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肯定不是元始天神了,应该是某种妖兽幻化。不过即便是妖兽,灵力肯定远远在自己二人之上。刚刚经雨汐姐姐提点,且受他琴声恩惠,让自己炼化白雾,既来之则安之,既然敢居元始天神都城,想必和天神应该有些渊源。

  老者见到他们的到来,有些迫不及待的起身。两名女子退下,炎羽便略行一礼:“炎羽见过前辈。”老者点点头过来,扶着炎羽的胳膊赞赏到:“炎羽,嗯,不错,你的音律造诣令老夫佩服得紧啊。”

  看来真是同自己来论琴的,炎羽羞涩一笑:“前辈谬赞了,我只是凭着感觉胡乱说说而已,还要感谢前辈指点,让我能炼化白雾。”

  老者笑笑:“何来感谢之说,老夫只是弹琴自娱,你凭着自己的乐理造诣炼化灵气,更显出乐理和修行天赋不凡。且第一次是瞎说,可连着两次都都能道出琴声真谛,可见对音律颇有理解。否则怎么不见这小姑娘胡乱说出真谛呢。”说罢转头朝雨汐一笑。

  雨汐忙见礼:“见过前辈。”老者哈哈一笑:“我见过你很多次了,说来我们还是邻居。不过你哥哥痴迷于炼丹,弄得昆仑山上下乌烟瘴气的,你回去之后知会他一声,他若是再胡来,我可要出手教训了。”

  少昊可是泰极境的高手,这老者说起来如此轻描淡写,不过炎羽丝毫不怀疑他有教训少昊的能力。雨汐点头到:“前辈的话我一定带到,只是前辈说见过我很多次,为何我却从未见过前辈?”

  老者并未直接回答雨汐,而是挥挥手说到:“不要前辈前辈的了,老夫名咸黑,你们可以直呼老夫的名字。”

  咸黑?若说其他的远古之前不算太有名的人炎羽不记得,但咸黑这名字却是如雷贯耳,因为这名字所代表的人乃是羲皇时的乐官。原本音律便是羲皇所发明,能在他手下做乐官,足见乐律之造诣。

  想不到无数年后自己竟然能遇上太古时让自己心折之人,炎羽大为震惊,拱手准备下拜。老者轻轻挥手,不让炎羽拜下去,然后说到:“咱们今天不论身世,只谈乐律。”

  J酷匠网唯u1一正版';,‘M其他(|都是¤●盗版

  既然如此,任何礼数在这里都显得多余,炎羽心悦诚服的说到:“好,只谈乐律。”雨汐虽不通乐理,不知道咸黑这名字的意义,但自小在昆仑山长大,更兼有少昊这种泰极境的高手在旁,竟然别人多次见过自己反而自己不知道。而且看炎羽一副神往的样子,看来这老头不简单。

  咸黑此时沉浸在遇到知音的喜悦中,并未太留意雨汐的神态,做了个请的手势说到:“你听了我两曲了,让我也来品鉴一下你的琴技。”

  炎羽当仁不让:“请咸黑前辈指点。”说罢坐在琴后,静下心来,看着面前的琴。这琴的底板与面板是一块完整的玉石,泛着温润的白色光芒。琴丝不知为何物所作,轻轻拨动,低沉古朴的声音传出,音色却异常明净浑厚,只是几个清音都让人感到宁静祥和。

  在咸黑面前,用不上什么花哨的技巧,只是选曲让炎羽有些犯难。他从太古时到现在,想必不知听过多少琴曲,其中真谛早已掌握,且自己会的很多曲子原本就是他所作,再弹奏已没有必要。想起刚见到昆仑山时,因久居无间深渊下,第一次见到这巍峨的高山,令得自己胸中感慨,意气风发,曾作下一支曲子,一直还未有机会弹奏出来,不如就弹这个,顺便请咸黑前辈指点一下。

  打定主意,炎羽轻触琴弦,开始了弹奏。雨汐聚精会神的看着他的手指舞动,只觉着这少年眼前有万千丘壑,却欲登上山巅直抒心意。咸黑也闭目倾听,琴曲中蕴含的蜿蜒群山在眼前一一略过,高*潮处却见一少年矗立,群山皆被踩在脚下,风雨中仍面不改色,令他生出一丝‘山高人为峰’的感慨。

  一曲终了,炎羽手掌轻抚琴弦,期盼的看着咸黑。却见雨汐和他一同开口到:“巍巍乎在高山矣。”语罢两人相视一笑,咸黑抚掌开口到:“你做不了我的知音,却能做他的知音,妙极,妙极。”雨汐大方的看了他一眼,又转头看着炎羽。

  炎羽站了起来,他年岁虽然不大,但几年的隐忍弹奏,从未有人知道他要表达什么。此时终于有人能听懂自己弹的是什么,想表达的是什么,这怎能让他不激动。过来朝雨汐和咸黑施了一礼,连称谢谢。

  咸黑笑到:“我们俩应该互相谢谢,不过你得多感谢这小姑娘。”

  接着又感叹到:“知音难觅,自从主上逝去之后,无人与我论琴;数百万个日夜,我时常在这昆仑山抚琴,唯有三千年前一人曾听得懂我一曲,可惜仅仅一曲而已。老夫已寂寞万年,不曾想却在今日碰到知音。”

  顿了下,咸黑仔细的看看炎羽,说到:“我还有一曲,当年主上都只听得一知半解,此后再未弹过。今日既遇知音,当以此曲献上。”

  炎羽明白他说的主上是谁,只是羲皇都听不出,自己能听出来么?可别听不懂让他失望那就不好了。

  雨汐不懂音律,但震惊于咸黑的话语,一直在猜测他的来历。万年前正是五帝初设之时,主上乃是手下对一方天帝的称呼,能弹琴给哪个天帝听,且与他论琴,想必此人当年地位颇高。而说到论琴,大陆上无人不知最精于此道的乃是东方天帝羲皇。

  元始天神进天外天之前,将羲皇的仁德融进玉簪所化的琴内,此琴既能肃杀亦能净化心灵。传说此琴被羲皇仁德笼罩,所以散发出白色的光芒。雨汐紧紧的盯着桌上的琴,不是白色又是什么。

  内心有些震惊,同时想到咸黑所说三千年前曾有人听懂他一曲。当时正是远古大战之时,羲皇琴曾在东方天帝手上出现过,这东方天帝原本就是羲皇的后代,难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