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进入墙内,陈世美这副表情让有些接受不了,一想起刚才还哈哈大笑的主,现在竟然面如死灰,疑神疑鬼,谁能想到,这嬉笑的的背后竟然也会有这种表情,这里面到底包含了多少的不为人知的秘密。

  我心里发堵,嘴里对他说着:“你怎么这个表情啊,虽然我能接受,但是也不要一直这样啊,看得人感到慌张,能换个轻松点的表情不”

  而后我和陈世美两个两个迅速言归正传,赶紧讨论接下来怎么办,电光火石间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一下子抱住了我,我使劲的想甩开它,陈世美见我在这挣脱不开,走了过来,拿出一个纸片,咬破指头冲着那东西拍过去。

  我连忙将背对着陈世美,着急着冲着陈世美大喊:“快快快,恶心死我了!”

  陈世美朝那东西拍去,那东西瞬间爬到我前胸,那符咒狠狠拍在我身上,拍的我生疼。陈世美这下是真的急眼了,他手里瞬间出现一把剑,一下子朝我刺过来。我躲的不及时,后背划开一道口子,血像是从脑残粉见到自己偶像一般奔涌而出,染红了我的的白色短袖。我正想破口大骂,“别动!”陈世美这时候又刺一剑,冲着我前胸的那东西刺了过来,嗷呜的一声,我前胸的那个东东一下子脱离了我,从我身上往边上窜去,在我目能所及之处,我看见东西正疯狂的逃窜着,尼玛的,给老子回来,我愤怒的喊着。

  那东西一跳一跳的,像是僵尸,在那黑暗中渐渐消失,我以为它会从此消失,单数他背对着我们,即将消失时一动不动了,陈世美似乎这时候感觉出不对,祭出一张黄符,朝着我的前胸贴了过来。

  可是还不等黄符贴上,我所踩的地面剧烈的颤抖了一下,我好大一个趔趄,那灰黑的地面这时候从中间裂开了一道口子,像是地震一般,那东西就站在那口子旁边,我俩东倒西歪的,但是眼睛一点都没有放过,看着地面上裂开的那道口子越来越大,慢慢形成了一个河道。

  那血河里有红火吞吐,卧槽!火山喷发啊!但是看着这地缝里的红彤彤的,可以说是岩浆,但还不如说像是鲜红的血液,红彤彤的,可以用血流成河来形容这个场景了。那地面裂开的缝,里面红乎乎的,粘稠至极,像是一条血的河流。像是湖南的辣椒酱,让人想去尝试,但后畏惧那不知名的恐惧。不一会,那血河中慢慢出现了漂浮物,那是一颗颗的人头,从那血河中上冒出来,滚下来,然后下面就由更多人头顶了上来,伴随着那红彤彤的岩浆般的血河,真的是地狱景象。

  刚才明明只有零星的几颗人头,一会的功夫在这血河里面为什么冒出如此多的人头,这里到底是什么地狱,刚才那个东西还在河边静静的站着,我对他的举动感到莫名其妙。见过这么多的头颅,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居然能进到地狱中,还见到这副骇人场景。

  让我惊讶的是,这回陈世美竟然没有下的后退,现在那翻涌上来的人头,已经遍布了整条河,密密麻麻,甚至眼珠子都是人头的做成的,在恐怖的噩梦,也不会梦见这样的情景,仿若是血的关东煮一样,让人不寒而栗。

  在这些人头下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现了很多说不上来的东西,像是肢体,又像是树枝,跟这些人头胡乱的搅在一起。这上面,可能某一颗就是那边的东西的人头吧,以为仔细看后,我发现那东西竟然是没头没下肢的尸体。顿时我又开始同情心泛滥,真想去问问那位仁兄:“哪个是你的啊?我帮你捡回来!”

  我俩看得有些恶心,一边往后退着,我一边问着陈世美:“这究竟是什么东西?这里已经是地狱了吗?”

  陈世美皱着眉头道:“我爸也没跟我讲,书里从来没有文献记载这是什么东西,不过现在看来,应该是跟这搜鬼软件有关,不过,他们要鬼魂干嘛?”

  那由人头组成的奔涌血河实在是太过骇人,我们谁都没有胆量去河边仔细观看,所以俩人都是乖乖的站远处。

  那河边站着的东西一动不动,貌似在看着河中的头颅和肢体,现在被密密麻麻的红色液体给包围起来,这血液都是从那人头和肢体之中冒出来?这得死了多少人啊,看着场景,我有些眼熟,突然想到了南京大屠杀,没想到图片的片面被立体呈现出来是这么惊悚!

  “嗯?啊!”我突然喊出来,我不敢相信,我在河中看到了艺吟的脑袋!

  我这时候顾不上许多,虽然看着那像是血汤中捞出来的人头有些腿软,但是江艺吟是我的好哥们,不能让他就那么飘着,我直接就冲了上去。

  见到我疯狂举动的陈世美突然道:“你干什么!你疯了吗?”

  那吃惊的声音一说出来,我的心头一颤,惊呼起来,看见血河近在眼前,但是我与艺吟已经阴阳两隔。眼泪不住的流了下来。

  我忽然想抽自己几巴掌,明明知道这搜鬼组织就想引诱我下河,为的就是阻止我不让我阻止他们的计划,我来地狱就是为了捣毁这个组织,艺吟的命也是被这个组织所害,我还傻傻的去上当,艺吟的失身早就化为灰烬长眠地下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太傻了!有道是关心则乱,要不是出现了艺吟的人头,我也不会如此激动!陈世美显然跟我想到一起去了,赶紧把我拉离河边。

  估计是那些黑衣人似乎是看见了我没跳进血河,纷纷从血河中现身出来,由于他们个个从那血河中泡过,个个像是刚从惨烈的战场上下来的一般,浑身红彤彤的,让人看见了作呕。

  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这东西声势如此之大,再加上现在是在地狱中,这些黑衣人头会好难缠,可是当我五鬼神咒一喊,身后的陈世美一出招,将那些黑衣人给打飞出去,砰的一声,像是装满血液的气球被扎破了般,爆裂开来。咦!原来是绣花枕头,看见这些人这么不禁打,我精神一震,火力全开,冲着那一个个的黑衣人打去,身后的陈世美,更是亢奋,刀光剑影,将那些靠近的黑衣人一一刺破。

  我和陈世美俩人朝着那些黑衣人靠近,眼看和就要冲到头了,我还犯愁怎么过河的时候,听见陈世美在后面喊道:“小心!幽冥!”他这话刚说完,我就感觉自己头上有个粘滑的东西滴了下来,我抽空一抹,像是唾液,再抬头看的时候,心里扑通跳快了一拍,嘴张得老大,我了个擦,什么东西啊?

  我看见的是,在我头顶上方,迎风飘动的红色东西想下雨一样掉落,像是秋天的落叶,被秋风一扫,就摇曳着舞动起来。

  尼玛啊,这、这、这是一条条的舌头啊,密密麻麻,颜色各异,甚至不少还带着黄色的舌苔,又恶心,又吓人,无一例外的,它们从我头顶上压下来的,像是瞄准目标一样,劈头盖脸砸向我,我刚才摸到湿湿黏黏的东西,就是这舌头低落的口水!

  W{酷*匠网H首ga发

  我看着正在掉落的那些舌头,稍微惊呆了一下,但是瞬间做出了正确判断,快他娘的跑啊,现在像是流星雨一般,不停的砸向我,似乎正在进行着瞄准训练。

  我打爆旁边的那几个黑衣人,窜到陈世美旁边,对着陈世美吼:“怎么光向我砸啊,你怎么没事哦!”可是我跑过来之后,陈世美往后退了一步,然后猛的一窜,在我肩膀上踩了一脚,身子往前一扑,直接扑到那纷纷掉落的舌头那边去了。

  救星啊,又救了我一次!等我出徒了我在就你啊,陈世美跳上去完全没管我的喊话,那本来就掉下来的舌头,个个像是子弹,又像是导弹,朝着他砸下来,我现在闲下来,我猛的一喝,向着那群舌头,大念五鬼神咒。那群舌头被打退了一些,儿天上的那些舌头又继续掉落。

  陈世美招式连连,从身上拿出几张符咒,往天上扔去,虽然这次没有出来火什么的,但是碰到那舌头,都是兹兹作响,舌头萎成一片,显然那符咒是很强的驱鬼符。

  自从陈世美跳上去之后,舌头们已经开始畏首畏尾,没那么疯狂了,而我就跟黑衣人们单挑,他们自然也是四处散开,漫天的舌头,硬是被陈世美给弄得俯首称臣了,俗话说飞的多高摔得就有多惨,陈世美淋漓尽致的印证了这条俗语的正确性,狠狠地拍在了地上,然后就开始抱怨我没有施以援手,絮絮叨叨个没完。

  我心里一阵不安,看着漫天的舌头,虽然陈世美勇猛无敌,也估计不是这许多舌头的对手啊,我心里一狠,罢了,我也学陈世美一样,但我用的是蛮力!

  可是我刚冲到舌头密集处,就看见那些舌头又疯狂起来,看我好欺负啊,顿时我就火冒三丈,开始运行九阴白骨爪,我抓住一个就往雪血河里扔去,我彻底疯狂了!

  陈世美看见我这样,冷汗不住的流,站了起来,往上一扑把我硬抓了下来,这是嫉妒羡慕恨啊!

  见到陈世美把我抓了出来,我那个气啊,吼道:“干嘛,我正抓的起劲呢?”

  陈世美,一句话不说,暗示我看看我的手。我靠,我的手心黑的像木炭。我求助的看向陈世美,他给我一个符,让我吃掉,结果不一会,我的手慢慢恢复了正常。后来我得知,那舌头上有尸毒,不能用手直接抓的。

  刚刚进入冥界就这么坑爹,阎王老子知道吗,不明觉厉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