美听见吴双说阴气好重后,蹭的一下窜到了无双前面,道:“小心有诈”陈世美手指冲着左前方的老妇指去,顺着他的手指看去,没什么异样,老妇还是那样站着,但是再往门里看,好像是有一个亮点。

  吴双说:“看来这个古镇不一般,刚到,我就觉得这个地方鬼气森森,阴气极大,怨气也极大,咱们一定要多加小心。”

  我点头表示赞同,现在,我对那风水,幽冥之事深信不疑,身边有个两个大神级的人物我不能不信啊。

  两个大神商量了一下,居然决定要先住进去再说,坑爹啊,你们不说有阴气吗?怎么还要住进去,我现在想的就是赶紧原路返回,我现在对什么鬼神鸟的丝毫不感兴趣。

  我正要问那老妇有房没有,多少钱一间,却听见了如同炸雷一般的声音从这老妇的嘴里吐出“有房,一亿天地币一日”

  我和室友听到之后撒腿就跑,妈呀!鬼店啊!我们一边喊着一边疯狂地跑起来。

  这次刚跑几十步,绕过一个农舍,就看见了前面的东西,不过看到这东西,我居然有热泪盈眶的感觉。

  前面居然有了一个正常的人啦,快点去抱大腿。

  我现在有些感激那老妇了,把我们吓跑了,居然遇到一个正常的人!刚想过去,耳边悠悠的传来一个声音阴阴的的说:“你若是想死,你就过去,我跟你说,看仔细哦,那可不是人!”回头一看,卧槽,陈世美和吴双居然跟上了我们。

  不是人?!我抬头观察了一下前面的那个人,有头,有手,右腿,有脚,有脚!吓得我一惊,那人身上零件不缺,但脚居然没落地啊,地上影子呢?哪里像是一个大活人啊!后面的陈世美和吴双眼神怪异,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表情。

  呱呱…呱呱…古镇里传出来猫头鹰的叫声,吓了我一跳,我四处一看,每棵树上都有一双双让人毛骨悚然的眼睛。众所周知,猫头鹰这东西不吉利,一般出现在墓地,所以人们都避之不及。

  那些矛头鹰好像是见到了我们,歪着脑子看我们,要是在白天我会说可爱,但是现在,我腿在哆嗦。我心里咯噔一下,感觉有什么不对

  只不过这念头刚出来,我看向前面的那个人,我头顶上一暗,紧接着劲风袭来,一声呱呱的尖叫差点让我昏厥,我抬头一看,那些猫头鹰就在我头顶,浑身是血,煞气森森,爪子和喙一同朝我招呼过来。

  我心里本来就害怕异常,见到这猫头鹰居然是冲着我来的,啊的一声,我湊的一下,跑到了陈世美后面,在那猫头鹰爪子要来抓我时,陈世美拿出一张符咒,瞬间自燃了,那些猫头鹰被冲天的火光吓跑了。

  这突如其来的攻击,这让我有些吃惊,后来那些东西又扑棱着飞了过来,吴双不知在哪拿出来了一柄剑,别说是猫头鹰了,就算是一只老虎,恐怕在劫难逃了。

  一团黑乎乎的影子飞走了,我扭头问道陈世美:“我也没惹他们啊,怎么还袭击我啊?它为什么不抓你吃?”

  陈世美跟吴双都没有理我,他们两人怔怔的看着我的后面,我心里泛起一阵凉意,赶紧回头一看。

  那刚才刚才的男鬼不知道什么毛病,怎么走到了我的身后,这么近距离,那鬼的摸样已经被我尽收眼底了,手在胡乱的甩着,像是中风一样。也就是一分钟的事情,那鬼,变成了一个厉鬼的摸样,这时候终于开始行动了。他脸上黢黑,眼睛没有瞳孔,全白,衣服没系扣子露出里面黑乎乎的肉,里面有黑色的粘液滴出,像是胃液伙食肠液,恶心极了。眼角、嘴角地方,流着黑红的血液,当时除了那俩神和这鬼之外全是雕塑!

  虽然是天色渐渐放亮,但是我心里还忍不住的泛起了一丝寒意。现在我彻底疯狂了:"尼玛啊,为什么我到哪都是恶鬼横行啊!"

  "你我都是阴名,在一起不招鬼才怪呢!”陈世美说着。

  他一说完,立马大力击打过去。那鬼一下子飞出去好远,消失在了夜色中。我很奇怪这鬼到底要干嘛,纯属吓我吗?

  陈世美貌似看出我的疑问,说着:“那鬼在找他的墓地。

  我反问:“那他找到了吗?”

  陈世美没说话,指了指天。我被他弄得莫名其妙,在天上?突然,以前的一个印象让我理解了他的意思。

  这赣南地区实行的是天葬的墓葬方式,这种方式又称悬棺。男人找不到自己的墓不就意味着他就是天葬的吗,为什么采用这种方式我不了解,但是我知道肯定原因不一般。

  当地人把死去的人装棺,然后把这棺材放在高高的崖壁上面。有人说原因是怕人盗墓,也有人说是为了某种目的,这点我现在无从得知,但我知道原因就藏在这次旅游过程中。由于陈世美和吴双都是北方人,所以他俩一脸无辜的看着我,表示他们也不清楚。

  后来陈世美猜测说应该是害怕诈尸伤人吧,诈尸又叫尸变,突然睁开眼睛,又或者是尸体突然站立,这些都是尸变的征兆,为了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他们就把尸身放在白米高的悬崖上,即使诈尸,掉下来也是粉身碎骨,不会伤人。

  Bu更~Q新c最快上_酷Y匠t,网g

  当然,刚才的那个不是实体,是灵魂。所以没有伤害我们,也很好收拾。

  防止诈尸这方法就跟我们北方的的方法大相径庭,但可能由于南方的地理环境因素吧,所以才会采取天葬玄棺的方式。

  所以,以后来了赣南,一个人晚上出去散步的时候,看见有人在找东西,千万不要好心去帮忙,很有可能,明天你就被发现吓死在路边……

  想起来刚才的鬼魂他抬起头之后,用那白乎乎的眼珠子瞪着我,嘴角似笑非笑,我就不仅唏嘘。陈世美和吴双在后面吐槽了一下,说不该救我。

  我见到这鬼的时候,也没想到他就是鬼啊,我怎么知道我身边这么多鬼,没想到旅游还能遇到啊,我不想惹事,慢慢转身,想着离开这里,结束这次旅游。

  可是一眉和乒仔见到我往后退,叹了口气,不停地摇着脑袋,我心里烦躁准备转头就走,不想惹事。转头之后看见陈世美和吴双,、他俩小声的说着:“别怕,有我们在呢,别让你室友失望!”。

  似乎是被他俩说服了,我又转了过去,一眉他俩看着我,我说了声继续旅游吧,然后想着赶紧离开这古镇。

  后来陈世美跟我说那家旅馆没问题,老板娘方言太严重,你是没听清就吓跑了。吴双说的阴气重就是刚才的这鬼,而不是那个旅店!我们继续往前走,山的轮廓慢慢清晰出来,不远处的一处宫殿似得建筑映入眼帘。

  上清宫,传说中的水浒传108将诞生之地,这地方给我们带来了更多的安心,因为这里是道教的发源地之一,我不信鬼神敢在这里撒野。想着想着,我就那心里话喊出来了。听到我说完,陈世美呵呵的笑了,变了边说:“陈大爷跟我讲说你上次也是在道观遇的难,还被抓到了炼狱,吃了不少苦哦!”

  瞬间我回到那时的场景,浑身一个冷战,转回头说道:“乌鸦嘴,哪壶不开提哪壶!”我听到吴双小声的笑了笑,好吧,又丢人了。

  无双发现我在看她之后,脸上浮现着异样的红晕,我和陈世美两人都像是吃了苦胆一般,谁也不肯先说话,无双后来说:“看什么呢,走吧。”

  五人继续游览,陈世美忍受不住这尴尬的气氛道:“这龙虎山虽然是道教圣地,说不定也跟南昌的万寿宫一样,也是南方势力的一个据点,所以快点游览,尽量不要多逗留。”

  我点头表示赞同,天亮后一眉和乒仔也释怀了那鬼出现的事实。

  由于我们五个谁都没有来过龙虎山,从南昌到这里,然后就被司机扔下到那个古镇,遇到袭人的猫头鹰、找墓的鬼魂,早晨游览上清宫正一观,也没什么异象。可是,一不小心我们走进了深山,现在我们从中午走到了傍晚,还是茫茫的深山,那清新的空气都吸逆了。

  一开始没感觉,走在现在,才会深深的知道什么叫做恐惧。眼看着天就要黑下来,我们五个还是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茫茫群山中,买的压缩饼干都吃光了,晚上在山中过夜,我们谁都没有经验,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这地方肯定不只有野兽这么简单,更何况有我和陈世美两个阴气极重的家伙在。但谁知道山上埋得那些东西会不会晚上出来溜达吓唬人。

  忽忽…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起风了,我们又在深山,夜里很冷,就算是我们有一个帐篷,也没有吃的啊。

  又走了一段时间,那风很劲,很急,身子都能冻透了,骨头里面都是冰渣子,陈世美在下面尖声道:“不,不行了,再走下去不被鬼吓死也被山风冻死了!”吴双瑟瑟发抖,飘忽道:“谁有厚衣服,我快受不了了”

  无奈!我把外套脱下来给了吴双,好歹我是个男的,是男人就顶着山风过一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