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Rg上?酷)匠+i网M

  迷迷糊糊的,我跟陈世美、无双的一魄相互扶着走出阴暗的冥界,后面的鬼哭狼嚎也骤然消失了。咦?我靠,现在什么情况,那条巷道哪去了?我怎么抓不到事情的重点呢,你要是意识到我这话的漏洞,发现我说的话前后矛盾,进而发现刚刚我可能是被那冥界boss打傻了,认为我现在正常人的思维吧,那你就错了。因为他俩也张大了嘴巴,以前的巷道消失了,转而出现的是是几个黑字“南昌县殡仪馆”毛线啊!我快速的对陈世美道:什么情况?怎么出来变成殡仪馆了!”

  我刚说完这句话,陈大爷就出来了,见我俩带一魂魄呆呆的站在门口,洪钟般的声音又响起来,陈世美拉着我,所以没有被震倒。大爷在前面骂着,让我们跟着他进去。

  见到陈世美跟我过来,陈大爷哼了一声,连骂我们的话听起来就像天籁一般动听,有了陈大爷支持,吴双也恢复了正常,而我又悲催的躺在了床上,这回旁边有了病友----陈世美,我们两人住进医院后,知道了好多我们进入冥界后外面发生的事。

  大爷送完吴双后,回来见不到我俩,就极度恐慌。又等了一晚还不见我们回来,后来果断报告了北帝杨云,也就是陈世美的老爹。至于为什么爹姓杨、儿子姓陈,陈大爷自觉的饶过去了。后来陈大爷又报了警,最后北帝通知了五方鬼帝,让他们一起帮忙查找。自然,南方鬼帝杜子仁是不会管的,因为其中还有一个我也跟着失踪了。我也终于知道了所有势力范围的各个boss的名字,怪不得爷爷和陈大爷这么忌惮他。

  陈世美在旁边,轻轻的哼了一声,扭过头不在听陈大爷的话了。我担心无双,陈大爷说她没事,现在在我学校做生活老师,替我圆着我旷这么多课的慌。陈世美像是看白痴一般的看着我,然后说了句:“你小心挂科哦,连环挂!一挂到底!哈哈哈......”

  我:“......"

  不久之后,我身子慢慢恢复,陈世美比我狠,早就跑外面野去了。在各种期待中,我终于回到了学校,感觉却是物是人非。

  我正准备开始我的正常大学生活,永远不再过问幽冥之事,现在真心对这种事情内心抗拒。回到宿舍后,我发现,一眉和乒仔都刻意的躲着我,他们的目光在我身上的各处游离,最终还是无奈的收回了目光,我不是柯南,不能根据一言一行迹来推断他们在想什么。

  最终,一眉在一旁见到没人,小声的说着:“幽冥,自从艺吟意外身故,你又不明不白消失,咱们寝室已经成了众矢之的。所以我俩才会这样,别介意!“我听见一眉的话,感觉很对不起他俩,抱歉地说着:“对不起!”一眉以为我生气了,赶紧说:“幽冥,别多想!我们还是好哥们”

  我打断他:“我的身份你们也知道了,所以我会搬出去,我不想再连累你们!”

  一眉重复道:“我们没那意思,你别多想啊”

  我摇头道:“是我的真心话。”

  一眉挠了挠头皮接着道:“真的要走啊?”说完他一脸无奈。

  我继续说:“嗯,不想再再连累任何人”

  一眉想了想,说:“哦,既然你要搬出去,那咱们就一起出去玩一玩当告别吧!”

  我点了点头说:“好吧!”我们三个决定去一趟赣南,最后陈大爷怕我又惹出乱子,遣着陈世美和吴双也跟着了去了。那里有山有水适合放松心情,最著名的就是龙虎山,那里就是我们的目的地!

  从南昌到鹰潭的过程不赘述,车上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现在,我们三个已经到了龙虎山地区,确切的说,是在鹰潭。我们又辗转汽车,最后抵达了龙虎山。

  山区的美跟城市方之美千差万别,城市的美是伴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和高耸入云的摩天大厦的现代化美,而山区的美是携着山间白云和潺潺小溪与群山相生相惜的纯自然美,天上白云飘,地上绿草摇,虽然不见那成群的牛马,但是放眼过去,看到那一眼望不到头的连绵群山,心里会顿时开朗,要是以后心情郁结的时候,可以去山区散散心,至于龙虎山,有了这次经历,我感觉,还是少来为妙。

  我们五个下了车到了龙虎山游客中心,因为是凌晨就买了一些吃的喝的,看着地图,乘车去往上清景区,走进古老的农家小镇---千年上清古镇,开始游览美景了。

  来到镇子里,就莫名恐惧了。我们五个谁也不知道那所谓的嗣汉天师府到底在哪,古镇没有路灯,看着远处雾气昭昭,让人莫名的心惊。

  而且那无司机拉着我们到了镇边就把我们赶了下去,哪怕把我们放在一个旅馆门口啊!我对陈世美说:“咱接下来该去哪,我感觉不太对劲”现在我发现我已经神经兮兮了,感觉我到哪哪就闹鬼。

  陈世美哈气连天:“你问我我问谁,我也没来过这里,我是跟你来玩的,其他的,不归我管。”

  ”丫的,你要不是要来看山里的日出,我们能选大半夜就跑过来啊!”我咆哮着最后我不打算给他吵了,这镇子不大,仔细找找,肯定会有旅馆。

  我们五个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地方,只知道那司机说这里是上清古镇,然后我们傻乎乎被推下了车,这时间街道几乎是看不到什么人,走了很久,我看到前面点点灯光,像是一个灯笼,上面貌似还有一个“栈”字,不知道是什么地方。

  我揉了揉眼睛,使劲的盯着看,陈世美说了句“古代的旅店交客栈”,醍醐灌顶,终于有旅馆了!他们几个也看到了前面的旅馆,像是脱缰野马,撩开蹄子,使劲的朝那边跑去。

  一边跑着,我还好奇,明明就是旅馆,干嘛要写栈啊,返璞归真啊,心里暗暗鄙视了几句,跑了几步,我们到了那个门口,这个......这下我们几个全傻了眼。

  吴双说:“我们要怎么做?”

  我回答说:“是要拍还是别拍啊!”

  话音刚落,那前面的旅馆的门吱呀一声开了,感觉像是很久没开启一样。一个老妇缓缓走出来,也就是几个眨眼的时间,她就站在了我们面前。

  我迟疑的问了句:“请问老板,有房吗?'我心里浮上忐忑不安,这刚开始旅游,就这么惊心动魄,我出门怎么就没看看今日利不利于出门呢!

  不过,更邪门的事情还在后面。我们等老妇回话的时候,吴双突然跳到前面,看着老妇,然后有些飘忽的道:“阴气好重!”

  这话一出,我们三个瞬间炸毛,紧张兮兮的看着老妇,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一闭不睁一辈子过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