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过捡起的手机,正准备回寝室,这时候,旁边草丛发出了一声诡异的声音,这声音艺吟非但没有害怕,反而眼巴巴的朝着那边张望去,我催促着回寝,我捡起手机往那边一照,发现一个女生躺在一片草丛里,脸上春色满园,紧闭着的眼睛,刚才脸上的惊恐也变成了媚笑,她手不安分的在自己身上胡乱的摸索起来。

  我勒个擦擦擦擦,当时我的嘴型由“一”变为“O”.我可是还未经历练的处男啊,哪里见过这样的场景,旁边的艺吟发出嘻嘻嘻的偷笑之声,下面的嘘嘘已经高高的立了起来。妈的,艺吟这回真意淫了。我知道女学生这是撞了邪,心中一边想着救她,一边却想着女学生所作所为,虽然女学生长相一般,但是那身材可以让男生都有目的性,因此我差点失守。

  %p最新章&节Ge上酷‘匠网☆

  夜凉如水,历经离奇之后的我和艺吟即将目睹一副岛国情景剧,那女生自己已经胡乱的滚来滚去,人越聚越多,女生嘴里又发出像是苍老师一般的嗲嗲之声,人群喊声震天,喊得我脑仁生疼,很想不顾一切的冲上去,赶紧结束这疯狂的表演。与此同时,我天煞的手机又开始鬼叫起来。

  手机声音嗡嗡的,心中那恐惧的开始作祟,大半夜的肯定没人跟我发信息,我估摸还是那灵异的短信,我这次也学乖了,心中默念“啥也没看见”,就在我为自己的小聪明沾沾自喜的时候,我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这声音沙哑丝毫不带一丝人的情感,就像是CD光盘被划了之后播放出的声音“帮我捡湖里的手绢好不好”声音毫无表现力,却是又无比清晰,这次我很悲催的消停了,玩了个前赴后继,趴在了草地上。

  正在欣赏禁播戏的艺吟见到我这样,怪笑一声:“肿么了,饥渴了?”

  我惊恐的问道艺吟:“你、你没听见有人说话?”

  他回笑道:“呵呵,精虫上脑了?入戏了?不行就约了她,看着你心里的想法,我真怀疑你是不是LOL中的蛮王。”

  我问他为什么那么说,他的回答让我瞬间开挂了。

  “因为蛮王经常说----我的xx早已饥渴难耐了.”

  我正在因为他的话和他拼命,而那女生那里的景象就更加诡异了,她大腿被分开,身子微微翘起,身子很有节奏的向后一颤一颤的动了起来,她的手凌空环住,像是抱着一个什么东西,嘴里还淫荡着叫着。有鬼……人群开始沸腾,我感觉不是办法,想马上拨打110,但是手上像是被被什么按住,捏的我手生疼,那一刻,仿佛我全身都结上了冰,呆在原地不知所措我身子不能动,但是我的眼睛还能模糊的看到人群在一步步靠近女生,但就在这时候,一阵脚步声过来,嘹亮的警车鸣笛就像是公鸡的长鸣,划破了惊悚异常的黑暗,我身上的那股怪力消失,我一声狂吼,人群静止了。我马上招呼警察过来,这时女生也不发骚了,人群也安分了,荒唐,似乎就要离我们远去。

  警察赶到,女生暂时安全了。直到往回走的时候,我才真的意识到自己今晚的所有经历。

  不过,事情显然不是就这样就gameover了......之后我拉着艺吟回到寝室,回去之后倒给艺吟一杯热水,他见我这么做,似乎是小人得志似的。

  说道:“悠铭啊,给我弄好洗脸的水……”

  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气得我真想pk他。但看他有些湿的衣服,我也大人不记小人过了。当然换来的只是我无情一句滚犊子,还有一个中指。之后我问了他今天的事怎么看,他说除了最后女生的无限春光有点奇怪外,其他的没发现什么。我俩正商量着,一个干瘦老头来查房了,他一个人一个人的登记,等到我这里,表情突然严肃起来,问了我名字后叫我一会儿去宿管室有事儿。

  到了宿管室,因为灯很亮,我感觉到很安心,我问道旁边抽烟的那个干瘦的老头:“阿叔,你叫我啥事啊,”我还没有说完话,那老头立马喊道:“你看看你,眼睛乌黑,脸色煞白,还不赶紧告诉我怎么回事!”

  老头的声音大如洪钟,吓的我不由得挪了挪身子,明智的拉开距离,后来我知道了,声音大点对阴魂有震慑效果。我那昨天和今天发生的事说了,本老头会噼里啪啦训斥我一顿,结果说不让我管这些事,以后见到就避开。

  我内心咆哮了“什么叫不用我管啊,那女的和那阿婆一直叫我啊,你妹啊,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你试试天天听到有人跟你说鬼话你要是不自己赶紧去那边报道就是你能耐!”心里咆哮完了,我就被撵回寝室去了。

  回到宿舍之后,艺吟一直念叨那草地女生和跳湖女生哪个好,说什么要追求哪个好,又说哪个女生胸大,我他妈的真想抽这个无耻之徒,人可以无耻,但不能无耻到这个地步!!!

  晚上没睡好,第二天去学院报道,我好郁闷,脸色这么差怎么见人嘛,一上午认识了很多朋友,不知道过了多久,中午回到寝室,我听见我自己的手机响了起来,我闭着眼摸过手机,划了一下屏幕,道:“喂?您好,哪位。”

  电话那头没有人说话,我烦的实在厉害,喂了两声直接挂了电话,但是电话紧接着又响起来,我有些生气,有没有素质,昨天晚上我都见鬼了还不让我白天消停啊。

  “你他娘的谁啊?”

  “......"电话那头有动静了,不过这动静不像是人说话,到他娘的像是老式收音机,发出咔咔的声响。我突然想起昨天晚上我的手机闹鬼了,我慢慢的将手机从耳朵边上往下放放,生怕自己乱动会惊动了对面的哪位大神。手机虽然离我越来越远,但是听筒中的那咔咔之声却是越发的大起来。这时我已经看清了手机上根本没有来电号,我神经质般的狠狠的划了挂机键一下,然后长按关机,直到手机屏幕成了黑的,我扑通扑通的心跳终于是放松下来。

  可是不等我放松下心情,我就听见宿舍洗手间传来一阵怪异的声音,我刚才就发现了宿舍根本没人了,难不成那东西还真的跟我回来了?酒还壮怂人胆呢,再说我根本不是什怂人,都欺负到我宿舍来了,大白天我胆由心生,抄起拖布,猛地踹开门,拿着拖布就要往里砸去。

  可是拖布举起之后,我就傻了眼,傻眼的不光是我,还有呆滞的艺吟,这货正上下套动着那个,被我一吓,那白乎乎的东西立马喷了出来,卧槽雅蠛蝶。过了一会,艺吟收拾好出来了,不过脸色比我好不到哪去,看那架势似乎要生吞活剥了我似的,也是,别管是谁,被人遇见这种事都会郁闷,也就是认识,要是别人,估计艺吟早就甩开膀子跟人家揍起来。我笑嘻嘻的对着他道:“意淫啊,别生气,我这不是也不知道你在干那个啊,没事,我保证不说出去。”他驴脸一扭,根本不搭理我。

  我从身上摸索出一个纸条,对着驴脸艺吟道:“喂,来给大爷笑一个。”艺吟看见我拿出一个纸条以后,凑过来问我那是什么东东,慢慢蹭到我身边,我说这是那跳湖女学生的病房号码,好家伙,此话一出,艺吟立马眉开眼笑,春风得意了!

  闹腾了一会,我说出了那信息的由来,原来那女生就是我们外语学院的,昨晚的事因为影响不好,学院领导想告诉那女生别声张,但老师去怕效果不好,恰好昨天的事我和艺吟都是救人者和经历者,所以重任就落在我的肩上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