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第一天感觉校园气氛诡异,有点让我毛骨悚然。

  现在漫步在大学的校园内,看着绿草如茵,芳草萋萋,感慨良多。回想着这大学三年的一次次惊心动魄,一次次出生入死,思绪带我回到了当初那个懵懂的大一......

  看正\版6@章。节上酷匠网#,

  我是11年考入大学的,大学生活就这样开始了,拖着大大的皮箱,我不禁腹诽“恨死你们了,不送我来”。哦,我还没自我介绍,我叫李悠铭,江科大学的一名大一新生,学的是英语专业,问我为什么要学这个?我只能说:“呵呵,你懂得。”

  我正在腹诽着,一个悠悠声音传进我耳朵,“帮帮我。”我回头一看,除了跟我一样的新生就是忙的汗流浃背的学长,根本没人啊。我不禁紧了紧衣服,虽然当时是七月,但我也感到阵阵凉意。

  我刚转回头,这时又一个声音传来“哥们,你哪栋的?”我转头一看,一个头发扎毛有点冒充高富帅的哥们正看着我。

  “哦我在x栋”我话还没说完,一个巨大的手掌一把紧紧抓住我。

  没等我说话,这哥们又问“哪个房间啊?”

  “x座x0x啊”我道。

  于此同时,一个大大的胸膛瞬间包围了我,这一系列的肢体动作让我马上暴走了。

  “我了个擦,你干嘛,有病得治啊!”我气势汹汹的吼道,这哥们马上回笑道:“不好意思哈,我就是太激动了。哈哈哈哈,你好,我叫江艺吟,以后我们就是室友啦,走,一起去啊。”

  “啊?哈哈哈哈……江意淫?这名字真霸道,你爸妈那么小就看见你本质啦。”江艺吟被我说的一愣一愣的后冷不丁才反应过来,立马暴跳如雷,追着我喊道:“哥们是艺术的艺、吟诗的吟,不是tmd的意淫的意淫。”

  被他追着的我突然感到有什么东西在窥视着我,我突然急刹车,向周围看去。而江艺吟没想到我突然停下来,哐当一下,奶奶的,正中靶心啊有木有!两个人带着两个行李全趴在了地上。

  江艺吟吼道:“你刹车连个尾灯也不给亮啊,看吧,追尾了吧!”我还在想着刚才的感觉,突兀的就问:“那谁,你刚才看到什么东西在看我们没?”

  他回到:“刚才没有,现在呢,好多啊,哈哈哈。”

  我突然感觉到异样的眼光,我靠,毛线啊。两个男生一起摔倒在地上,一群女生围着窃窃私语,完啦!哥的名誉啊,我赶忙爬起来,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后面的江艺吟马上跟上,还死命的跟着我。后来我才知道,他不知道宿舍在哪。我看他跟得很紧,不耐烦道“那谁啊,保持距离。”他马上就跟得更紧,好吧,我无视他。但感觉他有点怒色,我回头道“干嘛,我不就是让你离我远一点吗,至于吗。”他吼道“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呢,真不尊重人,一直叫我那谁。”

  我讪讪的回答道:“哦,我叫李悠铭。”

  说完一阵小风吹过,我缩了缩脖子,感觉像有手摸了我的脖子一样,还是用冰凉的手摸的那种感觉。我还是感觉有人在看我,我还在四处那观望,后面的江吟阴森森说:“你名字真的让人听了有点冷,幽冥,幽冥,感觉毛毛的。”

  我顿时炸毛了:“你脑残啊,我是悠然自得的悠,铭记的铭,别乱套用词语。”

  之后到寝室看见已经到位的两位新室友,我们纷纷自我介绍,江艺吟的名字还是引得大家狂笑,而我的名字没被再次引起注意,那两个室友一个因为一个眉毛颜色格外深,被我们唤作一眉。一个热爱乒乓球,我们叫他乒仔。之前的惴惴不安,也在和室友的攀谈中淡淡忘了。

  然而,夜幕的降临还是预示着什么,那个感觉究竟什么呢?惴惴不安又重新填满了我的心。晚上草草吃了饭,室友三个在开卧谈会,我因为旅途劳累,听着听着慢慢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我感觉好冷,因为八月的nc市很热,所以听学长说大家都是盖了一个空调被就睡了。但今晚不知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冷,爆了个粗口,心道学长骗子。我斜眼看见对面床位的艺吟,他竟然没盖着被子!怎么回事?我感觉更冷了。突然,白天那个声音又传到我耳里:“帮帮我……”与此同时一个脸色苍白遍布水痕的东西正浮在我的床边诡异的看着我,我睡的可是上铺!莫名的恐惧促使我我瞬间用非人的音量喊了出来。结果,全寝室及隔壁楼上楼下全成功被我唤醒了。

  意淫兄睡眼惺忪,看着我说:“你怎么啦鬼吼鬼叫的"我还没有回过神,自顾自说道"有声音在说话,有东西在看我。"一眉开了门,其他寝室的往里探头探脑.艺吟赶紧爬到我的床,摸了摸我的头,帮我擦掉头上的虚汗,看了看我的脸,跟他们说悠铭可能做恶梦了。没事,其他寝室的看完热闹也都回去了。

  我心跳的很快,艺吟说今晚就不关灯了,安抚我慢慢躺下,我脑中还回荡着“帮帮我,呜呜呜......的说话声和苍白的、遍布水痕的、诡异的看着我的女人的形象”艺吟让我别乱想,盖好被子,回自己床上睡了。困意慢慢袭来,我在想着那是什么的过程中慢慢睡着了,那究竟是什么呢,是噩梦吗?我不得而知。

  第二天,我悠悠地醒来,嘴里口干舌燥,突然我猛地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手心又开始冒汗了,开始回忆那个神秘的女子和让人畏惧的声音。这时候江艺吟也醒了,看了看我,哈哈哈哈的笑声伴随而来,我被他的笑声弄得有点烦:“有完没完,再得瑟我丫的诅咒你。”可能说的声音大了一点,那两个睡神也醒了,然后我彻底爆发了,因为一眉道长说了一句:“悠铭艺吟啊,小点声,你怎么高兴都行,但也要考虑我们的感受啊”

  “考虑你妹啊,一眉道长,能不能别连着读我们的名字,别把你的心声说出来好不?”顿时寝室笑爆了。我心中问候了一下一眉道长的祖宗十八代,然后诅咒他和他所有直系亲属发生点超脱亲情的关系,然后独自下床洗脸刷牙去了。真是出师不利,刚来就遇到如此诡异的事,希望到此结束吧。然而,事与愿违,一切才刚刚开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