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想着,我们也三个就出了炼狱的大门。外面还是漆黑一边,但我能辨别的出,这里就是万寿宫正殿外面。伴着夜幕,我们三个顺着大路走着。突然我感觉后面有汽车的声音,往后一瞥,一脸黑色的汽车朝我们这边撞过来,当我出于本能,瞬间挣脱爷爷,将爷爷和陈大爷死命的往旁边一推,咣的一声,我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现在我在医院躺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宛若隔世,刚被那车撞到的时候,我以为就此结束此生了。但现在鬼没做成,变成木乃伊了。这次的劫难让我现在行为完全不能自主,爷爷、陈大爷、班级同学围在我身边,听着同学的安慰,感慨良多啊。同学都以为我只是车祸撞断了腿,我能说呵呵......陈大爷和爷爷也受了伤,但跟我比那就是九牛一毛,最离奇的是陈大爷,昨天看他几乎都要挂掉了。但是今天一看,除了他头上、手上的纱布,其他部位完全不受影响。真的猛士啊!

  同学走后,爷爷和陈大爷说有事情处理也走了,我正无聊的看着白色的天花板,听着进进出出的脚步声,还要不时的给我量体温的护士,百无聊赖中啊!突然,病房的门吱呀一声,开了,我眼皮一抬,啊的尖叫了一声,顾不得身上传来的剧痛,我华丽的从病床上滚了下去,那救我的男子正站在门口,诡异的看着我,慢慢地走了过来。走到我跟前说了句“我回来了”然后在我的木讷中消失了,我坐在地上久久心情不能平复。什么叫你回来啦!回哪来了啊!

  晚上爷爷回来后,我跟他讲了昨天的那个男的回来了,然后又在我眼前消失了的灵异经过。爷爷表情沉重,嘟囔着:“你还回来干嘛,自由了还回来,你就是奴性十足啊!”

  我满脸惊奇,对爷爷的表现疑惑不已。爷爷后来长舒了一口气,说了句这就是命,摇着头出去抽烟去了。

  后来,我问了爷爷无敌怎么没来看我,她是不是遇到什么意外了。爷爷说无敌亲眼看着你被那些鬼魂袭击无能为力,自责不已,回家修炼去了。她说等她可以保护你的时候,她再回来。还有那个女鬼,爷爷万万没想到这女鬼竟然是南方的诱饵,所以他对让我来南方懊悔不已。后来我知道女鬼和那个鬼阿婆被救我那个男人废掉了。

  好多天过去了,我的外伤已经有所好转。但是汽车带来的碰撞伤还是没有好。我也问过爷爷那汽车怎么回事、为什么会突然冲出来、后来为什么又没找到,爷爷只说冥车哪里找得到啊!最终,肇事车还是没有找到,算我倒霉。那个消失的男子也没再出现,换句话说,谁让我命不好呢。我一直在想,我到底有什么秘密呢,爷爷和杜子仁他们讲的五神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最后无奈的接受了这是个不能说的秘密的这个事实。

  不过,我没能让爷爷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总之我还有一丝奢望,在我不断追踪求索后,也许会知道真相。倒时候,说不定,我还能解开我身上的重重疑团。又过了半个月,爷爷回到了老家,陈大爷继续做他的宿管和殡仪馆记事员,貌似一切恢复正常,但我的经历告诉我这一切只是一个开始,就像是我的身世一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弃婴不可能受到这么多关注。不过,这次的事件起码给我敲响的警钟,世界之大,不知道某处还有我未曾了解的东西存在。

  爷爷给我留下了些钱,回到学校后后,我带着满身伤痕,光荣的回到了宿舍。因为我骨伤还未病愈,所以就在寝室当上了大爷。回来之后我震惊的得知一个消息,艺吟前几天坠楼身亡了,这对我精神是很大的打击。他的坠楼原因现在无从得知,想到意淫,我突然好伤感,泪水不自觉地狂涌,一眉和乒仔也在安慰我,几乎是哄着我上了床,不知不觉得我就睡着了,在梦里艺吟的一个个形象出现,让我感慨良多。

  大约到了半夜,我有些迷迷糊糊,我本来想去一下厕所,看见一眉乒仔睡的很香,没还意思去打扰,本想等天亮,余光一扫艺吟的床位,我瞬间瞳孔放大,想大喊却发不出声音。我看见艺吟坐在床上,冰冷的双眼看着我,我当时不知是惊是喜,但已经热泪盈眶了。

  我眼圈通红,骂着说:“他妈的艺吟,你们丫的几个欺骗我,你知不是好好的活着吗,明天赶紧的,请我吃一天的饭?”

  而此时的艺吟,呜呜呜呜的哭起来,说着朝我飞过来。大家注意,是飞过来,这回不用我说大家也应该知道了吧。

  我心里突然咯噔一下,倒吸着凉气说:“艺吟,难道你真的已经死了,你为什么想不开啊,有什么事情不能解决,要用这种方式结束自己的一生!”

  艺吟呜呜的说:“我不想死!”

  我早就预感这件事不对劲,感觉艺吟不会因为什么感情问题就寻死觅活,又不是大姑娘!看着艺吟恢复了正常,我严肃的开始问意淫到底发生了什么,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他打断我的说话,一个劲儿的摇头。

  艺吟说这件事不要我管,他也知道我这次到底是在怎么回事,本想等我回来一起想办法。结果,还是没等到这一天的到来。我突然很心痛,突然觉得很对不起艺吟,我要是早几天回来,艺吟也许还是活生生的在看着我傻笑呢!

  我突然狂躁起来:“艺吟,快点告诉我到底是谁要了你的命,就算我再进一次炼狱,我他妈的也要替你报仇!”

  艺吟看见我眼圈红了,他又开始抽泣。

  在我的不断追问下,艺吟还是不肯讲到底发生了什么。一直说要我别再管什么诡异事件了,好好照顾自己。我记得自己絮絮叨叨的跟艺吟说了很多,但是就没说我其实是阴命,我有点害怕是不是因为我,艺吟才被其他的鬼找做了替身。

  看V%正(版章节B上m)酷eg匠mL网

  直到今天,我还能回忆起当天晚上的情景,哥们间的彻夜畅聊,不论我走在哪,不会我去向何方,转头后,总会有一些朋友,一个支持专门为我而来,为我而帮。

  第二天醒来,我睁眼就看见天花板,瞬间我鲤鱼打挺,马上去看艺吟的床位,空空的床板,印证昨晚的梦不是一个梦,我疯狂的砸床,一眉和乒仔看见我的反应以为我生病复发,赶紧来看我的腿。却只看见我泪如雨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