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我们前面跑的速度可以跟和谐号相媲美了,我身后的磨地声又响了起来。我本来不想回头,可是好奇总是害死猫,而我总是乐此不疲的充当猫王。

  我一回头,没想到自己的肩膀被什么按了一下,似乎是一个东西挂住了,几乎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映入眼帘的是半拉脑袋,脑浆子都流到我肩膀上了。卧槽,大叔啊你脑袋不是丢在后面了吗?怎么他妈的挂我身上了!人头见到我扭头,大嘴一张,直接朝我脖子咬了过来。可是还不等他咬我我,一个身影出现在这个脑袋的后面,直接抱住了这人头,定神一看是那个女鬼!我当时真想喊一句击打啊打出一个全垒打来!

  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看到女鬼那经过水泡变得褶皱惨白的脸还有滑出来的舌头,我突然感觉不到害怕了。女鬼嘴巴一张一合,我这回看懂了她的意思---我回来了!一切发生在白驹过隙之间,无敌现在已经拉着我冲出了黑暗地带,我往回望了望,女鬼还有那个脑袋都消失不见,一切都像一场噩梦。

  但是,看了看彼此的样子,我知道它真实的发生了。出来之后,我念着那个女鬼的救命之恩,回头对着黑暗大喊道:“谢谢你,不过,以后不要见了”我对着黑暗喊了半天,没有听见女鬼的回答,那我就更不知怎么办了,然后转过头来,揉了揉自己的肩膀,冲着依旧背对着我的无敌说“咱是接下来怎么办?喂,你干嘛背对着我啊?”

  无敌没有回答我,我好奇的凑了上去,想要看看她别扭什么,但是被她躲开了。

  她恶狠狠的冲我喊了句:“离我远点!”

  说着她转身过来,猛地打了我脸一下,啪一声,我终于愤怒了吼道“神经病啊,打我上瘾了,是不?"突然,无敌一只手捂着衣服,另一只手硬生生的将我把我衬衫口子全拽掉了,这下我成了弥勒佛。

  "疯子,神经病!"我喊道。

  这下我看清了,我刚才拽的不是树,是无敌的衣服。现在两人的衣服都坏了,一群男生女生笑嘻嘻的看着我们,完啦,这会误会可大了。推搡这赶紧逃也似的离开那儿,由于无敌衣服坏了,赶忙把她送回宿舍让她换上好衣服,女生的面子最重要。看她回了宿舍,我也赶紧回到宿舍换衣服去了。

  只不过在寝室少不了嘲笑,各种讥讽挖苦。然后我便开始暗骂艺吟,老子可谓是九死一生,还差点挂了,你小子躲在寝室吹空调,丧良心啊。结果艺吟说看我这德行,说我肯定泡妞去了,没泡成还被打了就回来了。结果我又以这姿态回来,貌似印证了他的猜测。我心里咆哮啊,老子他妈的是被鬼泡了,因为不想让他们受惊吓,我也就没讲刚才发生的事情。

  一夜无事,第二天,我和无敌在班级见面了。昨天晚上对我来说,是倒霉的开始,惊险的经过,操蛋的结局。昨晚太累,就没打电话,今早发现手机又没电了,现在我手机不再身上,没办法联系爷爷,其实今天我才后怕起来,昨天我和无敌见到了那些脏东西,要是再遇到了怎么办?一想到这,我开始坐立不安,管无敌借了电话打给爷爷,我拨打过去手机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打了好几次,都是这样。

  无敌对我道:“可能是出门没带手机,你等等看吧。”

  现在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跟着无敌上了一上午的课。我中午回到生活区,无敌一路过昨晚的地方,就不停的四下扫。昨天开始我就知道,她虽然对脏东西感觉灵敏,但是发力却很一般。不过想想我们昨晚的经历,她也算是帮助了我。我自己回到宿舍,宿舍那俩睡神还在呼呼大睡,但艺吟不在睡觉。

  我摇醒了正在熟睡的一眉:“艺吟呢?”

  一眉睡眼惺忪的说:“哎,幽冥,你们两个不是有课吗?你怎么跑回来了?”

  一听一眉的话,我就知道这货还没睡醒,懒得理他,我赶紧拿起自己的手机,开机,拨打爷爷的手机号,依旧是无人接听,好烦躁。

  这时手机震动了起来,手机上并没有显示来电号,我纳闷的按了接听键,将手机贴到耳边。听筒里传来呼哧呼哧的喘气之声,原来是那个女鬼,由于女鬼救了我,我倒是对她不大害怕了。

  我压低声说:“有事?”

  酷Y`匠网6首。f发W

  女鬼的声音传来:“快帮我。”

  我心中哀嚎,道:“我哪有办法,到底怎么帮你?”

  女鬼继续道:“不知道!”

  我根本不懂她说的是什么,我着急的道:“现在我脑子好乱,有办法就帮你!”然后我就挂了电话

  我下楼跟无敌说了女鬼来电话了,无敌猜测说“她貌似很着急,看来得快点,要不又要找你麻烦了。”

  这时后传传来一个声音”快点帮我“

  看到这里,我如醍醐灌顶,原来女鬼一直跟着我我啊,想到这里,我不可思议,白天他都可以跟着,不是鬼都怕光吗,看来电视的说法不可信啊不可信!

  我听完之后,无敌煞有其事的对我道:“先去问问阿叔,看看他有什么办法,是骡子是马出来溜溜。”

  我挑了挑眉毛道:“你是不是觉得帮女鬼办事很兴奋才鼓动我去找阿叔的吧?不过我觉得女鬼错了,阿叔是不会有办法的。”

  无敌正色道:“当然不是,这事不光牵扯到一个女鬼了,这女鬼很可能就是被别的鬼害死的,我们必须找到那些害死女鬼的那些鬼,因为就是这些鬼把还要害你!阿叔没准儿真知道什么。”

  无敌说完,我立马跑回宿舍,她问道:“去哪啊”我回到:“找阿叔啊!”

  突然电话响起,我一看是爷爷打来的,直接通了,爷爷温室打这么电话干嘛,我嘴跟机关枪一样把事情都说了可以堪比华少了。

  说完了爷爷说”你刚才喊什么呢?我没听着,再说一遍。”

  我无语了,最后慢速的把所有的事告诉了他老人家。那边一听完,立马暴躁了“你个小兔崽子,在外不好好学习,怎么又招惹上那么多东西啊!”

  我说道”我哪有招惹啊,我躲都躲不及呢。”

  最后爷爷说让我去南昌县殡仪馆找陈大爷,然后告诉我晚上少出门,老实点,就挂了。我嘴张得老大,还是无敌帮我合上的。爷爷竟然真懂这些,可我后来在问怎么就直接挂了呢?不得而知。

  南昌县殡仪馆离着我们的学校很远,坐公交大约是两小时的路程,我心急得很,直接打的,司机看俩学生去殡仪馆,眼神有点不可思议。半小时后到了门口,那个门卫把我和句以稀拦住,瞪着眼睛道:“你们两个干什么的?”现在下午,基本没有业务,门卫把我和句以稀当成了小偷,你肯定惊奇,谁会去那地方偷东西?我只想告诉你卖人体器官很挣钱哦。

  我眉头一皱对着门卫道:“你看我像是小偷吗?”

  门卫倒是看了过来,只不过眼睛尽是朝着句以稀看去,拿我当空气。我哼一声,对着门卫道:“我们来找陈大爷?”

  门卫一听这话立马脸上变了,后来才知道陈大爷可以很有名的,传说中的黑白两道通吃的。所以我一提他,门卫就瘪茄子了。

  我说:“我是陈大爷的侄子,有急事,耽误不得。”

  门卫指了指里面的二层白楼,我赶紧拉着无敌跑了过去,来到门口,找了一个人去问了陈大爷在哪个办公室。结果一问没惊掉我下巴,陈大爷工作的地点竟然是一楼值班室。

  不一会儿,我们到了值班门口,我敲了敲门,里面人说了声进来,我们便进去了。我是是是是......我张着大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无敌张口就道:“这不是你们宿舍的阿叔?”

  陈大爷一听这话,那声若洪钟的声音又出来了:“怎么的,看不起宿管啊!”

  我说:“没有啊,我只是好奇阿叔你怎么跑这了,原来你就是陈大爷啊,我爷让我过来找你,具体什么事情您应该知道。”

  陈大爷不知道我爷是谁,听见我这么一说,哼了一下道:“找我?找我什么事?你爷是谁?”

  这老头一看样子就是那种故弄玄虚,我搞不懂为什么明知道是什么事还装逼,难道您不知道装逼遭雷劈吗!

  我耐着性子说:“诺,这位就是我爷。”

  说着把电话给阿叔看。阿叔说:“他是你爷?怪不得你能活到现在!”

  我这么一听当时就像惊天霹雳一样:“阿叔,你说什么?什么叫我能活到现在。”

  无敌拉了我一下提示我那女鬼的事,我又补充道:“还有女鬼到底怎么回事?”

  陈大爷抽着烟,眯着眼道:“你啊,你啊出生在阴年阴月阴日阴时,身属土,是至阴之身,鬼物最喜欢亲近你这样的。至于那个鬼,你还是别管,她的事情我来处理。”

  我求救似得的看了一眼无敌,怎么我遇到的人都是这么极品,一个疯子,一个神经!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向阿叔吼道:“你就是一神经,我怎么可能像你说的那么倒霉,那女鬼你管,哼,我还不信你呢,上次就说你管,这么久了管了什么了,我差点命都丢了。”阿叔听了之后,握了握拳头,努力的克制他的情绪。

  过了一会,他看见我和无敌都目不转睛的看着他,阿叔说:“哎,你太年轻,以后你就知道厉害了。”

  我冲阿叔恶狠狠的喊:“我不怕,你要帮就帮,女鬼的事我管定了,把你知道的关于女鬼一切都告诉我,要不我就到网上去说。”

  陈大爷说:“真是你爷的孙子,好吧,我说。女鬼,没建校之前就在这里,死因不明,有好多人见过女鬼,学校为了减少影响,一直闭口不谈。”

  一听这话,我和无敌对视了一眼,我说道:“这么久了,女鬼怎么才开始找人替身。”

  陈大爷说“就是因为你,女鬼一直就找替身,这时你来了又是招鬼的命,所以她才缠着你!”

  我无言以对,虽然不想承认,但是陈大爷说的都对,看来我就是那个阴命。

  我正伤感着,无敌答道:“对对对,就是这样,您继续说。”

  陈大爷脸上露出犹豫的表情,我急切的说:“求您快说出来,赶紧解决完这事,我就解脱了!”

  说完这话,无敌居然往我旁边走了一步,作势就要安慰我。陈大爷一听这话,没再说什么,然后开始翻抽屉。

  无敌笑着看我,对我道:“别担心会没事的。”

  我使劲的点了点头,想着就算我命再不好,我也不怕。陈大爷居手里拿着一本薄薄的书和一张纸条,塞到我的手里,然后就开始说了。阿叔说女鬼来历不明,那其他的鬼就或者是她的跟班,我们要帮她,那些鬼也许会停手。要想找死因,去西山万寿宫看看吧。阿叔的话把我唬住了,不过那本书干嘛用的?事情我知道了,开始找那个女鬼死因,走起!我和无敌走出殡仪馆,碰见那个门卫,我冲他笑了一下,不曾想到,那胖胖的门卫眼里露出坚定的目光,唰的一下冲我鞠了一躬!靠,别瞎鞠躬啊,我还没死呢。

  我和无敌出了大门之后,赶回市里,找了家肯德基然后掏出那本书,看见里面都是我看不懂的句子。我求救似得看向无敌,她说到“五鬼神咒言,好好看,和我给你的一起,能帮你对付鬼怪”

  我看着上面的图案比划着,一个一个比画完,心里倒是感觉轻松了许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