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我不能死在这!我拼尽全力呐喊一声:“五鬼五鬼,奔逐茫茫,迷人藏物,搬运无常,我奉敕令,逐厉避荒,如敢有违,化骨飞扬。”咣的一声,我感觉我身上稍微恢复了一些气力,男人有些不可思议,惊讶的道:“五鬼神咒,你居然认识陈?”

  不过有声音传了出来:“可惜啊!你火候不到。可惜啊,你就乖乖的下地狱去吧,有了你的阴气阴名还有你怨气,我们就能完成了我的梦想了。哈哈哈......”

  “群鬼听令,听我言,信我行,我为人间炼狱,赎罪,惩治,我道,破李悠铭之魂、收李悠铭之魄、斩李悠铭之身,将其打入幽冥,永世不得翻身!”

  这些话,一句句犹如一声声响雷,震撼着我的五脏六腑,从未经历的磨难像我袭来,我忍不住的颤抖起来。

  我突然开始狂吼:“为什么要是我,我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我是杀了你爸呀还是强奸了你妈啊!”

  那声音冷笑道:“你之将死,我便告诉你听。一切都只怪你的生辰不好,生在了太平间,又是在午夜三点,出生那天还是七月十四,你出生时候完全就是大凶之时,你身上汇集了至阴至邪之气,也就是说你是灾星!你早些去地狱,对你身边的人都是福气!”

  对于后面的那些类似于谎言的语言,我根本没有听进去,满脑子的都是怎么保住我的命。现在我就像是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我就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现在脖子和肚子疼的我满脸的泪水,啊啊的叫着,伴随着粗重的喘气声我在后悔没听大爷的话。

  但我知道就算这时候我后悔也没有用了。那些东西还在吸我的阴气,刚才的力气又在一点一点的流失。呲呲呲呲的声音,磨刀啊。我也、突然想到了磨刀霍霍向猪羊的词。我念了几遍五鬼神咒根本不管用了,这回死定了!

  但天无绝人之路,随着一声巨响在,我瞬间感觉阳光普照了。那如同地狱般的环境终于是亮堂了起来,我身旁那些磨刀的鬼魂一下子四散开来,我就看见一群仙风道骨的人在四处追击那些鬼魂,还有一些牛羊样的生物在吞噬着那些鬼魂。刚才那两个对我用刑的壮汉也疯狂的逃命去了。

  这时我身子旁边来了一个怪人,有点眼熟。哇塞!阿凡达啊,蓝色的皮肤奇怪的眼睛,我现在的眼前就是这么一个生物。我本以为它是来救我的,它现在正手里拿着一把沾了血的刀,另一只手上按住我的脖子,它手上的刀狠毒地落下,朝我喉咙割了下来。完了我看了一眼自认为是最后的一缕阳光,我还没有女朋友,我还没有工作,好不甘心啊!

  在我紧闭双眼等待死神来临的时候,一声怒吼传过来,这声音极其震撼,听着好耳熟,紧接着,一串串咒语应声飞来,结成绳子一样的西把这怪人缠的严严实实,当啷的一声,那把刀应声落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小兔崽子,不是告诉你不能十六来!“我眼睛一红,这才是对我好的陈大爷啊,再来晚一点儿,老子就成驾鹤西游了!

  和陈大爷一起来的还有一个人,不过没太看清,两人的到来确实给这里面的鬼造成了麻烦。我正得意,那声音冰冷如旧,悠悠的说:乐乐、李老太,把无关人等除掉,幽冥必须了结,快!”

  那个乐乐和李老太,冲着大爷和那个人飘去。我定睛一看,那乐乐就是跟我做交易的女鬼,那李老太就是那个鬼阿婆!陈大爷他们或许有对付鬼物的能力,能与鬼周旋,但仅限于短时间内解决战斗,而这里的鬼魂数量过多,他们两个被这些东西团团围住,也有些应接不暇。

  这时刚才要割我舌头的那个东西挣脱了束缚,见它挣脱,我心想到国产货质量就是不行啊!我疯狂的大喊大叫,希望陈大爷他们赶紧过来救我。陈大爷见那东西挣脱了绳索,拿出一张符咒,咬破自己的手指头,将血滴在符咒上,冲着这个东西扔了过来,嘴里好像说了什么,马上这东西停了下来,不过手正好摸到我的喉咙处,这东西停止了动作,我刚松了口气,这个东西重新开始动了起来,手粗暴的卡住我的脖子,就要砍掉我的脖子的同时,它又停下,马上又动起来,吓得我肝颤啊!

  陈大爷知道今天事情不能轻易解决,双手合十,眼睛一闭,脚在猛剁。我记得电影里见过,对了,叫请神,他请的神估计是太上老君之类的,陈大爷的能力岂非他人能敌,所以此后我们称其为是高人。陈大爷请神上身后,也不说话,也没有动作,只是翻着白眼珠子在原地前后晃荡,那种感觉就像是醉汉一般。我余光看着那边的一举一动,心里边火急火燎的。大爷,您可不能这么玩我啊!大爷晃荡了几下,其余的那些鬼魂倒是没有攻击他,我眼睛一瞄,看见那些鬼魂居然一窝蜂的攻击另外一个人,看这场面好混乱。

  另外一个人一边嘴里疯狂的骂着,一边见鬼魂打退。怪人瞬间解冻,嗷呜一声,我感觉到子脖子上传来凉凉的感觉这一下,我被差点就见血封喉了,好在这货又停住了。我瞬间小火苗腾腾的,我被这货折腾了这么长时间,忍着痛,骂道:窝草泥马!

  那人看见我被割伤,拿出一个罐子,拼尽全力向这边扔来。罐子里的鲜血划出了一道血的弧线朝着我身前的怪人喷去,这东西身上沾染血后,身子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随即身形慢慢的变淡了。

  我脖子已经感觉凉凉的,但是卡住我脖子的那个手,已经渐渐消失不见了。那东西消之后,我能顺畅呼吸了。但我脖子上还挂着钩子,手脚又被不知名的东西缠的紧,根本没办法逃脱。剩下的那些鬼魂,和另外一个人扭打在了一起。请神上身的陈大爷是现在唯一没人打扰的,自己在那里跳舞呢,在地上扭扭跳跳的,场面真是热闹!

  陈大爷突然雄起,朝着那群鬼魂打去,陈大爷身体高高跃起,化成一道残影冲着女鬼和鬼阿婆扑去。俗话说谁领头谁倒霉,不过陈大爷冲过去之后,那女鬼一个侧身,抓过一个小鬼,朝着太爷扔去,碰的一声,那小鬼被击碎了。陈大爷被飞过来的小鬼弄得的分不清方向,一头扎向了墙壁。

  现在女鬼和鬼阿婆一门心思的杀掉另外那个帮手,我身上没有一丝力气,那五鬼神咒也不给力了,根本帮不上忙。接下来发生了神奇的一幕,那人瞬间暴走,堪比赛亚人,连着女鬼鬼阿婆全都被击飞出去。陈大爷的身子慢慢站起,嘴里说着什么。我心中哀伤,陈大爷不是撞傻了吧!突然一到闪光将陈大爷他们击飞,又迅速飞向我。

  过了一会,这闪光化为人形。

  那发光体冷冰冰的道:“你就是害人害己的命,看看帮你的人,都是什么下场!”

  她这话说完之后,我心头微颤,我突然想起过去的种种。一出生爸妈的离开,再后来奶奶的离世,到我上学后的情形,当时我只是感觉自己就是灾星。但是现在,这人虽然忌讳我,但脸上更多的是对我身体里东西的渴望。

  她道:”现在你要是甘愿献出你自己,那俩人也会没事,你要怎么办?“她说的不错,我现在不能再那么自私了,身上虚汗直流,就让这该死的一切结束吧。正在诱导我的这个人突然回头,脸上一片寒霜,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陈大爷和那个人重新站了起来并解决掉了众鬼,只剩下女鬼和鬼阿婆静静的飘在半空中。

  这人冷哼一声:“陈叔、李叔,你们真要留着这个灾星吗?你们真的不怕被连累?难道还想着用他去吸引鬼魅吗?别以为天下之大,哪里都是你们可以放肆的地方!过了长江就没人在回顾及你们的面子了!”

  “杜子仁,我们不跟你废话,把我孙子放了,我就不再过问南方之事。”那人说道我瞬间热泪盈眶,那个人竟然是我爷。我当时已经没有力气了,要不一定鬼哭狼嚎了。

  原来这家伙叫杜子仁,挺好听的,但是她一身戾气,白瞎这个好名字了,她刚才那句话虽然说我爷他们牛逼哄哄,但在我看来,她比起我爷他们更加嚣张。

  不过听她的意思,好像这里有个势力范围的问题,不过爷爷好像是越界了,但要不是你们抓了我,我爷他们怎么会越界呢!

  看:●正^●版.章5节ym上0酷#匠g网◎

  我脑子急转,想了这么多。这杜子仁手上拿着一张纸,冲着爷爷他们飞去,和爷爷他们撕打起来。

  见到杜子仁离开,我立马滚动起来,咬了咬牙,使劲的将手朝着床沿砸去,刺啦一声,拴在我左手的绳子断了断了,我又去弄右手的绳子。这时女鬼和鬼阿婆向我这边飞过来,看见他们我可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五鬼五鬼,奔逐茫茫,迷人藏物,搬运无常,我奉敕令,逐厉避荒,如敢有违,化骨飞扬。”我念叨着

  被我五鬼神咒击中的女鬼她俩慢悠悠的站了起来,嘴里露出诡异的笑容,陈大爷他们还在激战中,就剩下我和这一对儿大眼瞪小眼。

  女鬼呵呵的惨笑着说:“没想到你会这么笨,跟鬼立什么君子协定,太天真了。看你现在的狼狈样子,哈哈哈......”

  我弄断右手的绳子,说:“你演戏演得真好......,那一次次......救我原来都是让我上当做的准备。我真傻......呵呵。”因为喉咙被钩子勾住,我每说一句话都十分艰难。

  女鬼突然想我飞来,嘴里喊着:”你就是灾星,我今天就要去走你的性命。“看着女鬼想我飞来,我突然心情平静了。是啊,可能我真就不该在活在这个世上!快点结束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