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医院里不肯收留我,她们三个只好找了一个宾馆,带着我住下,好在老板娘是个傻子,他们说我喝醉了,老板娘就不管不问了。老板没有多注意我,开了两间房,我们就住下了。

  吴双进来之后就来回踱着,紧急联系了陈大爷,看看到底有没有办法救我。陈大爷虽然厉害,来这之后给我翻眼后,最后无声的摇了摇头。

  要是死在炼狱,估计现在也不会连累室友他们,其实我倒是宁愿那时候死了,一了百了,省的现在的痛苦。

  见到陈大爷都没办法,一眉他们嚎啕大哭,但是又没办法,只能接受这个现实。我慢慢昏了过去。

  等我重新有了意识,看着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甚至还有暗红色的斑斑血迹,在那破烂衣服上点缀,我头发蓬乱,脸上黑呼呼的满脸是灰,脸火辣辣的,我既想哭,又想笑,哭的痛彻心扉。笑的情非得已。看着我的处境,我感觉到心里发酸,偏偏脸上还想笑,好矛盾,难受的很。

  突然发现我身上有锁链,而且那链锁不是缠在我的身上,而是贯通插在我的胸膛脖子四肢之上,铁链像是蛇一般,正在轻轻的滚动着,一道道的盘旋在我的身上,其实这一切已经超出了我的接受范围之内。

  链条跟蜈蚣一样,不对,跟蜘蛛一模一样的像是四条胳膊,加上我自己本身的两条胳膊,那就是六条胳膊,那四条链子紧紧地捆着我,旁边是百鬼,还有一个人的拿着铁链子,我呆呆的看着面前的这个人,心里泛起了滔天巨浪。

  这代表了什么,难不成,我已经死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迟疑的时候,那人的击打像是雨点一般落了下来,立马成了像是烧红的烙铁般的形状,兹兹的,落在我皮肤上,并冒着青黑色的烟。

  我疼得在了地上胡乱的滚着,嘴里念叨着:“不可能,不可能!我不会死的!”

  我还在纠结着为什么好端端的拳头变成了烙铁。那尖尖的铁链不知道是因为我受到了攻击还是怎么的,松了下来。我刚想逃走的时候,被那男人一踹,他一发力,链子又重新连在了我身上。

  我在地上想要站起来,但是那男人猛拉了一下手里的铁链,叮铃一声,我脖子上的铁链吃紧,那男人一发力,硬是把我拖在了地上。我身上本来就有伤,趴在地上,那血都将地面染红了。

  那男人恰好转头看着我,那笑脸盯着我,怎么看都是讥讽。我当时那股血气就窜上了心头,骂了一句卧槽尼玛,然后冲着那男人冲了过去。碰的一声,我再一次被那狗日的手里的铁链子给抽中,不过这次我抓到了那铁链子,身子没有倒在地上,我抓到链子之后,顺着那链子往前扑去,那铁链飞舞,因为我处在暴走状态,都是躲了过去,眨眼间,我冲到了那男人的身边。

  不由分说,我抡起胳膊胳膊,加上自己两条腿,朝着那男人招呼过去。我也是无所不用其极,什么招式都用上了。

  我拿着铁链子,狠狠地的缠住了男人的脖子,我心里扑通一阵乱跳,老子跟你起义同归于尽!然而,地狱里的男人都不是吃素的,碰的一声,我感觉自己的手像是打在了坚硬的花岗岩上,至于使劲勒住男人的脖子,并没有将其脖子勒断或者怎么着。

  “呵呵你小子有能耐啊,敢跟判官舞刀弄枪”声音从那男人的嘴里冒了出来,听见这声音我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像是再被一只看不见的手使劲蹂躏着一般,突然感到了即将到来的噩梦。

  轰隆隆,下一刻我只感觉身子被不知名的气浪掀翻,在这当口我喊了一声:“五鬼神咒……”这话还没说完,就被那轰隆隆的声音给淹没了。

  感觉自己的身子软绵绵的,似乎是睡在了棉花之上,我知道,这是被大力撞击之后产生的后遗症,整个身子现在应该是散架了。周围的气氛凝重,仿若现在是在那龙卷风的风眼中一般,忽然耳边听见一阵轻微的叮铃之声,然后看见了一个黑影我眼前飘过,几乎是下意识的,我伸手抓了过去,入手冰凉,硬硬的,居然是抓到了一条链子。

  这过程说起来慢,但实际很快,等我抓到那手之后,我身子就重重落地,和那链子的主人僵持着,我和他四目相对,我睁开被迷的眼睛,看见那判官发黑的脸蛋,还有大大的眼睛,他一下把我拽倒在地。由于失血,我已经极度虚弱了,判官看着我,我不知道他的眼神到底是什么意思。还不等我咂摸此间滋味,我就感觉身上传来一股大力,正在被往前拖去,我看见他手里的那根黑色的铁链,想都没想,一把手抓住,然后猛地拽住判官,天旋地转,又倒在了地上,我单手抓着铁链,但这判官飞一般的在地上拖动起来。

  嗤啦啦,没几下我就感觉到自己的衣服完全被磨烂了,整个后背露出了皮肉,然后然后那层皮,被刮掉,甚至都没有感觉到疼,我就停了下来。

  那勾魂使者这次也不废话,胳膊抡起,铁链疯狂就朝我砸下来,我喊了一声完了!然后一滚,试图躲开鞭打,那铁链并没有砸下来,我以为是那判官良心发现之类的,回头一看,确实发现一个人,苦苦的替我遭受着鞭打。

  我和替我受刑的男人贴的很近,能看见脸部的轮廓,腹肌每一块都有鞭痕,身体在不断抽动。突然间,我脑子中似乎是有什么闪过,但是又想不起这究竟为什么这么想。

  我突然感觉到自己眼泪夺眶而出,伴随着这心痛,我还感觉到的是兄弟间的友情。我睁大了眼睛看见,的确是艺吟。他冲我伸出手来,摸着我的脸,他轻轻的摇了摇头,道:“跟你说过不要管这件事,结果你不听。现在你怎么也来了,放弃吧。这里是鬼门关,他是判官,我们斗不过他的。”

  判官这时候声音传了过来:“继续抵抗啊,你,你再继续发狂啊!”

  确实,目力所及之处,所有的鬼魂都畏惧这个判官。

  我强行打起精神,喊了一声:“五鬼神咒!”然后努力向判官打去,可是那哈哈哈的狂笑声猛的在我耳边响了起来,碰的一声,我感觉自己背上贴上了一个烙铁。疼,钻心的疼!

  不光如此,我脑子里像是有杂草钻进一般,一些有的没的,像是那些老旧照片一般,一张一张的钻进了我的脑海中,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像是看电影一般,在这照片之中,我看见了像是仙女一般的无敌,神秘的、执着的地跟着一个男生,然后是他和一个男生在车里私语,虽然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原来无敌严肃也可以那么可爱那么搞笑,严肃都那么好看。

  :w酷●匠网首X2发

  突然,我来到了一个寺庙,阴森的让我害怕,我又看见无敌在公路上飞快的跑着,仿佛有东西在追着她,空气中弥漫着阴森的气息。

  最后一个镜头,我看见无敌一身白衣,那一身素衣是葬礼的颜色,谁死了么,可是为什么,我心好疼,像是看见我的死亡一般难受,为什么看见无敌的眼泪,我那么想给她擦拭掉?

  “呜呜……嘿嘿……”在我癫狂的时候,我耳边那狂笑声音慢慢的离开,渐行渐远,直到飘忽不见。

  我想是疯了一般,脑子中满满的都是无敌参加我葬礼的情形,一会儿又变成我在旅馆,我看见一眉乒仔在哭泣,就那么,轰轰烈烈,残酷的交织在了一起。

  “无敌!”我嘴里忍不住的喊了出来,“一眉!”我又吐了一句,根据刚才零星的记忆,我已经知道了,我已经死了,跟上辈子的一切作了一个回忆,但好痛苦!好难受!

  “悠铭!悠铭!”我听见有人再叫我,声音似乎很远,我抬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眼前已经站着一个人,脸上年轻稚嫩,还有那晶亮如星星的眼睛,好完全没有印象,他是谁?

  似乎是见我失魂落魄,他将我从地上拖了起来,背了起来,依稀听见一句话:“有我。不用怕”然后就背着我往前跑,我机械的扭头回去,早就找不到鞭打我的判官和替我受苦的艺吟,地上只剩下了一摊艳艳的血迹,但证明刚才的一切都是真的,我身边的一天一夜,艺吟、一眉、乒仔、陈大爷、无敌、爷爷、还有吴双,影像都在匆匆忙忙的往前面过滤着。

  前面是一扇门,出去,就是不同的天地!我得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