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吧里静悄悄的。

  这座网吧的风格在n市已经是称得上是一流网吧了,但此刻的客人只有罗潇这几个人在玩。

  罗潇肚子咕叽咕叽的响,但飞哥一伙人已经玩到无法自拔的境界了。

  罗潇独自去对面的餐厅,他趴在最末端的桌子上,大啃大嚼的吃着,一个熏猪儿朵,一盘牛肉丸,还有红烧排骨……看起来像三天没吃过东西。

  罗潇总是那么能吃。

  在他正聚精会神的吃着,一个身披袈裟,手拿权杖挨着他坐下,那人把权杖往地上一隔,霹雳哗啦的响,罗潇抬起头,那个和尚笑嘻嘻的盯着他看。

  “贫道乃降龙罗汉第三十代转世灵童,贫僧见与你有缘,特来见你。”

  “降龙罗汉,灵童,你会不会降龙十八掌啊。”罗潇哈哈大笑。

  那个和尚不以为然,抓起罗潇吃的剩下的猪耳朵,就往嘴里送。

  “喂,和尚,吃完赶紧走。”罗潇很显然不太喜欢这个人。

  那个和尚挺听完罗潇所说的话,放下猪耳朵,又笑嘻嘻的看着罗潇,“老衲看你红光满面,桃花旺盛,命犯桃花啊。”

  罗潇听完呼啦了几把头发,“这句人话我爱听。”

  和尚摇了摇头。“施主,贫僧劝你,别走黑路,不然必有大难。”

  “然后呢?”

  “你请老衲吃顿饭,老衲教你破解大法。”

  “你早说,一顿饭这都是小凯思,服务员,上七个馒头,一小盘凉菜,怎样,我对你够好的了吧,要是遇到别人谁没事请骗子吃饭,你说对吧。”

  “首先,老衲并非骗子,其次老衲要吃大龙虾。”

  “吃你大个头。”罗潇抓起凳子上的褂子,起身正要走。

  “施主,等下,先把饭钱付了。”那个和尚又在衣服里摸索了半天,和尚右手高高举起一颗闪亮的蓝色耳钉,罗潇盯着他手直直的发呆。

  “施主,你身上流着鬼祭的血液,这颗蓝耳钉可以镇住你体内的邪气。”

  “少废话,纯吗?”

  “那必须的,纯蓝色,绝无别色。”

  “多少,老子要了。”

  那个和尚听完俩眼贼光贼光的,“不要998,不要888,只要八十八,您就可以把它带回家。”

  罗潇很豪爽的掏出钱,拿着蓝色耳钉向门外走。

  “臭小子,切记,莫走黑路。”

  等罗潇走远后,和尚叹了口气,喃喃的说道。“早知道,多坑点了。”“服务员,给老衲来三十斤大龙虾。”………

  n市,共有五个城区,中区,A区最为繁华,C区为最贫困的区域。C区一座小区里,2号楼,六单元B室,一个女孩打着字,嘴上轻轻上扬。

  夜里十点,林雪家。

  林雪坐在电脑面前,和一个网名叫着南方的玫瑰的人深情的聊着。

  林雪:谨浩东,你确定帮我把罗潇打了?

  南方的玫瑰:当然,现在我连张局长的儿子都给一块得罪了,让张局知道我的日子可不好过了,你是不是该补偿补偿我,电话说吧,打字好烦的。

  电话通话中“林雪,来亲一个,么哒。”

  “么哒。”

  “宝贝儿,为什么非要打他啊,这下够我喝一壶的了。”

  “怎么你怕了?”

  “没有,你等我,我去找你,咋俩好唠唠。”谨浩东YD的说道。

  “不要,我爸在。”

  “林雪,你个臭.biao.子,老子早知道你那点破事了,你家现在还有人么?除了你连鬼影都没有了吧?哈哈,妞你就等着爷吧,爷今天非要去爽你。”谨浩东怒气冲冲的说着

  说完对方挂了电话,林雪缩着腿,屈在床头上有些害怕,因为她的家里仅仅只有她一人。

  一家打耳朵眼的店里。

  罗潇安稳的坐在椅子上,手机震动,他皱了下眉,在老板的安顿下走出店门。

  谨浩东一身酒气悠悠荡荡的走进林雪家的楼道,显然他对这里无比的熟悉。

  谨浩东敲碎一楼的玻璃,从林雪家的卫生间进来,向着主卧室走,林雪已经听到了声音,害怕的看着门口。

  砰的一声,一个男子扶着门框,着急的脱着衣服,脱光之后冲着林雪扑了上去,谨浩东无论林雪怎么求情,怎么抵抗任然不放弃这只到手的绵羊,谨浩东撕扯着林雪的衣服,林雪拼命的摇着头,泪缓缓的冲眼里流出,愤怒的表情在她的眼里打转。

  谨浩东兴奋的趴在林雪,他的手肆无忌惮的在林雪的身体上慌乱的摸着,她的身体渐渐裸露出来,洁白的身体像冬天最纯的雪,谨浩东把林雪摁倒在床上,林雪的牟子红红的,呆呆的看着上方的谨浩东,眼泪一道道的划下。她的脑子慢慢变成空白,身体似乎已经不再属于她。

  谨浩东凑上去吻她的嘴唇,林雪一下躲开了,一个耳光撤在她的脸上,火辣辣的疼。

  “打女人的男人可不是人哦!”罗潇站在卧室的门边,嘴里叼着烟,谨浩东慌张的看着门口。黑褂子里套着白色的衬衣,很浓的痞子气息。

  他走到谨浩东的面前,露出痞子的冷笑,“无耻之徒!”罗潇一把抓着谨浩东的头发,拉到了地上。谨浩东像是一条可怜的小狗,可怜的看着罗潇。“我们一起分享,如何?”谨浩东说道。

  罗潇突然一巴掌抽在谨浩东的脸上。

  “我他妈是你那样的犊子么?人渣。”

  谨浩东咬着牙,眼里也充满了愤怒,站起身来,拿起桌子上的台灯就向罗潇砸来。

  罗潇退了几步,向着谨浩东,上步,转身,打拳,全部都打在谨浩东的肚子上,谨浩东痛的在地上直打滚。

  罗潇冲着谨浩东猛踢了几下,一把抓起谨浩东,冲卫生间扔了出去。

  林雪不说话看着他,眼里不停的流泪。“喂,别哭了,他不是还没强你呢嘛?你也不缺东西是吧,擦擦泪,别哭了,真抱歉,来迟了,这个小区实在是太难找了。”

  罗潇又向林雪走过去,林雪害怕的后退。

  罗潇脱下褂子披在林雪的身上,“盖着点,这样太容易引导我犯罪了。”

  “帮我从衣柜里拿一件衣服。”林雪说话的时候没有一点温度。

  “哦。”罗潇不经意撇了眼电脑,眼神中突然有点迷茫。

  罗潇指着电脑。“下次想打,打我一个就够了,我可以不还手,但你别他们扯进来。”………

  第二天早上,林雪问着坐在她旁边的罗潇,“你为什么那么厉害?”

  “你指哪里?床上,还是…”

  “滚!”

  “我小学的时候被人看不起,连女生都能把我欺负哭。”他又轻声说。“后来父亲不忍心看着我天天的哭,于是他帮我报了空手道,后来我才发现,只有强者才能拥有至高无上的尊严,弱者只能被欺负。”

  “你爹对你真好。”

  最5H新章V节}1上ZE酷《匠(7网

  “嗯,我从小记事起,到现在都是我爸一个人照顾,我没见过我妈,他们总说我是没妈的孩子,有时候说的特别的过分,我在小学毕业考试的时候,班里最牛B的那人带着五六个人围着我骂。”罗潇叹了口气,“当时真的是气急了,什么顾虑都没有想,五个都送去了医院,给我爸带来很大的麻烦。”说完罗潇又摸了摸左耳朵上的蓝色耳钉,带在罗潇的身上痞子气又增加了不少。

  罗潇睁大了双眼。“命运都在自己手里,你敢说,你就敢做。”

  “你挺厉害。”林雪嘟囔

  “我希望你会懂,昨天那件事情,忘了吧。”罗潇说“那段记忆不该属于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左耳聆听说:

支持啊,正在努力中,有建议就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