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地狱的boss的庐山真面目逐渐显现,然而,片刻之后,我俩都惊掉了下吧。她、她、她竟是冥主?除了身上衣服不一样,手里的武器不一样外,跟那个搜鬼组织的boss就像是一个模子里抠出来的一样。我顿时火冒三丈,怎么说,对于这种神鬼一体的人,我是深恶痛绝的,跟贪官是一样的丑恶嘴脸,一面打着亲民爱民的幌子,一面又去涂害百姓。

  我身上那锁链撤走之后,火辣辣的痛,但是现在身上怒火中烧,我呀和这个神鬼一体的怪物拼了!

  她看见我扑过去,脸上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就像是老狐狸奸计得逞的那种感觉一般,我知道事情不好,身子一转,朝着那陈世美跑去,不行,赶紧走,赶紧走!现在不能意气用事。

  陈世美跟我心有灵犀,见到我往回跑,知道我的想法,他赶紧朝着我这边赶过来,现在我们在已经是处于生死的边缘了,见到我们想跑,那boss手里那铁链像是风车一般抡的飞快,陈世美想着过来跟我汇合心切,一个不小心,眼看这就要被boss的铁链给劈中了。我正在想法子脱身,一看见陈世美遇难,心里大惊,我当时想都没想,猛的一跳,挡在了陈世美前面。

  而这时候,大boss的那铁链也是劈了过来,我再也没有机会闪开,噗的一声,我感觉自己身上一痛,不仅是肉体上的疼痛,像是灵肉被撕扯的那种感觉。与此同时,陈世美也给我身上贴了一张符。当然那贴在我身后的那张不知道是什么来头的符,也是像是鞭炮一般炸了起来,链子在噼里啪啦声中骤然断裂,扶着我的手一颤抖,我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俗话说一山还有一山高,我现在就是知道了,前面有一小神后面有一大神,再看看中间的我,我他娘的算是哪根葱啊!

  其实当时我被劈中的时候,陈世美和boss惊呼了一声,我不知道这铁链代表着什么,反正都穿了我好几次了。但是看陈世美的脸色,已经没了一点血色,手里的符咒,一张一张的,落在了地上。

  在他俩的瞪口呆之中,我拉着陈世美拼命地往回跑,或许是因为吃惊,那boss居然是暂时没有追击我们。

  我身后的boss最先看出不对劲,疯狂的怒吼着:“不可能!”

  陈世美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在我耳边嘟囔了一声:“哎,看来是真的!”然后跟着我跑着。

  这无疑是一场几乎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交战,因为从一开始,我俩就注定失败,神鬼勾结我们又能怎么斗得过?我们两个就算是再猛,终究不是这集所鬼魅之处的boss的对手。

  酷)r匠/j网bV永N2久免费#看}0小v说

  我和陈世美又要跑到门边,正准备离开,黑衣人突然挡住我们的退路,我俩背靠着背,被这些非人非鬼的东西团团围住,boss走过来,拿着那刚才穿过我身子的铁链,像是看大怪物一般看着我,嘴里嘟囔着:“不可能,不可能,这可是锁身破魂的囚魂锁,见人杀人,遇鬼杀鬼,怎么今天没有效果?”

  我听他说的口气较大,冷笑一声:“你小爷我命大,拿着一把破链子,你是想着让我得破伤风啊还是的甲流啊?千万别寒碜人了!”

  到了现在,我不得不承认一件事,现在,我和陈世美都要留在这,我看着那还在冥思苦想的程陈世美。无语了,大哥啊,什么场合啊!你这样做,你爸妈知道吗!

  这boss现在看我的目光有些异样,灼灼的,像是看见一个Av女优一样,这变态的目光让我心心里稍微有些恶心。你一女神看着男屌丝这个表情不好吧。不过,就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候,我感觉旁边有人靠我,一下子贴了过来。我转头一看,那浑身是伤的陈世美趴了过来,手一下子趴在我肩膀上,将头伏在我肩上,几乎虚弱的声音低声道:“幽冥,不用管我,跑。”我心里一恨,横竖都是死,一下子就开始赤手空拳的去攻击那boss,为了吴双,为了陈世美,必须逃出去。

  在我愣头青一样的冲boss打去时,那boss脸上挂不住了,不论今天结果如何,我都让她颜面倒地了,她脸上表情变了几变,深吸了一口气道:“小子,我放你们回去,但是你以后不准再来纠缠搜鬼身器一事,怎么样!”

  我嘿嘿一笑:”当初那眼睁睁看着艺吟自杀不管不顾,到了后来,又想杀我灭口,恐怕现在说一句到此为止,没那么容易吧!“

  这时候陈世美冲着我说:“幽冥,算了,这件事不要归管得太深。我们没有那么大的能耐”声音虚弱无比,陈世美脸上有些挣扎,但是对面的boss说了一句:“你可想清楚,连退路都不给自己留可不是英明之举!”她还没说完这话,我猛地跑了过去,使劲的给了他肚子一拳。

  这boss像是暴怒的母老虎,冲着我就”咣“的一脚,我明显感觉到自己在飞,但是最后,又是跟墙壁有了再一次亲切的接触,我伤的更重了。

  这boss见我不买账,终于是忍耐不住,这次她开始嘴里振振有词,我踉跄的走到陈世美身边,陈世美开始摇头,boss气急反笑,对着我们叔说:”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你们就为这次的无知之举抱憾终身吧!“

  陈世美脸上神情挣扎,但是到最后,那到嘴边的话还是咽了下去,boss往前走一步,我俩一起往后退了一步,可是后来,退无可退,黑衣人们已经堵死了我们的去路。陈世美咬了咬牙,对着发呆的我说了一句:“幽冥,趴下!”说完这话,程以二就从背后抽出一个东西,使劲的朝boss抛了过去,那一道金光,划破地狱的黑暗,今光笔直的飞向boss,由于速度过快,boss根本来不及躲闪,从boss身上穿过。

  我心里一暖,跳起来,boss被K.O了,围着我俩的人迅速退开,我知道,今天能逃出去了!

  那些黑衣男子作为搜鬼组织里的一员,见到老大被伤,不淡定了。我呵呵一笑,呵陈世美背靠背,等着他们迎上来,这些黑衣人一波一波冲上来,我感觉自己有点力不从心,陈世美在身后,也是差不多的境遇,必须速战速决!

  那些黑衣男子身上阴气极重,一波一波的没完没了,多番打斗之后,我筋疲力竭了,像是傻了一般,身后的陈世美惊呼一声,想着过来帮我,但是那些黑衣男子已经劈头盖脸的向我打过来,那些黑衣男子嘴里都高兴的叫了起来,不过马戛然而止。

  在我被攻击之前,我已经大年五鬼神咒了,已经是化作一估强大的气流冲了过去,结果这些黑衣人全都被击飞了出去,到底是碰到了我的胸口,不过,没什么影响。

  我居然这么勇猛,没有了第一次使用时的不自信,尤其是我看见那一窝蜂上来的黑衣人,我心里更是没有负担了,不除掉他们我们就倒霉了

  这些黑衣人被我们打得落花流水,我随便那么一看,靠,那boss又起来了。见我们势如破竹,boss气的浑身发抖,喊了一声给我上,我心里说着今天劳资要替天行道,杀了你!来吧,杀吧,到底是看谁杀谁,反正现在杀一个也是杀,大不了就是一起下地狱,老子,不干了!我喊了一声陈世美,另一只手,比划着手势,不要命的朝着门口那冲去,要走一起走,黑衣人们忌讳我现在的状态,纷纷让开道路,但是这也有不怕死的另类的对我还在攻击了,他们是灵异组织中的人,对付人,我只能使用赤手空拳了。

  那boss在后面喊道:“既然你们这么想死,那我就成全你们,破神煞!”boss怒吼了一声:“你们,拦住他俩!让我打开十八层地狱之门,将他俩驱逐进去,我看北方又能耐我何,看你俩在那万鬼之中,到底是怎么生存!”

  我听着后面boss叫嚣有些嚣张,但是我现在自信心爆棚,根本不吊她,冲着那门边跑过去,陈世美看着我身后,在看了看我,像是解脱了一般,无大口的呼着气。不过,最后,终于是指着那边的boss尖叫了起来:“你丫的就是一个人渣,不对神渣,你滥用公权,我就拼着不要命,也要将你的丑行公布于众!”

  那boss在后面声音似是唱歌,更像是唱的忐忑。嘹亮空旷的很很,从四面八放赶来,飘飘忽忽,如同鬼吼:“下有十八,有罪必罚,地狱本主,令开此门……”

  陈世美这时候马上意识到了什么,嘴里也是喝道:“悠悠玉皇,审人不良,勾魂补命,无人可挡……”

  这两人一前一后,像是开了对台戏一般,终于开始争锋相对起来,而我在那风口浪尖,实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