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说回后羿,不顾望舒的劝阻,愤怒的朝东追了几天,一路打听,却一丝炎羽兄妹的踪迹都没找到。路边的花草树木都成了发泄的对象,被他的怒意折腾得一片狼藉。

  嫦娥有些心疼,冲到背后抱住他轻轻的啜泣。望舒小心翼翼的凑过去说到:“师兄,会不会是你听错了,他们不是在往东行走?”

  “汝母婢的,我听得千真万确,怎会有错?这九幽教的小崽子,本就藏头露尾的,现在做了亏心事,当然更加要隐藏行迹了。”

  嫦娥仔细思索了一下,松手说到:“会不会他们知道你醒来,故意说从东走,误导我们?”后羿转了转眼珠,暴喝到:“汝母婢的,九幽教的崽子们果然阴险,我就说怎么会无缘无故把行走的方向说出来。”说罢便往来时的路上奔去。

  望舒追上他的脚步,问到:“师兄,你去哪里?”后羿瞪了他一眼:“汝母婢的,往回追。”

  从赤羽身上下来,雨汐站在几天前遇到炎羽的地方。树上几片叶子无声的掉下来,让她有些伤感,也许生命中会有许多相遇和别离,就像树叶,生长凋落,原来也只是一个思念的轮回。

  算了,回天神都邑等待去吧,虽未给自己承诺,但他一定会来的。

  刚跃上赤羽后背,身后一个粗俗的声音叫喊到:“那姑娘,等等,我向你打听个人。”雨汐皱了皱眉,不过还好她生来热情,便转头循着声音望去。

  一个壮汉,带着一个清秀的女子以及一个俊逸的少年奔了过来,看样子应该是修行中人。

  更.+新&◎最t快*.上酷匠)%网3G

  壮汉对鸾鸟视而不见,喘着气问到:“姑娘,你是这附近的人么?”雨汐点了点头。他便接着问到:“你有没有见过两个人,十六七岁的样子,个头大概这么高,”壮汉边说边比划:“男的穿白衫,女的是鹅黄色的长裙,都长得挺俊的。”

  这说的不就是炎羽和婉儿么?雨汐警惕的看了看三人,心念急转,炎羽是出来找赤石的,家中肯定不会寻他;也没听他说过路上结交了什么朋友。当然了,只怪自己和他相处时间太短,只是粗略的了解了一些他的身世。

  呃,只是这样自己就差点以身相许了,雨汐忽然满面通红,脸上带着羞涩的笑意。壮汉眼见她的神态,有些不耐烦了:“汝母婢的,见过就见过,没见过就没见过,要想这么久么?”

  雨汐瞪了他一眼,回头拍拍赤羽:“赤羽,咱们走。”同来的俊逸少年忙上来赔礼:“这位姐姐,对不起了,我们找那两人有重要的事,我师兄言语间有些急切,还请姐姐切莫怪罪。”

  这才有点求人的样子,不过没搞清楚情况之前,自己还是不能乱说。雨汐思虑一下回到:“我好像在哪见过,就是一时之间想不起来了,你们找那两个人有什么事呢?”

  清秀女子暼了雨汐一眼,上前说到:“事关重大,我们不敢胡乱说出,若是姑娘见过那两个人,还请指点一下。”

  如此隐隐藏藏,定不是什么好事,雨汐便往昆仑山中一指:“我好像见到他们进山去了。”

  壮汉看了群山一眼,喝到:“汝母婢的,快追。”

  俊逸少年拉了他一把,拱手朝雨汐到:“姐姐,我们就是这山下神箭门的。我叫望舒,这位是我师兄后羿,那位是我师姐嫦娥;我们要找的人叫炎羽和婉儿,姐姐可是真的见到他们进了昆仑?”

  人家这样说,雨汐倒有些不好意思了,但她还是得弄清楚是什么事:“炎羽和婉儿我确实见过,但若你们不说清楚何事找他,他们的下落我自然不会告诉。”

  后羿卸了肩头的巨弓就要弯弓搭箭:“汝母婢,你是不是和他们一伙的?”望舒忙拦住他,嫦娥上前紧紧的盯着雨汐说到:“姑娘,日前我神箭门上下几十口性命一夜之间被屠戮殆尽,炎羽和婉儿有最大的嫌疑,所以烦请姑娘告知我们下落,好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

  雨汐原本想笑,炎羽怎么可能是这样的人?此时劝下后羿的望舒过来说到:“姐姐,我们并不是说炎羽就是凶手,只是当晚他和我们在一起,事发后却无影无踪,我们一来担心他的安危,也想找到他问问当晚有没有看见什么。”

  这望舒倒是明白事理,雨汐刚准备开口,后羿冲过来喝到:“不是那九幽教的小崽子是谁?若是知道他的下落,我劝你速速告知,免得大动干戈。”

  好不容易不说那句‘汝母婢’,不过说出来的话还是不好听,雨汐皱了皱眉,直接无视他,只问望舒:“你把详细情况说说,我帮你分析分析。”

  这望舒原本就不相信是炎羽和婉儿做的,苦劝后羿他却不理会,嫦娥又没有自己的主见,后羿说什么就是什么。现在终于有个肯一起分析的人,也不管是不是陌生人。当下便将后羿如何射杀九婴救下炎羽,俩人一见如故切磋修行,及至后来一起回神箭门喝得酩酊大醉;半夜时候后羿迷糊中听见婉儿要下杀手等等所有事情原原本本的讲述了一遍。

  炎羽居然能豪情万丈的喝酒,原来他也有洒脱的一面,想起那忧郁的眼神,让雨汐又是一阵心疼。不过她马上把思绪拉了回来:“你是说后羿原本是炎羽的救命恩人,且你们之前不相识?”望舒点了点头。

  稍加思索,雨汐便说到:“这件事情再简单不过,就是有人杀了你们的弟子嫁祸给炎羽。”后羿刚要争辩,雨汐接着说到:“原因再明显不过,即便炎羽身属九幽教,要覆灭你神箭门,何苦要留下你们三人四处寻他报仇?”

  “此为第一疑点。第二,哪有杀人后留下活口还告知自己下落的人?你们不觉得奇怪么?第三,若是炎羽有心杀你们,在印证修行的时候便可趁机杀了后羿,有必要弄出这么多曲折来么?还有最重要的一点,炎羽和你们喝的酒一样,想必他也同样中毒,被凶手转移到了其他地方。”

  “所以,我劝你们最好还是回去查一查”

  望舒点点头,朝后羿说到:“师兄,我们先回去查查吧,看能不能有新的发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