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我准备就义时,爷爷突然慢慢的转了过来,变成了愤怒的摸样,脸上青冷若冰霜,一副生人勿进的摸样,太爷愤怒的大念咒语,手一摆,有些风瞬间刮起,风力强大的一下子将女鬼吹飞,将女鬼狠狠的砸在了墙壁上,爷爷回头看了杜子仁和陈大爷一眼,直接朝我这边跑过来。

  随着咔嚓几声脆响,我脖子上的链子断了,只剩下钩子够在我的脖子上。也爷身上的气质简直跟我认识的爷爷有了天地的差别,现在的太爷浑身泛出一种邪恶又阴毒的气息,让人非常不喜欢。

  “幽冥,忍一下,我帮你摘下钩子”这声音闷闷的,从太爷的嘴传出来,我闭上眼睛忍着疼痛,靠到爷爷跟前。

  我现在意识模糊,但是听着爷爷发出来的声音感觉很舒服,我现在让我现在精疲力竭只能任由爷爷摆布,将钩子去掉。

  爷爷爷抿了抿嘴唇,愤怒地说:“悠铭,谁下的手,我废了他?”三爷肚子里怒火腾腾的喷涌着。

  我指了指杜子仁,瘫在了爷爷身上。

  爷爷然后冷冰冰的说:“我让你血债血偿!”

  随着这句话,爷爷身子像是不受控制一般,猛地朝着杜子仁奔去。周围的那些小鬼本来在和杜子仁攻击陈大爷,现在又见爷爷怒气冲冲朝这边状若疯狗的扑来,心里更怯,纷纷散开。

  杜子仁跟陈大爷打的火热,不过陈大爷最终还不是杜子仁的对手,只见杜子仁双手指甲像是厉鬼一样暴涨出来,然后生生的将陈大爷抓伤。

  爷爷开始疯狂的击杀那些小鬼,瞬间这炼狱鬼哭狼嚎,一片混乱。女鬼和鬼阿婆这时也躲到了杜子仁身后,看着也有大开杀戒。

  杜子仁扭过头来,看见杀红了眼的太爷,冷冰冰的说:“南方势力所掌管的炼狱你也敢在这里放肆,大胆包天!”

  爷爷愤怒的等这杜子仁:“姓杜的,等爷爷我收拾完这些杂碎,一定过去将你撕碎,为我孙子报仇”杜子仁脸上挂上一层霜,怒极反笑,狰狞着说:“此间为炼狱,赎罪,惩治,我为主,号令诸鬼,杀!”

  随着他的这句话,地面上传来咔嚓咔嚓的动静,似乎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爷爷冷哼一声,向杜子仁杀去。

  现在的爷爷比起杜子仁更吓人,他弓着身子,朝着段瑞跳起来,陈大爷见我周围没人了,跑了过来,摸了摸我脚上捆着的那些东西,不过看他脸上的表情感觉情形不乐观,陈大爷倒吸了一口凉气,嘴里道:“锁尸绳?”

  我道:“这是什么东西?”

  陈大爷阴着脸道:“用人身上的筋炼制,用尸油烧灼,最终炼成这至阴至邪的东西,用这东西锁上身体,就算是命丧黄泉,你也难以逃脱不。”

  我头上冷汗直流,不过看到自己身上累累伤痕,却也淡然了,对着陈大爷说:“没事儿,您就想办法弄开就好,我不怕!”

  {酷%匠t。网●正o(版8首t发=

  锁尸绳阴气重,我有是阴命,之后,陈大爷刺啦刺啦的在我脚上磨起来,没几下,就听见他欣喜的喊起来说:“行了!”

  随着这动静,感到浑身一松,力量稍微恢复了一些,陈大爷快刀斩乱麻,将我身上所有锁尸绳割开,然后看着我脖子上的伤口唉声叹气。

  他拿着一个瓶子在我脖子伤口处敲击了几下,对我道:“疼不,这什么感觉?”

  我浑身都不舒服,也感觉不出什么感觉!我看了陈大爷一眼,但是看见他身上伤势颇重,心里有些很过意不去。我转头朝着爷爷那里看去,这一看,心里吓的咯噔一跳,地面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爬出来许许多多的魑魅魍魉,那女鬼和鬼阿婆已经远远的躲开,怪不得没有人来阻拦我们两个,这些魑魅魍魉哼呲哼呲相互碰撞摩擦,带起一连串的火星,惨绿,像是鬼火,看得人心惊胆战。

  爷爷现在正在和那些怪物争斗,太爷愤怒的声音传出来:“卧槽,都是什么鬼东西,真他妈多,耽误老子报仇!”说罢,爷爷身上突然穿出一团团火球,向着那才钻出来的众多怪物飞去,砰砰的,像是放炮一般,一个个怪物迅速的炸开了。

  杜子仁显然也没有意识到会发展成这样,稍微一愣。我见到这情景,放下心来,感觉得救了。爷爷果然是真汉子,就是高人,可是这个念头还没有落下,刚才那大显神威的火球,最后化成一道到气雾消失掉了。此时爷爷身上的那怒气也一同沉寂起来,太爷身子踉跄了几下,想要站住,但最后还是无力的瘫在地上。

  杜子仁冷哼一声,没有去管爷爷,径直朝我走来,陈大爷想要阻拦,可是他现在也是泥菩萨过江,随手一仍掌,大爷就被杜子仁给扔飞了出去。我瞬间狂怒,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的站了起来。不过我身上的那些伤不是盖的,马上疼得我倒吸了几口气。

  不过,这只是一个开始,杜子仁走到我跟前,像是看一个死尸一般,冷冷的看着我,突然她手掌一张,一团团黑气冲了出来,我还没有注意,那东西就冲进我的身体。不过,接下来我就感觉身体剧痛无比,这团黑气似乎从我身体中疯狂乱窜起来,疼得我在地上打滚。

  我身体里面一阵翻江倒海,我疯狂的挣扎,不一会,窒息感觉袭来,我眼前开始冒起星星,无力挣扎。

  突然间,身体没有丝毫征兆,我身体里响起了一句话,“不要伤害他”杜子仁似乎听到了,赶紧摧残我的肉体。但是下一刻,杜子仁的身子剧烈的颤抖起来,像是触电了一般。

  杜子仁的身子软绵绵的瘫倒在地,那团黑气从我身体里被挤了出来。我正大口呼气,看见杜子仁后面出现了一个东西。看见这东西后,我忽的陷入了无边的恐惧之中,就像是小时候第一次听见鬼故事,那种恐惧到极致,几乎恨不得将自己藏在橱子里的那种感觉一般。

  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

  那是一个黑影子,穿着长长的古代官跑一样的衣服,一双像是骨头架子一般的干枯手,这人身子怪异,看不清面貌。

  它似乎感觉到我在看它,它头微微的抬起,我没有看他的眼睛,就是看见它猫一般的眼睛,还有宽大的衣服,它继续张口道:“我来保护你!”

  它声音一出来,我就感觉自己意识一阵模糊,脚不自觉的心里暖暖的,那种感觉就像是春天的午后一般。

  正在我感受这舒服的感觉时,我身上的剧痛让我清醒了过来,我一阵冷汗,这货究竟是谁,太厉害了,让我瞬间忘记的痛苦!

  杜子仁艰难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她转过身去,嘴里嘟嘟囔囔,跟神经病有的一拼,她回头站起来,看着我,一字一顿的道:“我,要,你,死!”这里是杜子仁的地盘,就算那个男子很牛逼,还不一定是杜子仁的对手,杜子仁吞吞的朝着那个男子逼近,男子也不闪躲,只是淡淡的说了句:“我今天不杀你,只是放过幽冥,都好办。”

  杜子仁像是听见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哈哈笑了起来,然后低声道:“你,这的以为你可以为所欲为了吗?别忘了,长江以南是我的地盘,五神又怎样!”男子根本没有动怒,身子也开始动了起来,冲着我走来,他们两个像是赌气的小孩,谁都不肯给谁让路,不过现在的杜子仁不是这男子的对手。说着这杜子仁就到在我脚下了。

  我看见杜子仁倒在我的脚下,心里涌起一阵异样的感觉,嘴里说:“放了我吧”

  杜子仁慢慢倔强的很,从地上挣扎起来,抹了抹嘴角上的血水,嘿嘿一笑,她有些狰狞的道:“你还真以为,我是五神最差劲的?”

  说着,她在用手指头沾上自己嘴上的血迹,然后在地上画了起来,画出的符号一个比一个玄奥,不过,她现在没有时间完成这个仪式了。这个男子飘了过来,到了我跟前,将杜子仁踢飞,那双手,互助我,见到这个男子,我羡慕嫉妒恨啊,我怎么就没有这么厉害呢。

  那人把我护在身后,我感到了安全。但是他手上传来的寒意,几乎冻住我浑身上下所有的汗毛孔。

  “睡吧,不会有人再伤你了”那人声音没有丝毫的感情。

  我感到意识恍惚,这次没人再来打扰我,连杜子仁都无能为力,虽然我感觉到自己身上传来阵阵的痛苦,但是身子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控包裹一样,心里很舒服。陈大爷好像在说什么,我努力的去听,但是听不清,感觉自己昏昏欲睡。

  不过没睡多久,我就醒过来了,意识中好像是看见了两团气体在pk,另一个人走了过来,牵着我的手往前走。没走几步又停了下来,这次停在我面前的是一个人影,他似乎是叹了口气,我眼前景象一变,意识清醒过来。

  一个男子一下子背起我,枯瘦的身材,白发丛生,我看见他,泪如泉涌,爷爷救了我,想挠挠头,但是这才发现自己两边的锁骨都断了,这才发现,我就忍不住的哼哼起来,疼死我了!

  爷爷听见我的动静,气着说:“你来炼狱干嘛?”

  我讪讪的说:“我去的是南昌的万寿宫,后被小鬼给俘虏了,等我醒了就在这了。”

  爷爷淡淡的说:“以后小心点”

  我满脸泪花,哭着说:“好疼,呜呜!”

  在一旁的陈大爷冷冷的哼了一声,我哭得更厉害了。

  爷爷说:“幽冥啊,现在南方已经注意到了你,跟我回家吧。”

  我惊奇的问:“注意我干嘛?”

  陈大爷说:“该告诉他了!”

  爷爷只是淡淡的一句:“幽冥,你不是我的亲生,你是我在太平间里发现的,其实你就是幽冥之子,你爸妈就是因为这个离开了你!”

  陈大爷不吱声了。我看着爷爷的后背,说了句原来是这样,然后看着陈大爷,三人朝着门口走去,刚才在里面的时候,就看见了,那男人和杜子仁还在打。本来想着这次就交代在这里了,但是谁也不曾想到,居然会是这么一个结尾,爷爷出现,那神秘男子我给救了,可是,他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