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汐大喜过望,当即便应了下来。并不是因为期盼跟着他能有多高深的修为,而是最起码炎羽能知道自己确切的位置,而且将来他俗务完成,一定会找来这里;且跟着咸黑修习琴技,将来不正好和炎羽琴瑟和鸣么。

  而炎羽此时才知道雨汐是纯阴之体,难道和自己是天生一对么?怪不得她那么吸引自己,心内不禁荡起一阵涟漪。

  咸黑拍了拍手,笑到:“好啦,好啦,妹妹找回,老夫也收了徒弟,皆大欢喜,你们也该上路了。不过还有最后一件事情没有解决。”

  炎羽和雨汐一同问到:“什么事情?”咸黑回到:“少昊的不死丹药,为了这丹药,他不知害了多少昆仑山的生灵。”雨汐歉意的说到:“待我回去好好劝劝他。”

  咸黑摇了摇头:“他一生痴迷炼丹,谁也劝不进去,唯一的方法,便是让他炼出不死丹药来。”雨汐大声说到:“不行,那会害了炎羽性命。”说罢便感觉到自己语气中的异样,索性不解释,只看着咸黑。

  炎羽此时只关注事情如何解决,免得让少昊雨汐兄妹敌对,便问到:“前辈可有方法助他炼出丹药。”咸黑冷笑一声说到:“那少昊愚蠢之极,只知炼丹,吃过后不死,却不知这不死蕴含的真正意义。”

  “从元始天神创立大陆至今,比少昊高明的炼丹师不知凡几,圣明如羲皇亦未能不死,他少昊何德何能,如何能炼出丹药与天地同寿?”

  炎羽有些疑惑:“前辈的意思是,这世间不存在不死丹药?”咸黑再次冷笑:“有,不过是自然不死。换句话说,便是你吃过不死丹药后,找个无人的地方幽居,活个三五千岁没有问题。设若被人知道你有不死丹药,前来抢夺的话,一剑便能结果性命。”

  懂了,就是外力情况下不死丹药是没用的,那吃了这丹药有何意义?就为了熬岁月?这丹药也值得抢?

  “不过这丹药若是能炼成,比一般的灵丹要管用,不说活死人肉白骨,只要还有一口气,吃过丹药便能痊愈。”咸黑接下来的一句话解了炎羽和雨汐的疑惑。

  顿了下他又说到:“如此丹药,哪里还需要纯阳之身整个身体?只需要眉间一滴至阳之血就可以了。你们替我把话带给少昊,让他炼出丹药后找个地方熬岁月,若是再残害昆仑山的生灵,我可就不客气了。”

  炎羽和雨汐应答后便辞别咸黑,仍由飙车羽轮带着出天神都邑。婉儿坐在车上新奇的这看看那问问,过了弱水,咸黑的两名侍女告知他们出结界的方式和雨汐约定三天后来此接她,便驾着车回转。

  Ol更(r新`.最快'上√g酷匠B网

  经过旖旎的山洞时,回想起之前的情景,雨汐在心内暗笑,这个小傻瓜,那种情况下都能放过自己。而婉儿扑闪着大眼睛问到:“羽哥哥,这老爷爷是谁啊。”

  炎羽正声答到:“他是太古时羲皇乐官咸黑,”婉儿对这些都没什么概念,只问到:“从太古活到现在,得有多大年纪了?他应该有很多天材地宝或者好玩的东西吧,有没有送一些给你。”

  “咸黑前辈的真身是夔牛,寿命有百万年,能跟前辈请教琴技乃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你怎么想着要什么天材地宝呢。”

  “你喜欢弹琴可是我不喜欢啊,一点都不想着我,也不帮我要点好玩的东西”

  “呃...”

  听这两兄妹的对话,雨汐才知道自己要拜师的人的真实身份。羲皇琴这么重要的宝物,能掀起多大的风浪咸黑肯定是知道的。但能如此轻易的交给炎羽,除了知音外,应该还有别的原因。至于所谓的寻找弟弟,不过是个托词而已。

  想到这里,她便说到:“其实前辈留了个至宝给你,便是那把琴。”一旁的婉儿接口到:“什么琴?拿出来让我看看。”

  炎羽将琴拿出来,婉儿一把夺过去:“果然是宝贝,这光芒让人好舒服。”说罢又上下看了看,疑惑的说到:“咦,这图案是什么?宓羲?”

  听到这名字,炎羽忙将琴拿过来看了看,底部果然有个八卦的图案,图案旁与山洞里的笔法一样留下两个字:宓羲。

  这琴是羲皇的?羲皇琴?刚刚一直沉迷于琴曲并未多想,反应过来的他大惊失色,想不到引得大陆上的高手蜂拥而至的至宝羲皇琴竟然轻易的在自己手上。不行,得好好保存,找到前辈的弟弟之后让他速速带回,这等神物可不是自己能拥有的。

  雨汐似明白他心中所想,看着小心翼翼收琴的他说到:“咸黑前辈将这至宝交到你手上,想必自有他的用处。你可要好好对待,不要负了前辈一番心意。”

  炎羽急忙撇清:“这用处便是前辈兄弟相认的证物,其他时候我可是不会动的。”雨汐温柔一笑:“若是兄弟相认的证物,前辈大可拿些贴身之物,为何拿的却是羲皇的东西?”

  雨汐的话让他想起朱厌所说,难道自己真是要拯救大陆的?可是凭自己这修为...蓦地想起炼化白雾后灵气充盈的感觉,炎羽伸手凝聚灵气,淡淡的白雾从手上飘出。婉儿欣喜的说到:“羽哥哥,你到泰清境了,好棒。”

  修行大涨让炎羽也很开心,但他马上陷入了担忧,泰清境的修为,在大陆上行走问题不大。但想要护好这羲皇琴,等于是痴人说梦。很想让雨汐把琴带回去,但看她的样子,肯定不会答应的。自己若是回转将琴交还于咸黑,岂不负了知音一片心意?两难之下,只得决定先找到赤石再说。

  过了几处结界,很快便来到雨汐回家的乱石堆。炎羽不愿意进去再和少昊发生什么瓜葛,便让雨汐采下自己眉间的血,婉儿在一旁絮絮叨叨的,凭什么为了别人的丹药采羽哥哥的血啊之类的,俩人微微一笑,并不理会。

  分别的时候终于来了,炎羽想着尽快找到赤石回昆仑,而雨汐想的是只要心内有他,即便天各一方,也如他在自己身边一样。兼有婉儿在一旁叽叽喳喳不停,倒也不显得有多伤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