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比划了一阵,店内的人都投来看神经病一样的目光。我去,受不了了。看无敌吃完了,迅速地拉着她除了肯德基。

  “接下来怎么办,现在都三点多了,是去万寿宫还是回学校明天再继续?”我说。

  “今天晚了,明天再去吧。”她说我不置可否,跟着她坐上回学校的公交。一路平安无事,女鬼也没在和我“聊天”。我们回到学校已经快五点了,看她那样子就知道这货又饿了。谁让是我拉着她到处走的呢,所以又是我请她吃饭。现在是饭点,食堂人格外多。我经过几番挣扎,打到了饭菜,看见句以稀在那个悠闲自得的样子,我那个气啊。

  然后就是两个人各怀心事的吃饭。突然,一个影子在我旁边晃过,当时不知真么回事,我竟然跟着过去了,一直追着那个影子,追到了门口,那个影子就消失了。

  我正在四处寻找,突然一辆车从拐角窜出来,直接朝我冲过来。这时一个手一把把我推出去,瞬间我摔了个四脚朝天。我转过头看了一眼,那车就停在我站的地方,我现在已经透心凉了。

  “你你你没事吧,刚才汽车不知道怎么回事失控了,直直的就撞向了你。”那车的司机也吓得不轻,脸上煞白的看着我说。

  这时我看见汽车驾驶室有一个女人在看着我笑,那阴森诡异的笑容,那苍白的脸,那他妈的就不是人啊!无敌走过来看我没事,知道我吓坏了。跟司机说没事,让他放心走吧。司机走后,无敌说了句看来他们已经开始动手了。我还没从刚才的惊魂中走出来,脸吓得煞白,拼命的喘着粗气,两眼直直的看着刚才我站的地方。无敌拉起我,使劲的掐了我一下。

  我顿时回过神,惊恐地吼着:“她要杀我,我刚才好玄就没命了!”

  句以稀拍拍我说:“没事,过去了。我在,看谁敢!”

  在无敌的安慰下,我慢慢镇静下来。我顿时感到了很大的压力,难道这就是那股力量在警告我不要管女鬼的事?我现在也开始打退堂鼓了,是不是我真的不应该来趟这趟浑水。无敌可能也感觉这次的事真的很棘手,不管现在已经是黑天了,拉着我就往校门口走。

  ”干嘛啊,这么晚去哪儿。我觉得还是呆在寝室安全些!”我说

  “去找陈大爷。”无敌说

  我当时给自己的暗示就是---坚决不能去。大晚上的去殡仪馆,这不就是自己往枪口上撞吗!我瞬间就疯狂的拒绝着,句以稀也不管我狼哭鬼号,硬是把我拉到了校门口。前两个的士停下车,一听我们两个要去殡仪馆,司机立马炸毛了,将我们两个从车上轰了下来,没办法,我现在像是神经病一样,句以稀虽然好一些,但是脸色严肃,普通人虽然看不到我的阴命,但是能感觉出我不对劲。

  t看{h正,、版}章!节☆上酷匠M网◎|

  后来一个的士见无敌给200快,挣扎着后还是说载我们去。那个司机开动车,马上又停车往外问道:“你去哪啊?”无敌赶紧往外看,我直接吓的想打开车门有多远跑多远。

  司机哈哈哈大笑起来,道:“我是跟你们开玩笑的,你们现在的小年轻的,真是经不起玩笑。”

  在路上,无敌盯着周围的环境,我知道,这又是她有感觉到了什么。司机看见我们一个哭丧着脸,一个正襟危坐,就开始了他的滔滔不绝了。

  “刚才开个玩笑就把你们吓成那样,那你们这么晚跑去哪地方干嘛?”

  见没人理他,那司机幽幽的说道:“我跟你们讲一下我的一个经历吧,这是我自己经历的一件真事,现在想想,我都不敢去那条路了。

  那时也很黑的一个晚上,我开车送人,你不知道九龙湖那个地方,荒无人烟,西站没建好晚上根本没人去那边。去的时候车后面坐着人,倒是没有什么,但是回来的时候,我自己一个人开车,那车灯一照,周围黑乎乎的,那个渗人哦!我心里害怕,想赶紧快开,到了主干道就心安了。我心里那个害怕啊,使劲加速着。

  突然有一个和你们年龄相仿的学生在路边招手,在九龙湖上的车,说要去瀛上。虽然当时没看清,但是感觉真的是突然出现在路边的!

  你们学生不知道,在南昌啊,晚上不会有人去那里,因为那是南昌的墓地所在。我也是不愿意去的,但是人家给了一千块,我就硬着头皮接下了这活。

  “阿叔,开车吧”那女生说,一个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动静从我身后响了起来。

  “那后来呢?”我问那个司机说“车上坐上了人之后,我还通过车上后视镜看了看。"然后司机继续说:“跟你们两个差不多岁数,女的坐在靠中间的位置,就那么直勾勾看着我,让我开车。”

  我当时心里着急啊,没好气的对女生说:这大半夜的,你要去、要去那里干嘛,看她没理我,只是笑我就没再问。南昌夏天热你们是知道的,跟下火一样,晚上都闷闷的。可是说来也怪,那学生上来之后,我就觉得冻得慌,那可是刺骨的感觉,就像是哈尔滨的冬天一样。那学生上车后一点动静都没有,甚至我连呼吸声都没有听到。”

  “我觉得不对劲儿,打开车内灯,然后通过后视镜看了一下,卧槽,女生没有了。”司机说“后来呢”我问“我吓得马上停车,又看了一下。咦,女生还坐在中间的位置上,没什么异常。不过,那着装吓死人了,才开始上车的时候没开灯我没有仔细看,但是后来回头一看,我心里颤一下,那学生居然穿着好奇怪的的衣服,用你们话说就想穿越了一样!这还不算,脸蛋抹的红红的,嘴唇也是红红的,当时可把我吓的,我忙问这女生刚才是怎么回事,还有怎么穿这身。她说一直在这,可能是我眼花了。至于衣服,参加演出没来得及卸妆就出来了,所以才上了我的车。”

  “从后视镜里,我能听见那女生说话,但是看见她从镜子里面冲我笑着,但那嘴巴一点都没有张开,我当时还想着这孩子真奇怪。一路上倒也太平,就是车子里面太冷了,总是感觉自己后脑勺凉嗖嗖的,像是有什么东西趴我肩膀上使劲吹一般。瀛上那地方,连个路灯都没有,我开着车终于到了那个地方,前面就是墓地最集中的地方了,心里有些抵触,刚想说让她自己走回家。”

  “可这时候,后面的女生冲我说,阿叔不用往前走了,就送到这吧,谢谢你了。我这时候把钱收了,一听这话,心里乐开花了,想着回头跟她说一声慢走的时候,却看见后面座位上空空的。我往边上一看,那个学生,居然已经下了车,我根本就没有听见车门响啊,她两个是怎么出去的?”

  “我这时候心里已经发毛了,大半夜的,遇见这么两个怪异的人。我打着方向盘,准备往回走的时候。车灯随车头一转,正好照到女生走过去的地方,车灯光强,这一照,将那学生照了一个透亮,在那车灯下,女生虽然迈步向前,但是裤子下,空荡荡的,根本没有东西!那个女生的似乎知道我在看她,转过老看着我咧嘴乐呢。叼炸天啊,她身子一动没动,居然将头像麻花一样拧了过来,冲着我一笑。我当时吓的差点晕过去了,那天真不知道那次是怎么回来的。”

  “第二天,我从钱包里抽出了将近十张冥币,不是一百,是一亿一张的那种!”

  说到这里那个司机在前面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走夜路多了,难免会遇见鬼,幸好这女生只是想打个车,并没有对我怎么样。”那个司机还想再跟我说些什么,但是现在已经到了殡仪馆。无敌拉着我从车上走了下来,跟司机摆了摆手,出租车消失在夜色中。

  到了殡仪馆,无敌找到陈大爷,陈大爷听完她说话,眉毛一挑道:“你说他今天好悬出车祸?”

  无敌还没有回答。

  我马上抢着说:“陈大爷救命啊,有个女鬼开车撞我,要不是无敌我就死定了”

  无敌莫明奇妙说:“我没救你,我出来是那车已经停那儿了。”

  陈大爷看了一眼无敌,哎了一声说:“是女鬼,就你见到女鬼。”又补充说“看来他们已经动手了,最近小心点,把我给你的东西记熟。”

  我一听陈大爷这么说,知道事情严重了,陈大爷看到脸色,那深邃的眼神一下子更深不可测了。陈大爷掐了掐手指,然后惊声说:“完了!”

  我和无敌同时喊着:“谁完了?”

  大爷脸上的表情变了好几变,最后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起来。

  “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做!一个还不够吗?这两个孩子是无辜的啊。”我和无敌瞪着眼睛看大发感慨的陈大爷,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陈大爷摇了摇头,对无敌说:“他很危险,你最近要看住他,等过了十六就没事了。你俩过了十六再去西山万寿宫。”

  我听着陈大爷的话,头皮一下子发麻起来,因为我听懂了他的意思,如果说每月都有阴气重的日子,那十四、十五、十六就是阴气最重的日子。所以,那几天最好不要深夜出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