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搜鬼神器明明是网络上的一款游戏,这怎么回事,怎么便成了索命凶器,玩久了命都没了?要是我继续追查,加上昨晚艺吟的阻拦,我不敢想象了……

  陈大爷刷的一下站了起来,一眉他俩进来事就一直说鬼,这里有、那里也有!陈大爷像是疯了一般,嘴里念着五鬼神咒,在这寝室里来回走着,大爷身上刚才的的那喷血绝技可见一斑,加上咒语,我清晰的感受到寝室里气氛异常,像是暴风雨前的寂静。

  “出来,你们给爷爷滚出来!”陈大爷在寝室里有些歇斯底里,指着空气骂着,我没有阴阳眼,就算是真的有,我也不敢看。

  寝室里静悄悄的,当然,除了大爷气急败坏的骂声,我看着地面上的站着的那俩货,心里很是过意不去,不由得我又开始胡思乱想。要不是我不来南方、不来这个学校、不来这个寝室,艺吟也许根本不会死,不来的话,我也不会有血光之灾,说白了,就是我害死了大家。

  我心里很是难受,但是出了这事,必须有人负责。不知道我要承担多少,但是那个幕后主使必须血债血偿!正想着我感觉身体不听使唤,飞在了半空。我拼命地喊陈大爷,可是他根本就不理我。

  突然寝室里发生了异样,莫名的阴风胡乱的刮起。一眉和乒仔吓得哇哇直叫,陈大爷在疯狂的挥舞着双手,感觉是在和什么争斗,听着屋子里的狼哭鬼嚎,我深知屋里不止一个鬼存在着。我急在心里,却只能旁边。

  屋子里气氛越来越压抑,除了那俩货恐慌的尖叫,陈大爷的喝骂,根本就没有看见什么鬼物的存在。但那鬼嚎已经证明那些东西的确存在。过了一阵,感觉阴风逐渐退了,陈大爷上气不接下气的喘着粗气,好像已经筋疲力竭了。正当我放松精神时,眼前的一切让我不知所措了。床下除了他们三个外浮现出很多的飘渺的影子,他们在齐刷刷的看向我,他们的脸惊悚异常,脸色惨白,舌头外露,有的眼睛还在滴血,我本想求救,但发现我已经不能发声了。

  随着他们看着我同时嘴里说着什么,我突然一阵眩晕,天翻地覆间我发现我已经不在来寝室里了。我现在有点莫名其妙,我怎么会离开了寝室,而且我的腿伤也好了,但陈大爷他们去哪儿了?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我看着周围的环境,这明显是在一个深山之中,阴森森的感觉围绕着我。进退维谷中我选择了往前走,我硬着快速地走起来。

  不知道走了多久,眼前浮现出一个村落的轮廓。我像是迷路的孩子找到了家一样,欣喜若狂。

  进了村庄,我没有感觉到人气的存在。古朴的房屋没给我古色古香的感觉反而让我心里毛毛的。我硬着头皮扣了一家的大门,喊了一声:“请问有人没?”由于害怕,我的声音有些哆嗦。

  里面没人应我,我推开门,院子里空荡荡的,有股臭味,是从没闻过的臭味,为什么这里会有这种味道?是什么呢?

  我在院子里继续喊几声,没人理我,我顺着那臭味往里走去,这味道简直就是当时我的噩梦啊,这也是一间普通农房,那味道好像是从里面传来的,我进去之后,顺着那味道一直走,没有发现人,不过那味道越来越靠近里屋。

  那味道就在我眼前的那个门帘后面,一般来说,这门帘后面,应该就是主人的卧室,我推开门帘,猛的看见一个黑影张牙舞爪的冲我扑来,我猛地害怕的往后退着。可是那东西居然是没有扑过来,我定睛一看,法克,我忍不住的嘴里骂道。

  这是一个布偶,确切的说是个吓人的布偶,被挂在门正中间。布偶表情古怪,牙齿可以说是犬牙差互。舌头外吐。说不好是哭还是笑,看的能让人汗毛俱立。如果光看这布偶的模样,只是让人不禁胆寒,但仔细看这布偶,瞬间让我炸毛了,因为仔细看才知道,这货竟然是黑无常!!!

  这东西邪门,一般来说,他的职责就是勾魂,没有一户人家这么傻逼居然将他挂在自己家里,我现在怀疑,这屋子是不是什么鬼宅。算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这家没人,我现在还是赶紧去下一家,问问这是哪里,怎么回南昌。

  我从那家出来时候,往下一家走时又伸着头去看那家回来人了没,见没动静,我又在大街上走了起来。两次进别人家,那情景都比见鬼还要恐怖,我不敢在胡乱的闯别人家了。但是我不死心,我在大街上鬼哭狼嚎起来:“谁知道这是哪里啊,谁知道,快告诉我!你们这村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人没有啊”

  要是正常村子,听见大街上这么有人发神经,早就有人出来看了,但是这村子仿若是空城一般,根本没人鸟我。越是这样,我心里越是慌张,我怕了,我真的怕了,这村子里的一切,根本不在我的理解范围内,我感到无比的惶恐。

  大街上最终还是没有人出来理我,由于前次的经历,我真的不敢在推开一扇门,谁知道这扇门之后代表的是什么,这要不是一个村子,这肯定是鬼镇!一个鬼镇!

  我失魂落魄的来到第二的家门口,仿佛听见里面传来嘈杂的声音,我精神略微一震,还好,我必须要问他们清楚,这村子怎么回事,这到底是哪里。

  门里面还是那么臭,我捂着鼻子,低着头往里冲,这次我不敢瞎掀什么门帘了,上回出来个黑无常,这回再来个白无常神马的,我可就杯具了不过我显然是多想了,自从我进到院子里来,一幕幕让我震惊了。小孩儿的惨叫声,还有中年男子的惊恐叫声,吵得我的脑仁生疼。

  等我冲上来的时候,恰好看见那女孩儿正面对着我,她的两个手不知道什么时候伸出来了,她像是疯子一般,用尖尖的指甲使劲的挠着自己的脸,刺啦刺啦的,那精致的脸蛋已经血肉模糊了。我看着她那像是毁容的脸蛋,心里升起一个念头,她,白瞎了,嫁不出去了。

  那女孩现在似乎是很痛苦,猛的尖叫了一声,十根手指头不要命的往脸里猛的插了进去,我听见了啊的一声,凄惨无比。指甲插进去之后,那五根手指头狠命的往下一拉,刺啦声音不绝于耳,我能看见那女孩儿脸已经不能叫脸了,往下掉着,我已经惊呆了

  那脸皮被扯下来,下面红彤彤的一片,那是面部肌肉,我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可是当那红东西露的多了一点,我才意识到,女孩居然是自己将脸皮给撕了下来!

  “停下!快停下!”我忍不住的喊了出来。

  v最4‘新章("节O上酷e匠√网o¤

  那家大人们赶紧朝着女孩儿扑去,我已经完全惊到了,根本无从下手,那家大人被她一扭,谁都没有抓住,女孩儿貌似喊了句什么,那手上加力,使劲往下一扯。

  那整个脸上的脸皮全部被她扯了下来,挂在下巴上,我们三个看见眼前的景象,吓的谁都不敢动了,因为现在的女孩,有两张脸!一张血肉模糊,看不出原来的面貌,而另一张,是那撕下来挂在下巴上的脸皮,那完整的一张脸皮,背面朝着我,其实最让我惊悚的是,那两个被粘下来的……眼珠子。没错,那女孩儿的眼珠子都被脸皮给牵了下来。

  这又恶心,又惊悚,就算是陈大爷,估计他也不敢乱动了。

  那女孩被撕下脸皮来之后,那血肉模糊的脸上并没有消停,女孩儿嘴一咧,血居然往前喷了过来,好在我站的远,感觉不正常,我直接跳到一边,大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被溅了一身女孩儿倒地不动了。

  我蹬蹬瞪又跑了上去,看见家长两个捂着自己脸,痛苦的弯着腰,嘴里喊道:“娃娃,我的娃娃!”

  通过家长,我看见那女孩的现状就是更加恐怖了,她的脸被揭下来之后,血液像是关不上的水龙头一般,现在已经染红了地面,从她的脸上,顺着脖子身子往下流,我现在认为她是被鬼上身了,嘴里喝着往生咒,手上结印,想要将她安然送走。

  可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在我做无用功的时候,奇异的现象又出现了,女孩儿的身子像是被被抽干似的,迅速的干瘪了下去,看起来像是古代女尸一样,我甚至都听见了咔吧咔吧的骨骼断裂的响声。

  我吃惊地张开嘴巴,看见刚才还像是一个正常死亡的人,成了一张干瘪的人皮,甚至连骨头架子都没有,那脸皮在女孩儿倒地的时候,像是被晒开的吐沫一般,化成粉末,被风一吹,像是尘土一般,消失不见了!一切发展太快,致使我脑白了!

  地上就剩下了一张没有脸的人皮,在人皮的旁边,唯一正常的,就是那未曾干瘪的眼睛了。

  我当时真的惊呆了,这究竟是他娘的怎么一回事,我到底在哪?我看着地上的人皮,趔趄的往外走着。我心里乱成了一团,也没注意那忍受丧女之痛的家长。

  突然,听到有人叫我。忽的一下,我眼前的景象变了。我现在在寝室,眼前的陈大爷、一眉、还有兵仔都眼含泪珠,我问他们怎么了。结果发现我刚才被鬼勾了魂,没了呼吸。经过陈大爷的努力,让我成功活了过来。

  刚才的那个女鬼是那个女孩儿吗?她想传达给我什么?她又跟搜鬼软件有什么关系呢?一切就像是一团乱麻,扰乱者我们的心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他在他市说:

  8207新的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