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嘉鑫,老子告诉你昂,今天的事儿不准说出去,不然老子敢做第一次,更敢做第二次,不信就试试。”

  蔡嘉鑫急忙的点点头,像狗一样的狼狈。

  突然巷子口出现一大群人,小有二三十号人,谨浩东站在最前面。

  罗潇看见他,心也是咯噔一下,现在的情况只能跑,但是后面就是一个死胡同,全是没有退路,六人一时陷入绝境之处。

  谨浩东看着躺在地上的蔡嘉鑫,嘲笑的看着看,很嚣张的没管罗潇他们,直接蹲在蔡嘉鑫的面前,用手拍了拍他的脸。

  “我说蔡老大,好歹你也是一个扛把子啊,怎么让初一的都能打成这样,你还有脸混不了,刚刚那个样子可真可怜,又是求饶,又是哭的,有没有吓尿啊?”

  “滚,不然就弄死我,不然老子非弄死你。”蔡嘉鑫一字一句都说的铿锵有力,特别的霸气。

  “我说蔡老大,你可别装了行么?咋的,看不起我啊,刚刚特么跟人求饶的时候你怎么不硬啊,就他妈跟我说啊。”说完谨浩东冲着蔡嘉鑫的脸又是几个嘴巴子。

  一旁的张鑫实在是看不下了,也不管是敌人还是朋友,举起刀片冲着谨浩东的后背砍了上去,谨浩东的杀猪般的声音充满了整个巷子。

  谨浩东也蒙了,他是真的没想到,他带怎么多人,罗潇他们还敢上手,他突然害怕。

  罗潇他们见张鑫动手了,罗潇举起刀片,手起刀落,一个男的抱着头跑了出去,有了第一个跑的,就有第二,第三。瞬间剩下的人只有五个了。

  谨浩东慌忙的起身往巷子外跑,他自己深深的明白他比不过这些疯子,他比不过罗潇的狠劲儿。

  ……………

  第二天,罗潇,潇洒的走去班里,一进班,班里的同学全都盯着他看。

  他迷惑的坐在位置上。

  “董哥,发生什么事?怎么都看我。”

  “潇,咋出名了,不知道从哪里穿出来的,咋们昨天打蔡嘉鑫的事被穿的沸沸扬扬的,现在整个学校都知道咋们了。”

  下了课。

  王鹏走到罗潇旁,扑通一声就跪下了。

  “潇洒哥,小弟以前多有得罪,小弟发誓,以后再也不敢了。”王鹏有掏出好几张人民币递给罗潇手里,罗潇看了看,又放回王鹏的手里。

  王鹏一惊。“潇洒哥,我就这些了,不够的话以后再给你,咋们以前的事儿就算了吧,好吗?”

  没等罗潇开话,一旁的董晓勇站起来冲着王鹏就是一脚。“草泥马的,以前的事说算就能算的。”

  “是,董哥,以前是我不对,是我作死。”没等王鹏说完,罗潇打断了他,王鹏又是一惊,头上都是汗。

  “以前的事就算了,钱我也不要,我不是蔡嘉鑫,不需要这些,以后别找我麻烦就可以了。”

  “谢谢潇洒哥,以后我保证再也不惹您了,潇洒哥我可以跟你么,其实我也挺惨的,身边除了钱什么都没有。”

  这次还是没等罗潇开口,董哥又喃喃起。

  “王胖子,以后跟哥混,跟罗几把玩意儿能混出个啥,行了,就怎么定了,以后你跟我。”

  王鹏听完谨慎的抬头看了看罗潇。

  罗潇压低了声音。“嗯,跟他吧”

  王鹏听完就跟要娶媳妇似得,又奔又跳。

  “潇洒哥,董哥,晚上我请大家吃饭,一定要来啊,不来就是不给我面子。”

  “嗯”

  夜晚,富豪大酒店,王鹏举着红酒,高兴的站起,说了几句客套话后,就开始慢慢品尝,这里大多数的孩子都没有喝多红酒,天真的用喝啤酒的方法喝红酒,引的王鹏哈哈大笑,飞哥也一脸阴沉。“真给老子丢人。”

  √酷\匠`网I唯%q一k正H版,其N他都u是盗M版;¤

  王鹏很大气的随便胡点,飞哥他们也没拦,他们觉得不好好吃就白来了。

  不一会儿,满屋充满了欢声笑语。

  一个小时过去,富豪门口,几人很装逼的慢慢走出。

  “王胖子,你他妈真小气,不就一瓶红酒吗,喝几口能死了你啊?”

  王鹏很心疼的抱着还有半瓶的红酒。“艹。还嫌我小气,这可是82年的伏特加啊,妹的心疼死我了。”

  飞哥没接王鹏的话,大手一挥,“走,网吧滴干活。”

  XH县城,罗潇家。

  “零泽,罗潇这孩子这几天是越来越不消停了,昨天还明目张胆的砍了人,这孩子越来越像你了。”

  老爷子叹了口气,走到阳台边,看着远方。

  “零泽,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罗潇血性越狠,越站的稳,咋们都是从这条路过来的,都明白这些学生。”

  “林刚,你明白吗?我并不反对罗潇走这条道,反对的是他现在,他这不叫混,这是瞎胡闹。”

  “行了,孩子都怎么大了,就别管了,路是自己选的,好与坏,自有天注定。”

  “哎。”

  B区网吧里,董哥兴奋的打着撸啊撸,自以为很牛逼,一直敲着键盘骂队友蠢,然而他才是那个送人头的废物,最终他被举报封号了。

  现在罗潇才明白为什么飞哥无论如何也不和董小勇一起玩了,这货简直就是传说中的小学生啊,不对,比小学生还差,哪有玩三把都是零杠十三。

  董晓勇撇了他一眼,似乎再说,现在飞哥他们都离你远,小心点。

  罗潇捂着嘴,看着被封号的董晓勇,特乐。

  。。。。。。

  此时,一家小旅馆。

  “蔡哥,我已经按您的吩咐照办了,现在他们一伙人估计正玩的不亦乐乎。”王鹏又看了看手里抱着的半瓶伏特加,很是心疼。

  “嗯,知道了,你可以走了。”蔡嘉鑫摸了摸手中的砍刀,嘀咕的说着。“老子一定会让你们去医院。”

  “猴子,准备好了么?”

  “蔡哥,都弄好了,保证一个犊子都跑不出来,那我们是进去打,还是等……”猴子没敢继续说,生怕蔡嘉鑫生气连他都打。

  猴子低着头,蔡嘉鑫上来冲着猴子的脑袋狠狠的捣了俩拳。

  “等你麻痹啊,进去打。”蔡嘉鑫红着双眼。

  “蔡嘉鑫,几日不见,牛逼了啊。”说话的是一个穿着白衣服的鸡冠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左耳聆听说:

支持下,点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