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寝室憋了一天,看看外面,我还是决定出去走走,来让自己试着忘记昨晚那似梦非梦的情景。我刚要走,江艺吟屁颠屁颠跑过来问我去哪里,我没理他,径直出去了。自己在校园里踱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校内的湖边,我便坐在草地上开始欣赏夜晚的校园。

  突然间耳边有一个声音传来:“学生啊,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我一个机灵,侧头一看,一个阿婆带着让人不舒服的笑容看着我。

  “阿婆。您在和我说话?”我问”学生,你帮我把我那掉到湖里的手绢见过来好不。“阿婆说”阿婆,您找别人吧,我今天不舒服,要不我给您买个新的?“我回答说阿婆没理我,只是重复着刚才的话。我站了起来,准备去给阿婆买个新的。等我再想跟阿婆说让她等我时,阿婆已经消失了。之所以说消失是因为我面前除了湖就没有可以行动的地方了,阿婆要想离开必会经过我身边啊。顿时,我脑袋轰的一下,不敢继续想了,难道。。。。!不可能,一定是天黑我没看清。我自己安慰自己道。我开始觉得此地不宜久留,想马上离开。

  突然一个女生疯也似的从我身边跑过,我勒个去!运动会500米冠军啊,那女生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一个箭步窜进了湖里。我顿时懵了,我马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使劲的掐了自己一下,疼的我好悬没哭出来,这不是梦!

  我突然狂吼道:“有人跳湖了!救人啊!”我这一吼把跟着我来的艺吟喊了过来。

  他坏笑道:“你被xxx了啊,这么卖命的喊,谁怎么了?哈哈哈哈。。。”

  我也顾不上和艺吟扯犊子了,没等他反应过来我就把他推下了水。然后湖里就出现了各种问候我的语言,顺带连我直系亲属也跟着沾光了。等我准备告诉他救人时他已经拖着那女的往岸边来了,可能你们要问我咋不救呢。呵呵,因为哥是旱鸭子。但是后来想来也挺对不起艺吟的,要是他也不会游泳......

  言归正传,艺吟上岸后放下女孩儿就开始他的复仇计划了。一群人也围住了女孩,在我们你追我躲到时候那女生开始说话了。

  “我没想自杀,是有一个阿婆要我帮她捡手绢,我刚想拒绝,身体就不听使唤,朝着湖就跳了进去.....”

  听到这话,我脑袋突然大了。我瞬间跑过去问”那阿婆长啥样“听完女生的回答,我一下子瘫在了地上。

  艺吟在一旁还说道:“我救了她也不知道来说声谢谢,还在那里吸引眼球。鬼?谁信啊!”

  我真想说不论你信不信,我是信了。

  可就在我回过头准备叫艺吟时,我看见刚才那个阿婆站在艺吟身后不远处阴森的笑着,嘴还在说着什么。我终于Hold不住了,顿时浑身发抖,现在就算马克思和毛爷爷站在我身边宣扬唯物主义,我也不信了。赤裸裸的鬼啊有木有!想拉着艺吟离开,要是他不肯的话我自己肯定会溜之大吉。

  小时候就听说过鬼故事,说溺死鬼会找替身,整不好这女生是被相中了。要不是我们就成了替身了!话说我正想着,突然感觉自己的脖子后面被摸了一下,就像是那种冰凉的手的感觉。突然一股怪力直接将我拽到在了地上,重重摔了,推着我网湖边轱辘。和我一起摔倒的还有艺吟,艺吟这一被摔,立马暴躁了,骂道:“我干你亲娘,尼玛了隔壁的,找死是不是!”

  说来也怪,他这一骂,我身上那怪力的感觉立马消失了。但是我现在浑身已经吓凉了,看着近在眼前的湖水我疯也似的跑到艺吟旁边而那个女生也被众人安抚着,我完全不知所错了。这两天的经历让我彻底颠覆了20年的经验,这到底怎么回事。当时我突然想起刚才艺吟的举动,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站起身来,朝着那刚才阿婆方向怒视,噼里啪啦开始骂起来。

  我骂道:“马勒戈壁,老子刚来报道,你他娘欺生是不是,你再出来啊,丫的,老子跟你拼了!”

  艺吟被我突然的举动惊到了,以为我吓傻了,几番问候过去之后,我背后已经是被虚汗浸湿了,我大口的喘着粗气。我这骂的文采飞扬,转过头看了看那女生,然后踹了一脚正在发呆的艺吟。

  “赶紧回寝室。”我说他却说说再要看一下。

  好吧,你救的人你看吧!爷不陪你!

  我不知道那女生落水这么长时间会不会有事,但是我知道要是她一直这么吹风,她肯定会感冒。我刚要走,突然有点意识不清。我眼前一花,眼见要摔倒在了地上,艺吟一扶,我面前立住了。艺吟那狗日的抓很紧,根本没有看见人群的反应,最后的结果就是俩人一同被坑了,还是一个大坑,一群人带着女学生默默离开了。

  “喂喂喂!别走啊,你们想多啦!”

  EW更新%最(7快上酷,匠#D网

  艺吟哼哼唧唧的问道我:“悠铭,此事你怎么看?”

  我骂道:“看你妹啊!”

  我掏出手机来,用手机光照了四周,那阿婆又出现啦,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抓着艺吟撒丫子跑路了。艺吟看着我的脸,纳闷道:“你说也怪,你看着挺弱的,怎么会突然爆发呢?哎,你看看你这么大力气!”

  艺吟这么一说,我仔细一想,我看见艺吟的脸上居然浮现出难以置信,跟我之前看到的鬼阿婆时,表情一模一样!我本来是拽着艺吟的,但是看到他满脸不可置信,我一下子松开了艺吟,自己走了起来。在那条羊肠小道上我走了好几步,我拿起手机,拨通爷爷的电话。可是电话那头传来冰冷的普通话:“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我气的狠劲的将手机举起,但是最终还没有摔。我现在心乱如麻,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现在是晚上22点15分,马上寝室要关门。我催促着艺吟快点走,就在这时候我手机上滴滴传来短信声音,我第一反应就是老妈来的,因为我现在老妈的电话就是迷失航向船舶的灯塔,看见就会有安全感。可是当我打开手机的时候,我再也忍不住,啊的尖叫一声,身子瞬间冰冻,手上的手机像烫手山芋一样往前甩出去,手机掉到前面的石板路上。

  艺吟见到我反常,赶紧跟上来,大声喊道:“悠铭!你他娘的怎么了!”

  我现在已经听不清他的话,脑袋之中只是浮现出手机屏幕上那短短的几个字---学生,”帮我捡湖里的手绢好不好。”我被艺吟跟上之后,我发出很重的喘息声,我想往前跑,但是我没有艺吟的力气大,只能被他牢牢的抓住,身子不由自主的抽搐着,我不敢回头看,我只想一个劲的往前跑,赶紧到有亮光地方,哪怕跑死在路上,我也不愿在这!

  终于在艺吟的安抚之下,我心情慢慢的松弛下来。

  然后说:“艺吟,走,赶紧回寝,要关门了”

  手机上的事我没敢给艺吟说,这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一个人恐慌比多一个人好。艺吟见到我没事,过去捡我的手机。

  我却是像疯子一般,使劲喊了起“不要捡!”

  我这一喊,把艺吟吓了一跳,但他还是把手机捡了起来。

  冲我喊着:“悠铭,你瞎叫唤啥!”

  艺吟几乎是下意识的按亮手机看看摔坏了否,我像是有什么秘密怕被发现一样过去抢手机,但是出乎意料的,艺吟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我过去一把抢过手机,手机上除了电信外什么都没有,那短信消失不见了,希望一切都是我的错觉。

  真的是我的错觉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