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去看女孩,艺吟恒也顾不得生我气了。像是走火入魔一般冲出宿舍,冲到餐厅,风卷残云了一顿,给打菜阿姨高兴的以为是今天菜有多好吃呢!在艺吟的坚持下,我把纸条给了他,看着她独自踏上求爱的征程,怎一个哭字了得啊!哎,谁让咱看见了不该看的呢。

  之后,我想着该去找宿管大叔问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现在这个时间应该还在值班室。我正走着感觉有东西跟着我,我一回头一个样子有人在不远处神神秘秘的看着我。我靠,这几天怎么回事,一会儿鬼声音、一会儿女生跳湖加叫春、一会儿鬼阿婆,这又来个跟踪狂,看老子好欺负是吧。我也不管什么社会主义荣辱观了,丫的,哥今天就要杀一儆百,看谁还敢得罪我!

  看我过去,那主没逃跑主动迎上来,我刚要开打,她的一句话让我定格了“在班级就感觉你身上有鬼气,太阳穴犯黑,你是人还是鬼?快说!”

  丫的,说老子是鬼,看我我不把你打成鬼的,然后我刚准备扭打起来。定睛一看,女的!。

  不知道该怎么办,想到宿管阿叔,对了正好我还有事请问宿管阿叔,没再理他我就赶回宿舍了,她就一直跟着我了。

  等我到了,看见阿叔正在抽烟,我在外面就听见里面传来唉唉的叹气声。这声音让我很是脑大,我站不住了,敲了一下,把门给推开了,瞪着俩灯泡眼朝着里面瞅去。那架势似乎像是男人要抓第三者一般,可是进来之后,却听见阿叔叹气着,屋里烟雾缭绕。阿叔一脸无奈的看着推门而入的我。

  阿叔咳嗽了一声,道:“哦,你来了。”

  眼睛瞟向我旁边的女生,深邃的看了她一眼。就跟我道:“阿叔,你知道昨天晚上那俩女孩和那个鬼阿婆到底怎么回事吗?”

  阿叔摇着头说:“以前啊,这边是坟地。后来政府搞建设,把有主的坟都迁走了。但那没有主的,被就地推平了。我们学校建设时就挖出不少那东西,为了减少影响,就建了一个校内湖,后来有人说闹鬼,就在湖心建了一个阁来镇压。”

  一听这话,我突然感到寒风阵阵,而阿叔也不住的叹息,我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这他娘的之前怎么没人告诉我啊!贴吧啊,你的八卦都哪儿去了!

  我争辩称:“阿叔,都21世纪了,别封建了。这世上不可能有那玩意!”

  “哎,你自己小心吧!”阿叔道:“你是大学生,不相信鬼神之说就算了,但以后晚上不要自己去湖边了,那地方不太平!你又体质特殊,有事跟你这同学说说没坏处。”

  当时我就感觉晴天霹雳,我道:“阿叔,你最后说啥?”

  阿叔一听我这么说,立马朝着我看过来,道:“我说你不相信鬼神之说就算了,以后晚上不要自己去湖边了,那地方不太平!”

  巧妙地把这女生的作用忽略了!我好像听到了什么恐怖事件一样,完全呆住了。我体质怎么了?我刚想问,就在这时候,门吱呀一声开了,什么都没有......我突然不由得跌坐在了地上。那女生赶忙把我扶起。阿叔好像明白了什么,向门口破口大骂,把经过的学生吓了一跳,然后一切就恢复了平静。

  阿叔回头对我讲“此事你觉得如何?”

  我死要面子:“风吹过而已啊,哈哈哈哈......”笑的我都感觉极不和谐。

  阿叔大喝一声:“自己好自为之!”

  这声音活脱脱的吓了我俩一个寒战,我重重的点了点头。

  我还想问我体质怎么了,阿叔进到里屋找到一个木头吊坠递给我道:“滚滚滚,赶紧滚。”

  被阿叔这么一骂,我一点脾气都不敢有,我俩赶紧灰溜溜的走出值班室。看着吊坠,想了想还是带上了。不经意间耳边又响起那个惊悚的声音“帮帮我”有没有搞错啊!现在可是中午,就算是鬼你能不能不这么强悍!中午就出来吓人啊,没天理了!想到这里,我确是突然想到那声音有问题,有可能里面有事儿。我打了一个寒战,感觉自己被卷进了一个灵异的鬼故事中来,偏偏我还无法摆脱。

  往前走了几步,突然站住了脚步,我们扭过头来看她不走了的。看着她,我不明所以“怎么了?”我说"赶紧请我吃饭”她说道。

  我一听这话,哼了一下:“凭啥?因为你是女生,跟踪我还没问你呢,你还来劲了”

  “请是不请?你可别后悔”她诡异的说

  被她一吓,我竟然点头了。我以为我是让她的女王范儿镇住了,后来我知道我错了,他可不是普通的学生。其实从阿叔的态度不难推断出这女生肯定有来历,说不定我这次能度过这个血光之灾就在她身上。

  我们两个来到隔壁食堂,她吃的是一个种类繁多,吃了十五块钱啊,我的妈呀!撑死你。忍着心里的疑问,就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她聊着。

  我说:“喂,你叫什么?”

  “吴迪。”她回道

  “哦,那你真无敌了。”我说

  “毛线,我是口天吴启迪的迪,你什么文化水平!”

  “智多星吴用跟你什么关系啊”我问

  酷《匠网/o唯*6一(正1m版tL,B其他都是盗v!版◎G

  吴迪抹了抹嘴,表情严肃的道:“我家就我一个,严格执行国家标准!”

  我含着笑看着他,我去,我再也忍不住了,扑哧一下笑出声来,哈哈哈......咳咳咳......这家伙肯定是爆笑帝!还国家标准,一会儿ISO9001认证都出来了。

  她吃完之后,心情格外不错,道:“走吧,去上课!”说着我和无敌往教学楼走去,反正离着不远,也就没坐校车。

  当快走到一个路灯下面时,突然身边的他一下子拉住我。我不明所以,她说我鞋带开了,我停住了脚步。就在这时候,路灯的灯头一下子掉下来,哐当从我身子旁边坠下。要是我继续走的话,那灯肯定会砸到我,我惊得一身冷汗。

  抬起头刚想谢谢降魔,却看到不远处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着,不!飘着!昨晚那个个阿婆!惨笑的阿婆!见到我抬头望过去,阿婆毫无血色的脸上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这是想整死我啊!她就是想整死我啊!

  我大喊着,无敌这时候在我身边严肃的对我说:“先别动,看看那鬼要干嘛”

  还他娘的用你说啊,我现在到是想动,我努力朝着前面指过去,我现在嘴巴已经瓢了,根本说不出话来。

  无敌见到我抬起的手,道:“我知道,我看见了。”

  我心里那个着急啊,你看见了还不去灭了它,那个阿婆还在那冲我笑呢!

  无敌继续道:“先静观其变吧……”

  阿叔啊,这个女生是不是个骗子?一个那么老的鬼都不敢对付,怎么保护我啊?

  我终于能说出话来了:“那现在是走啊还是逃啊?”

  听见我说鬼,无敌说:“哪都不去,看着”

  我蛮眼的火苗那个喷射啊,喂!那是鬼!看它干嘛!又不是周杰伦、华晨宇。我哆嗦的朝着那阿婆看去,但是发现原来那个地方的鬼阿婆,早已消失不见。

  这鬼阿婆的出现,导致我对无敌的信任感急剧降低,我现在开始后悔跟他进行坦诚而又愉快的午餐了,阿叔你呀就一骗子!内心咆哮后,最后还是淡定了。无敌还在继续观望着,但鬼阿婆早已消失不见,我这次确定了路灯不能再掉落后,飞速的绕过路灯,无敌似乎知道我不相信她了,就一直不说话了。

  现在我是不敢走了,高低等校车来,谁爱走谁走。后来我们上了车,车上我忍不住的问他:“你到底懂不懂这些?"

  “我们家族就是干这个的!”无敌回答说我听出她话中玄机,“那你呢?”

  无敌叹了口气小声道:“我初出茅庐,还没试炼过呢。”

  看着降魔有些跃跃欲试的表情,我心里在无限的咆哮着:“你就拿我当小白鼠啊,谁能救救我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