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羽忙起身到:“前辈谬赞了,这只是我无意中发现的。”

  咸黑随便想了个曲子,用上炎羽发现的两个音,果然更连贯。他兴奋得手舞足蹈,再次把炎羽按在椅子上坐下说到:“你教我两个从未有过的音,无以为报,只有教授你两首好曲,才对得上你这份大礼。”

  婉儿还未回来,既然有时间,炎羽并不推辞。咸黑拿出曲谱郑重的递到他手上。

  更新最/Y快上酷匠{,网'S

  翻了几下,觉得这谱子并不难学,炎羽便摆开架势弹了起来。才弹了一句,便觉着这曲子里另有玄机,音调纯正平和,让人听了心旷神怡。继续弹下去,亭子周围的白雾都似在消散。

  炎羽沉醉其中,根本不看曲谱,眼睛微闭顺着曲子弹下去。咸黑心里略微震惊,看来这曲和琴就是为他准备的,竟然一个音都没错。

  而久未说话的雨汐,亦沉醉在曲子中无法自拔,越听只觉着心境越平和。不一会儿,竟听到百鸟朝凤的声音。他们不知道的是,亭子周围真的围着各色的鸟儿,静静的听着炎羽弹琴。亭子下的白雾全部散开,原本快要凋谢的花儿重新绽放开来。

  一曲终了,炎羽和雨汐仍沉浸在醇正平和中不愿醒来,咸黑轻咳一声惊醒了他们。睁眼见到眼前的景象,俩人有些震惊,许多鸟儿因为听曲忘了扇动翅膀掉到了地上,亭子周围已被盛开的鲜花包围。

  炎羽疑惑的看着咸黑,咸黑笑了笑:“若不是你有重任在身,老夫一定会把你留下来做徒弟,想不到这曲子你竟然不用学便能弹奏,你再试一试另一曲。”说罢从袖子里掏出两朵细棉递给雨汐:“这首曲子你最好先别听。”

  看着他的举动,又看了看周围的异象,炎羽想着等第二首曲子学会之后再一起问他。

  翻开曲谱,只觉着这就是第一部完全倒过来了,随手弹了一句,便觉着暗含很大的威压。炎羽凝神聚气,继续弹下去,原本在亭子周围的鸟儿全都惊叫着飞走了,花朵也迅速的凋谢,月朗星稀的天隐隐响起了雷声。

  慢慢弹下去,炎羽越弹越兴奋,只觉着全身充满了力量。弹到高潮处,一种从未有过的肃杀感觉充满内心。随着琴曲飘扬,远处瑶池和翠水似沸腾了一般,水浪不停翻涌。

  而原本听不到琴曲的雨汐只觉着周围充斥着杀气威压,心内紧张不已,双腿微微颤抖,有些站不住,便轻轻坐了下去。看着炎羽黑亮的双眸,里面满是刀光剑影,她不禁惊诧,这到底是什么曲子?

  曲子弹完,炎羽心里滔天杀意无法宣泄,便抚琴仰天狂吼一声。一股强大的气浪从他嘴里冲出,直接将亭盖掀到了半空,停滞一下之后,直直的落了下来。眼见几人就要被砸中,咸黑暴喝一声冲上去举起亭盖把它移到另一边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至此,雨汐不再怀疑,这就是羲皇琴。而狂吼之后的炎羽,平复一下心情之后,等咸黑飞回原位他便问到:“前辈,这是两首什么曲子?为何会有这些异象?”

  咸黑正了正心神,凛然说到:“这两首曲子,原为羲皇所作,一名《正意》,一名《七杀》。正意者,净化心灵,催生万物;七杀者,不义、不礼、不信、不忠、不孝、不廉、不耻之徒,当杀。”

  炎羽异常激动,早听说羲皇所作肃杀之曲顷刻间便能将军队灰飞烟灭,现在自己居然能弹奏此曲,怎能不令他神往。

  此时,两名女子带着婉儿飞到亭子上,对于亭盖不见,她们似未察觉一样,说了句“主人,婉儿已找回”,便退到了一边。

  婉儿看到炎羽,欣喜的扑过来抱着他的脖子:“羽哥哥,我好想你,你怎么现在才派人接我?”

  炎羽轻轻推开她,上下看了看,关切的问到:“那个妖兽没为难你吧。”婉儿笑了笑回到:“那只‘俟’可好玩了,它捉了好多小兽陪我,若不是想着你,我都舍不得离开呢。”

  那就好,那就好,炎羽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来一些。此时雨汐走了过来,炎羽忙为她介绍:“这是雨汐姐姐,若没有她,我肯定没这么快找到你。”婉儿淡淡的看了雨汐一眼,没有什么表示。

  炎羽忙又为她介绍:“这位是咸黑前辈,正是他派人去救你的。”婉儿冲着咸黑温柔一笑:“谢谢老爷爷。”又盯着他头上说到:“老爷爷你的角好有趣,我能摸摸么。”

  炎羽尴尬一笑,忙教育婉儿:“胡来,怎能对前辈如此不敬。”咸黑却乐呵呵的说着:“无妨,让她摸摸吧。”婉儿高兴的伸手去把玩他头上的角。

  雨汐看在眼里,心内微微一笑,这个小姑娘似乎对突然出现在炎羽身边的自己有些不太友好,这很明显是做给自己看呢。

  妹妹找回,结识了生平知音,又学会了羲皇的曲子,这一趟进昆仑收获颇丰。虽然心头还有些疑惑,譬如和雨汐旖旎的山洞,以及对远古时候的一些事情想请教于咸黑,但又怕谈到投机处会误了时间,思虑一下便说到:“前辈,晚辈因还有重任在身,就此告辞了,等我解决身上的俗务,再回来向前辈请教琴技。”

  咸黑呵呵一笑:“好,那我就在此恭候了。”

  这也是在和自己告别么?雨汐心内有些伤感,下次能再见到这忧郁的眼神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大陆太大,昆仑山又结界众多,也许一辈子都见不着了,自己该不该大方一些跟着他上路呢,反正回去之后少昊肯定没好果子给自己吃。

  只是他重任在身,自己修行低微,弄不好便会是他的拖累。这个小冤家,真让自己心乱如麻。

  恰在此时,咸黑开口到:“小姑娘,你这一副纯阴之体终日在少昊身边实在是浪费,不如跟着老夫修行几年吧,平日里也帮老夫打理一下这天帝都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