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世美见到我毒消了,就将我拉在了身后,挡住我,说实话,现在盯着那血河对面,我心里一点底气都没有,感觉有什么在对面。

  突然一道光过来,眨眼间,一下就能将陈世美击伤了,左肩的血慢慢散开。这一下子就摆平陈世美的大神,何方神圣啊!是鬼的话,还好说,如果是人的话……

  我现在斗志不高,除了两个胳膊有屈指可数力气,真心不如陈世美这有祖业的混世二少厉害,能将将他一下伤了的,除非是阎王劳资那种存在。

  可是我盯着那河对面过去了足足有一分钟,那对面除了黑衣人,还是没有看见有什么东西出来,我忍不住的问了一句:“对面正主是什么东西?”

  我扭头看着陈世美,但是他只是摇摇头,忽然间,他的瞳孔一缩,我在他眼睛里,看见了一个白色影子,我回头一看,一个美艳的女人突兀的出现在那血河对面,整个人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脸上挂着寒霜,像是别人都欠她几百万似得。但美是美到了极致,但是冷也是冷到了骨子里。这么看来他就是那正主!

  这时那个一直站着的那个无头鬼死命的飞向那个女人,结果可想而知,消失在了这黑暗中。

  我现在突然意识到,我根本不了解这个组织,我不知道他们要干嘛,我甚至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运行的!受伤的陈世美,站在那里,看着我脸色变来变去,貌似知道我在想什么。我现在胆战心惊,向对面喊了一声:“这位阿姨,您是哪位啊,为什么会在这?这里又脏又乱的,你赶紧回去吧,省的是脏了你的白衣服。”

  当然,对面的白衣女子没理会我。我见状,手足无措,但是还不死心,继续道:“这位阿姨,你看看,你身后可是一个个的黑衣人啊,你不害怕吗,还有阿姨……”

  “阿姨你没!”陈世美终于是忍不住了,冲着我就骂了一句,然后往前一站,朝着那女的念咒语,再看对面,都是敌视的,陈世美虽然受伤了,但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完全秒杀我啊。

  Pn酷;1匠,8网+唯ZS一正8Q版'y,其他$都是y盗4)版^

  这个组织Boss竟然是女的,我脑子虽然乱哄哄的,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展到什么境地。

  “情形不对。”陈世美突然这么说了一句,他这么一说,我才注意那群黑衣人都消失了,一件件的黑衣,像是泄气的皮球一般,飞快的往下干瘪着,在说了,陈世美虽然厉害,那黑衣人们都摆平啊,何况人家Boss还在那边呢。

  陈世美像是发疯了一样,一个又一个手势变换着,冲着那女的打去去,感觉那女的很不屑,也没有什么反应,空中挂着的那些舌头,暴涨起来,像是门脸一样,在她面前支起保护。手势画出的符咒噼里啪啦的打在舌帘上,丝毫没对那帘后的女Boss起到什么影响。

  看着舌帘退下,陈世美喘着粗气。只是不知道陈世美还有什么绝招,他手上的剑还在,我一把抢过来,拼尽全力的朝那边扔去,我本来想那剑把对面的女Boss击伤什么的,但是事与愿违,见还没飞到河对岸就掉进了血河里。

  陈世美摇了摇头,说:“连我的兵器都没了,以后还怎么玩耍啊!”

  我小声说:“要不你再变出来一个?”

  “你当我是魔术师啊,说变出来就变出来!”这货怒了

  “吼你妹啊,我丫的跟那女的拼了,老子就不信了!”

  我风风火火的朝河边跑,一个跨越,丫的,跳过去了。等回学校一定报跳远,弄不好能破校记录呢!过河后我就张牙舞爪的跟那女的打上了,说是打,在陈世美看来就是姐姐逗着弟弟玩。陈世美见我跟女Boss闹了起来,顾不上自己身上的伤,朝着这边跳了过来,然后我就光荣的成了俘虏,成了陈世美和女Boss之间的“第三者”。

  这个地狱虽然没那么阴森,但是恐怖之际,而且膈应人,陈世美冲着女Boss喊道:“我不知你要干嘛,但是你这么做人神共气,放了他,以后只要不做,我们不会在过问。要不你也知道北方和南方的厉害!”

  女Boss不知道在臭屁啥,没有反应,而作为他俩之间的我,很是尴尬,又成拖油瓶了。

  在我们几个这么僵持的的时候,我耳朵里突然钻进了一声轻响,飘飘忽忽,细细碎碎,本来是不该听见,但是就不知道怎么的,那声音就像是头发丝一般,轻飘实在的钻进了我的耳洞里,和我耳朵产生了共鸣。

  像是六月突然飞雪,仅仅是听见这个声音,我就感觉自己的血液要被冻住了,甚至连自己的思维都变得迟钝,那像是寒冰一般的女Boss,眼睛突然睁大,嘴巴微张,脸蛋拉长,整个脸上出现了一个夸张的表情,而这种表情,应该是一辈子都不能出现在这种boss身上的的,因为,这个表情叫做,惊恐。

  女Boss猛的将我推开,嘴里喊道:“快住手,不然我们全都要死在这!”她的声音虽然还是冷冷的,但是尾音已经发颤了,惊恐?他在惊恐?

  虽然不知道要来的究竟是什么,但是仅仅凭着刚才我听见那动静身子就要发僵的表现,我就知道,这东西,我们惹不起,再说了,地狱中的什么东西,我们哪个能惹得起。

  一旁谈判的陈世美这时候开口了:“自古以来,人头都是集灵气之所在,有人会用人头献祭,想逆天行事。不知道你们是从哪里得到的邪门外道,居然想用这些经过地狱之火煅烧的人头来代替死者的驱壳,然后借用轮回之力,搜集魂魄想要给那本来该下地狱的人逃脱轮回。好方法,难得你们肯做。只是,你们没想到半路杀出来一个愣头青,而这个人身份又特殊,得罪了南方又得到北方庇佑,所以你们才害怕他的介入。一门心思的想除掉他,可惜啊,北方已经关注了这一点,而且有派出了公子相助。就即使我们没介入,你们要是成功了,这地狱的牛头马面,黑白无常,勾魂使者还有什么用。逆天这个词好说,但可不好做!”

  陈世美声音沧桑,自然带着一种特别的味道,虽然是娓娓道来,但是那言语中自然而成的威严,让我胆颤心惊。

  我从来不知道逆天换命这么麻烦,虽然刚才他说的没有明白,但是我知道,我们现在在地狱中,被地狱的那些正主给盯上了!

  这群疯子,为了复活罪人,居然敢这么做,真是太疯狂了!

  可是为什么,这件事南方北方这么害怕,北方还专门派公子前来处理,这件事做成了真的能逆天?

  那细细碎碎铁链拖地声慢慢的冲我们靠近,女Boss一掌推开我,冲着滔滔不绝的陈世美抓去,而我们谁都没有注意,一群黑衣人背后还有一个影子,这Boss一下子冲到了陈世美前面,那些血河里的人头,似乎是感觉到了有一股力量在召唤,一浮一落,群鬼激愤!

  这些头颅原来不是没有意识,只是意识一直被地狱压制,当有人破除压制,那怨念就窜出来了。我见到那些头有上来的趋势,拿起一个棍子,也不管那拖着铁链的究竟是何方神圣,我就站在河边,上来一个打下去一个,我靠,现实版的打地鼠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地狱正主的到来,刚才漫天的舌头开始飞快的消失了,现在看来,那些舌头也只不过是替死鬼,除了恶心人没有他用,不是真正的鬼魅之物。

  没了那些舌头,女Boss没了屏障,陈世美一拳一脚,和那女的打起来了,然后我就在“打地鼠”,那被我打下去的骷髅,现在整的七窍流血,恐怖极了。

  那些被搜集来的阴魂也开始四处乱窜,东游西荡,这些阴魂也在再看那一个骷髅头,其实这里面真正是的人头,寥寥无几,剩下的,都是一些牛头马面之类的兽首,一时间,我们所在的地方鬼魂飞舞,我在血河边打地鼠打得也很来感,场面好不欢快。

  不知知道是什么原因,那些人头不再上蹿下跳,而且那些人头之中,正在飞快的消亡着,一个又一个沉没在血河中,一个个的减少着。

  虽然河里的人头在减少,我渐渐看到了陈世美和女Boss的打斗却处在白热化阶段,因为那许许多多舌头消失,女Boss的保护伞也就不复存在,我看到他们的打斗场景,在那里面,除了那女的还陈世美的身影,还有第三个,这第三个人隐藏在黑衣人中间,身体自然下垂,头微微的低着,没什么引人注意的地方,但我就感觉这人不对劲。

  刚才陈世美说的恶人逃脱轮回,难道现就是那个人?

  看着他,我百思不得其解,难道打斗的Boss是假的?不对,肯定是,这么厉害,那后面的人是谁呢?

  也不对,我脑子瞬间闪过好几个推断,但是没有一个合适的。

  我正才想着,后面那个人走出来了,“哎……”一声叹息,低低的在我耳边传来,空旷而又突兀。“最终还是被北方发现了,我忙了几个月,马上就要大功告成,我是不会让你们破坏我的计划的!”

  我猜对了,那打斗的是假Boss,真正的是刚刚出来这位,而他的计划是陈世美所说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