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眉拍拍我的肩膀,摇了摇头,但是下一刻,我直接问出我压抑已久的一句话。

  “艺吟到底因为什么死的!告诉我。”

  我凶狠的眼光向一眉射去,这时候,一眉一脸无奈地说:“我们也感觉很奇怪,之前他没什么奇怪,每天玩玩电脑看看搜鬼神器那个软件,时不时说说你,说你倒霉什么的......”

  “你刚才说啥?”我看向一眉问“别那么小心眼啊,他也是关心你,人都走了,你还计较!”他回道“我问的上一句你说他看电脑上啥软件?”我反问说“搜鬼软件啊,这一阵子很火的一款软件。”一眉笑着说我心里想着,这软件会不会与艺吟的死有着某种关联,一眉还在那里滔滔不绝的说着。

  我看着一眉,忽然感觉到一股凉气,从我脑袋直接蹿了头发,直冲到我头发末端,我顿时感觉像是被雷劈中。

  从刚才开始一眉就一直说着这个东西,难道他,他也在玩这款软件?不等我弄明白这件事,一眉就打开自己的手机,正当我疑惑不解的时候,突然有人嘴里喊道:“幽冥,你赶紧拦住他,不要让他在用这个东西,快!”

  这声音听着好熟悉,我本能上去一把抢过手机,身子像是狗护食一样把手机护在怀里,我当时大脑短暂的空白,心里想着:“刚才谁在说话,我在干嘛!好奇怪!”

  一眉直接在我怀里抢手机,等他找到抢到手机的时候,我才是知道这软件有多麽诡异,一眉像是着迷一样开始四处拿手机找!看到这我不禁害怕起来。

  我喊了一声:“一眉!”

  一眉一听,说:“幽冥,你干嘛!等我完成今天的任务,就帮你啊!”

  我感觉到有些男默女泪,别说艺吟的死跟着有关系与否,就算是没有关系,我也不能让一眉这么痴迷,我见一眉四处搜索着,趁他不注意,我看准时机,拿起水杯,朝他手机砸去,直接把他手机废了,我一脸无辜,表示是自己的一不小心之行动,就算是我没病,一眉也不能打我,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我现在受伤在床。

  但我想错了,一眉从床下疯狂的冲了上来,一眉满脸的愤怒,我现在伤势未愈,等我要道歉时,发现一眉已经身手掐住了我的脖子,我感到头皮发麻,因为他的手是冰冷的,我看见一眉的眼睛分明就是一个恶鬼的眼睛,直勾勾的,跟我第一次见鬼的时候,一模一样。

  这他娘的究竟是什么破软件,为什么这么邪门,我原本以为艺吟的死和这软件也许有关系,但是现在看来,这分明就是这个软件有问题啊!

  但是现在我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啊,我身边也没有趁手的兵器,一下子想起了五鬼神咒,拼尽全力,我从嘴里吐出了咒语。突然,一眉手松开了,两眼无辜的看了我一下昏过去了,乒仔幽幽的从梦中醒来,看见我俩那个样子,马上就说什么也没看见,然后继续装睡。你妹啊,别闹好不,我一枕头把乒仔打起来,跟他说了刚才发生的事。

  当然他不信,但很凑巧,一眉的手机丢在地上,摄像没关,把这一切都拍了下来。乒仔彻底傻眼了,我们把一眉晃醒,告诉他刚才发生的一切,他才开始说话,木讷,就跟受到了刺激一样,我喊了一声:“一眉!”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我喊完这声后,一眉居然是呜呜的哭了!

  一眉说:“我刚跟你说完话,正好在手机里看见了我这一辈子都不敢想象惊魂一幕,一群鬼在阳台站着,脚尖绷的笔直,两个手自然下垂,要是这样,也就罢了,关键是我发现那一刻,那些鬼齐刷刷的,像是发现奇珍异宝一样一般,看着我,接着马上冲我飞过来。”

  一眉喝了口水,继续说:“虽然知道那是假的,但那可是一个个鬼魂啊,不是什么树叶、落花,就那么其刷刷的飘过来”一眉哈...哈...哈...的喘着粗气,看来吓得不轻。最后一眉说后来感觉手机掉地上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你差点就成杀人犯了!”乒仔说一眉显然也对刚才为什么那么做不得而知,看着我脖子上的掐痕,一眉也感觉很是愧疚,不住的道歉。

  “那你为什么要那杯子砸我的手机?”一眉问我,我看乒仔也是那种表情。

  “我听到了有人要我阻止你,不让你再弄了。我下意识的杯子就扔了过去。”我回答说。

  “谁?”他俩异口同声。

  “我猜是艺吟!”我说道他俩瞬间眼睛睁大,嘴巴大张,一直说着这不可能。

  我心里也感觉这不太可能,但我耳边听到那声音,心想着艺吟死的离奇,不能让一眉也这么玩完,怎么也得把他就下来,然后刚才那一幕就发生了

  我走到一眉身边,跟他讲不用介意,不管他信不信,事情已经发生了,她手上的手机已经证明了某些他们认为不可能事情的存在!

  “靠,这究竟是咋回事?”一眉抱怨着

  我拿出自己无敌给的那本书,然后找到杀鬼咒语,大喝“太上老君教我杀鬼,与我神方。上呼玉女,收摄不祥。登山石裂,佩带印章。头戴华盖,足蹑魁罡,左扶六甲,右卫六丁。前有黄神,后有越章。神师杀伐,不避豪强,先杀恶鬼,后斩夜光。何神不伏,何鬼敢当?急急如律令。!”

  这是道家杀鬼咒,我念完之后,将书收了起来,然后呸了一声,不知道是因为杀鬼咒起作用了,还是因为我们的心理作用,反正感觉寝室没有那么阴森了。

  到现在我还是摸不清头绪,这软件好多人在用,怎么就他俩着了道?一眉和艺吟有什么跟我一样特殊的体质?我抓耳挠腮,百思不得其解。一眉这时说这软件就是让我们帮着找鬼然后拍下来,上传到一个指定网站,我们就可以获得经验,最后有丰厚的奖品。

  我突然悟到了什么,突然我心里莫名一惊,不行,这明显就是在收集鬼魂,背后肯定有什么秘密,我突然想到那杜子仁的势力,虽然还不知道五神是什么,但我感觉这次也是他们搞的鬼!

  我觉得不太对劲,赶紧给爷爷打电话。这次倒是马上通了,我说了事情,爷爷突然骂道:“人鬼殊途,他们到底要怎样,乱了阴阳,坏了纲常,天理难容!孙子,你伤还没好,不要再卷进其中,等我和你陈大爷商量商量。”

  说着挂了电话,我猛的拍了一下大腿,不好,这是一个公众软件,这么弄下去还不定会祸害多少人。我现在骨伤未愈,根本动不了。我才意识到,什么叫无能为力。

  突然敲门声响起,一眉赶紧回应,一开门,我就听见陈大爷那浑厚的声音。陈大爷推开门,大步流星的走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些水果,他见是我,脸上挂起笑容,说:“悠铭啊,好点没?”

  我说:“陈大爷,又要出事了,还有,你知道搜鬼软件么?”

  陈大爷一听我说又要出事了,脸上浮现出异样的表情,说:“又怎么了你,出啥事了?”

  }b最h新章A节y,上$酷匠4网c

  我说:“艺吟跳楼可能不是自杀!”

  陈大爷一听这话,哐啷一声,手里的水果仍在了地上,看向一眉和乒仔示意他们先出去,我只好让他们先出去。

  他们走后,陈大爷说:“你室友的事我也知道,你怎么说他不是自杀?”

  我说:“我也没跟你说?”

  陈大爷摇了摇头,我继续说:“您知道搜鬼软件不?”

  陈大爷说知道,好多年轻人都在玩,要不是他的手机不行,他也想去看看。

  我说:“艺吟就是被这害死的!”我把刚才手机拍下来的给陈大爷看了。

  陈大爷脸色苍白,忍不住的骂了出来,这他娘的到底是咋回事?不过,这事情也太邪门了吧,明明是好端端的学生,突然就变成了恶鬼,这谁能相信呢。还有那软件怎么说,为什么收集鬼的图像,我感觉这一切像是又一个圈套,艺吟是第一个跳进去的!

  地上的陈大爷已经被这事弄得慌了神,对于刚刚救我出炼狱的古稀老人来说,尤其是在这方面有些道行的老人,能站得住已经是难能可贵了,见鬼不可怕,可怕的是鬼的意图是什么。

  我看床下的陈大爷恢复了些,问:“陈大爷,你赶紧跟我说,这到底怎么回事。艺吟的死到底是我太敏感还是真的......!”

  陈大爷嘴巴里嘟囔着:“人鬼殊途,他们到底要怎样,乱了阴阳,坏了纲常,天理难容!”

  我惊奇地说:“跟我也说的一样啊!”

  “哎,这可怎么办?要是继续收集下去,可就闹出大乱子了,到时死的就不是一个江艺吟了!”陈大爷说道

  我正在想这事的时候,外面的一眉和乒仔嘴里喊着:“鬼啊,鬼啊!鬼啊!”硬是冲了进来,感觉他们俩吓得不轻,我赶紧仔细看他们,呼的一声,我眼前一黑,感觉到自己眼睛吹进了沙子。然后就是碰的一声,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看见陈大爷护着他俩,同时嘴里说着什么,陈大爷嘴一张一合,那嘴里的血扑的一下喷了出来,喷了一地,陈大爷张合的嘴巴里吐出带着鲜血,隐隐约约的有了模糊的人型,最后大爷大念咒语,砰地一声,那个人型消失的无影无踪。我以为陈大爷受伤了,后来知道那是杀鬼必须的,大爷身体没有大碍。

  这搜鬼神器到底隐藏着什么,为艺吟的死带来了一丝丝的扑朔迷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