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迫近感实在是太难受,内心煎熬啊,我突然想到我还有五鬼神咒哦,我然后大念咒语,可不知哪来的手突然捂住了我的嘴,眼睁睁的看着迫近的女鬼而无可奈何。再看看那俩货,已经瘫在了地上,根本派不上用场。

  人家现在一暗一明,本来就比我们人多,我自动忽略了那俩的存在。哪一个都是惊悚异常,像雾像雨又像风的主,别说是我这个只经历过一次诡异事件的人了,估计就算是陈大爷甚至爷爷都跟他们过招都讨不到便宜。关键是,一暗一明啊,我现在已经无能为力了。这不就是要死的节奏啊!

  那个血痕瞬间就爬到我的跟前,我惊恐的盯着这血痕,现在它不动我也不敢动啊。一眉在那边求救似得看我,我也可怜巴巴的看回去,然后那俩就装死了。现在的我,虽然有五鬼神咒在心,但是被一个鬼捂住嘴,我是涂有能耐说不出啊,只能随机应变了。

  相比起来,炼狱还是好的,毕竟它只是虐身啊,也知道那杜子仁的厉害,只要小心防范,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可这俩鬼,现在什么也不干,就这么僵持着,这是真正的虐心啊,我要崩溃了!

  眼见着僵局不但没有打破,反而气氛更加诡异了。突然,吴双风一样的出现在我面前,她几乎是一口气嚎出一大串咒语,我仅仅是听到了一小段:“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这声音真宛若是平地中炸响的惊雷,振聋发聩,不过这声音瞬间将僵局打破,到处充满浩然正气,反而刚才那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感骤然消失了。

  那地上的血痕首当其冲,立马被喝开,就连那捂着我嘴的手也慢慢的松开了,其中一声惨淡毫无生机的声音隔空而出,声音依旧那么冰冷,幽幽的:“幽冥,对不起......”

  这声音似是道歉,鬼在跟我道歉?我顿时被唬住了,趁这时候,无双在后面强硬的脱了我的衣服,在我身上胡乱的摸索着,我就感觉像是千万只虫子在我身上爬,那叫一个奇痒无比。

  风一样的无双一边摸着我,继续严肃的说:“别乱动,我要好好看看?“我压抑已久的咆哮体终于喷发了:”看你妹啊!刚才看我嘘嘘、现在看我裸体、以后是不是还要看我床戏啊!“无双哈哈哈笑了一会,说:“就你这样有人看还抱怨,没人爱看又饥渴,典型的心口不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才在卫生间站那么久是在干嘛。”

  酷8_匠网\唯h一-正02版@,其^他/都l/是盗版R

  刚才假死那俩货这时也活了过来,淫笑着看着我俩的对话。

  吴双看了一眼那俩个正在意淫的货,摇了摇头,然后又开始摸我前腹,在我身后摸索的吴双猛的插了我下腹一下,问:“疼不,什么感觉!”

  话音刚落,一阵狂风刮起,我本来就裸着上身,这么一吹冻的我不禁的哆嗦。嘎嘎噶噶的声音响起,在我目瞪口呆中,两个模糊的形象渐渐浮现,是跟那个小女孩儿和艺吟一模一样的影子,硬生生的朝着我扑过来,是刚才的那俩鬼?

  而我身后的无双,不以为然的朝着那俩打去,至于一直没有动手的我,在他们身后,静静观战了。

  无双怒喝一声,手嘴并用,那声音震耳欲聋,虽然没看到刀光剑影。但我看着她在那边游刃有余的应对着那俩鬼的诡异招式,突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无双一下子跪在了地上,表情很痛苦的样子。

  我瞬间眼睛喷火,身子里面一团火焰烧了起来,冲着那些以多欺少的恶鬼跳去。我就是一个你怎么祸害我都可以,但要是你去害帮助我的人,我丫的就跟你拼命!

  虽然我现在感受不到自己身上的病痛,从而我身上的力量还有反应丝毫都没有减弱,我身子里面的小火苗似乎是感受到了我的拼劲,呼呼的燃烧着,力气从我身体窜了出来。

  我的战斗欲望出来之后,一改自己懦弱的神态,先是朝着那小女鬼狂奔出去,小女鬼也不甘示弱,张牙舞爪就朝着我扑过来,小女鬼的招式十分阴毒的,我当时头脑发热也不知道躲,拼了一会,被扎中了,然后就跟无双一样光荣倒地了!

  我心一疼,感觉自己徒有一腔热血,真正下来,我就是被人保护的主。但是现在不是管我自己的时候了,无双明显情况不妙,那俩鬼呲牙裂嘴的,朝着我俩飘过来。我已经是黔驴技穷了,只能赶紧大念五鬼神咒,俩鬼马上躲开我的攻击,但这倒是给无双提供了一个喘息的机会。

  等那俩鬼又开始攻击,我马上冲到无双前面上来当肉盾,那些阴损的招式全都招呼在我的身上,没命的朝着我打来,又有拳打,又有针刺,又有撕咬,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从一开始碰到这些招式,我的头就处于一个眩晕状态,不知道是因为我潜力爆发还是怎么的,任凭怎么攻击的方式袭来,我就是没有晕倒挂掉。

  在这疯狂攻击之中,我居然是清晰的感觉无双重新站了起来,我眨了眨自己的眼睛回头瞄,看见无双缓缓站起来,嘴里仿佛吃着什么,一会儿精神就恢复了。

  “呵呵,没事了......真好!”我说道

  看她吃下了那东西之后,而对我身上的攻击丝毫没有变少,我已经到了极限,慢慢的开始失去知觉。吴双一下子拦住了俩鬼对我的攻击,然后就听到一眉在后面尖声喊道:“快看那鬼,快看,没了,吐白沫了!”

  我一听这话,晕晕乎乎的但是知道自己任务完成了,任凭那些东西击打撕咬着我的身体,都没让无双受到伤害。无双到我面前然后挥了一掌,其中那个把脸的小女鬼居然倒在地上,烟消云散了

  另一个像艺吟的鬼见状,嘴里怪叫一声:“无敌神咒!你竟然是......”他话没说完,就被无双一掌击飞消失在我们的面前

  无双转过来看着狼狈的我,说:“谁让你多管闲事,自己都那样还管別人!”

  我很无语的无视她,开始对自己的行动有些懊悔,后来我自认为是鬼迷心窍了。

  关键是,刚才那鬼想说什么呢?我再问起此事,无双居然是不好意思起来。东拉西扯、声东击西,我已经无法忍受了。不说拉倒,爷还不乐意听呢!

  正当我在和吴双别扭的时候,一阵眩晕让我不明觉厉,脑子突然像被什么重击一样,剧痛,眩晕,甚至我的眼前都是一黑,身子晃了几晃。

  不过最终还是没有倒下,腿像灌了铅,一步也不能动,吴双看到此景,立刻觉得事情的严重性,我身子随后抽搐了几下,然后,瘫在了地上。

  一眉他俩见到,那叫一个大呼小叫,一弹一跳,死命的拍着我,你妹啊,老子没死呢。

  忧心忡忡的的吴双终于在这时候完成了对我的护理,他冲着那俩货一指,他俩身子一颤,不敢动了,我几乎是用尽了生命中最后一丝力气,双拳朝着我的太阳穴打拍着。

  不过按照这个速度,我估计我太阳穴要被错漏了。

  在我拼死撮太阳穴的时候,一道尖锐的破空中还有尖锐的笛子声从我耳朵边鸣响,我只感觉一只耳朵一塞,声音传进了我耳朵

  嗡嗡嗡,我感觉这两个耳朵像是聋了一般,可是我等了一会儿,感觉自己要挂掉的赶脚,但慢慢的头上的那些痛觉,像是雷阵雨一般,渐渐地,慢慢的的停了下来。再看我刚才死命撮的太阳穴,反而生疼。

  无双着急的喊道:”你俩快过来,把他送医院,要不他就真完啦!“

  我仿佛是在做梦,那俩好悬就秒杀我的鬼被无双K.O了,还是一下子被干掉的!这年头女汗子真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他在他市说:

好烦啊 更得好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