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何人在此聒噪?”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

  炎羽缓缓睁开眼睛,下腹的邪火早已被炼化,四肢百骸处处都觉得灵气充实。顶着自己的东西没了,且有外人在场,雨汐便装作刚刚醒来,挣脱着从炎羽臂弯站起身,回头嫣然一笑,说了声:“谢谢。”

  眼见雨汐醒来,炎羽欣喜的笑了下,刚刚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了吧。而且他的重点在那个威严的声音上面,刚刚弹琴的应该就是这个声音的主人,若不是他的琴声,自己不知还要痛苦挣扎多久方能炼化白雾带来的邪火。

  想到这里,他望着眼前的巍峨群山朗声到:“前辈,我二人无意中经过此处,闻得前辈绝妙琴音。初始似独坐山涧闻泉声,后又如烟雨中观小桥流水,高潮处仿佛危舟过万壑争流,让人目眩神移,惊心动魄;结尾时宛若百川东归海,令晚辈情不自禁说出琴音意像在水。不当之处,还请前辈海涵。”

  说罢便静静的等待对方回复,但威严的声音并未再次响起。炎羽正疑惑,‘铮’的一声,琴音再次传来,他忙凝神静听。身旁的雨汐虽也略通乐理,但只觉着这琴音好听,并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眼波流转的看着炎羽。

  琴弦拨动几声,虽不成曲调,然似有所指。接着一连串的琴音传来,似春风拂面,唤醒世间万物,炎羽只觉得心头一暖;琴音慢慢变化,嘈嘈切切一片繁忙之感,如世人就着春风在田间劳作。

  雨汐静静的看着沉醉的炎羽,都说专注的男人最有吸引力,看得她心里一阵涟漪。此时琴声亦有变化,听起来却让人有一丝烦躁之感,这山林间都似响起蝉鸣声,好在烦躁中带着阵阵凉风,不至于让人不安。

  琴声接着变化,急切间如大珠小珠落玉盘,又如刀枪出鞘时的鸣叫,又如银瓶乍破,高*潮迭起。结尾处一直夹杂着‘当康’、‘当康’的声音。

  当康?据《始为山海经》记载,当康乃瑞兽,可预见丰年。结合之前的琴曲,不待琴声结束,炎羽欣喜的呼到:“琴曲意在丰收也。”

  话音刚落,琴弦似被人双手按住,但仍兀自‘嗡嗡’到震动不已,足见弹琴的人花了很大的灵力。当然,更见琴的结实程度。

  琴停止了震动,林间一片静谧。炎羽内心有些忐忑,生怕自己说错了曲意。又有些痒痒的,很想见见这弹琴之人,能让自己听琴音如身临其境,足见此人琴技之高超。

  抬头只见空中衣带翻飞,两名女子飘然而至,略行一礼到:“公子乐理卓绝,令人佩服。我家主人有请两位上山,一论琴道。”炎羽紧张的问到:“你家主人是弹琴的那位前辈么?”两名女子点头:“正是。”

  原本便很想见他,与他切磋一二,既然他盛情相约,那自己还有什么理由拒绝。看了雨汐一眼,她点了点头,炎羽便示意两名女子带路。

  绕过刚刚他们旖旎的山坡,却见一条深渊,蜿蜒九重,洪涛万丈。这两名女子是怎么过来的?也似雨汐姐姐那样有鸾鸟坐骑么?疑惑刚过,却见两名女子打了个呼哨,空中一声巨大的鸟鸣,忽然出现一物照亮了夜空。

  凤凰,是真正的凤凰。凤凰身后拖着一个华丽的坐车,停在他们身前。其中一名女子做了个请的手势:“这是飙车羽轮,非此不能越过这九重弱水。”

  炎羽忍住心头的震惊,凝力飘上飙车羽轮。根据《始为山海经》记载,飙车羽轮乃是元始天神座车,御风而行,由凤凰而驾。转头看了雨汐一眼,她的眼神同样也非常讶异。不禁揣测这弹琴之人到底是谁?莫非元始天神亲自下界了?

  想起之前刚进昆仑碰到的朱厌,它说天下即将大乱,非得自己去拯救。莫非被自己拒绝后元始天神亲自来请?随即摇了摇头,自己只是芸芸众生中普通的一个,若不是懂些音律,道出琴声真谛,他怎会请自己。

  飙车羽轮载着四人平稳的过了深渊,穿过层峦叠嶂,炎羽心里更加震惊。琴声居然可以传那么远,而且自己只是随口一说,这弹琴之人隔那么远居然可以听到。若是以神识去听,起码也必须到尚清境才能做到吧。

  雨汐看着他疑惑的眼神,伸手在他手上握了一下,示意他不须疑虑,稍后便可见到弹琴之人的真面目。炎羽低头看了一眼,月光下她的手看来玲珑剔透,软玉温香,只此一手便比自己见过的许多女子都要美上千万分,他心中赞叹不已。若是此手弹奏一首情意绵绵之曲,自己愿就此沉醉在曲中不复醒来。

  方才洞中旖旎的情景又浮现脑海,让这情窦初开的少年又幻想着与雨汐琴瑟和鸣,男耕女织。

  似乎感觉到炎羽心中所想,雨汐面含羞涩,却又大方的将手轻垂在方便他能看到的地方,五指如兰花般散开。正在此时,凤凰一声鸣叫,月光下面前的空气一阵扭曲,层峦叠嶂不见了,一座白玉所铸的阙台直接天际。

  玉阙两旁,耸立着一排玉楼,炎羽数了数,左右各六,共十二间。玉阙前的台阶下,种着白环树,形成丹刚之林,空中清枝万条,美玉般的树干高达千寻。而玉楼左边,瑶池如带,右边翠水环绕,这不正是《始为山海经》里面记述的元始天神都城么?想不到自己竟然有幸和雨汐姐姐同游这只存在于传说中始为大陆最华丽的地方。

  下了飙车羽轮,穿过玉阙,后面亭台楼阁错落有致,在白雾缭绕中仿佛漂浮于天上一般。每座楼阁都有个独一无二的名字,炎羽留心了一下朱门上的牌匾,有‘光碧堂’、‘九层玄室’、‘紫翠丹房’等等,和《始为山海经》上记录的一般无二。虽然华丽异常,但却处处空旷,毫无人气。

  o最}w新_3章节r上U酷匠网!%

  过了这些楼阁,远远的空中漂浮着一座亭子。两名女子长袖飞舞,直到亭上,然后一牵炎羽,一带雨汐,往亭上飞去。虽然也是妙龄女子的手,但感觉却跟雨汐姐姐差远了,就和自己左手牵着右手一样。

  进得亭中,只见一桌一琴,琴后坐着一名灰衣老者。和大陆上其他老人并无太大差别,斑白的鬓角,深深的皱纹。唯一的区别之处,便是这老者头上竟然长着一只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