宓羲?啊,就是羲皇的本名,这八卦也曾在《始为山海经》上见过,可惜八卦推算之法在远古大战中遗失。炎羽蓦地醒悟,这阴阳九势乃羲皇所留?那这里是羲皇的房间?羲皇曾在此处研习阴阳九势?

  心中不禁一阵神往,传说羲皇是第一代元始天神指定的五帝中最杰出的一个。创造了文字,张网捕鱼、驯养家畜,这些都是他教给人们的;并且创造八卦解释天地万物的演化规律和人伦秩序。

  除了这些,他还依据元始天神留下的神器七弦琴发明陶埙、钟瑟等乐器,创作各种曲谱,将乐律带入人们的生活。之前自己经常练琴,对羲皇无比崇拜,所有对他的了解稍稍多一些。若不是无间深渊里碰到的那位前辈说阴蚕丝琴不行,且自己出来得太匆忙,定会将琴带在手上的。

  不过奇怪的是,羲皇不是东方天帝么,怎么会跑到大陆最西边的昆仑山来修炼这阴阳九势?而且传说羲皇不是死去了么?与其他四位天帝一起葬于大陆中央的渭水河边五帝陵。那这阴阳九势到底有没有用?可惜五帝陵在远古大战中亦被毁去,唉,战乱真的不太好。

  不过他作为有如此大成就且受后世无数人敬仰的圣人,当不至于诳语,这阴阳九势想必有其独到之处。少昊苦炼不死丹药,其实在他身边不远处便有长生之法,可惜他不得而知。若是能出去,将这阴阳九势知会于他,想必应该会放过自己吧。

  “嘤咛...”雨汐的呢喃声将他拉回现实。炎羽暗自庆幸,还好自己一直将雨汐姐姐当作仙子看待,不然若是在羲皇的房间做出苟且之事,岂不是大不敬。可是按照她挣扎的这态势,恐怕自己会坚持不了多久。

  稍加思虑,若是羲皇留下的东西,对人体应不至于有害。无奈之下,只得出手将雨汐打晕,再寻出去之法,否则真怕自己做出什么苟且的事来。

  抱着晕倒的雨汐,炎羽又在房子里转了转,这里就是个密闭的山洞,当初羲皇是如何进出的?索性继续看墙壁上的字,看看有没有记载出去的方法。

  原来除了交*合姿势,后面还有《深浅篇》;《大小长短篇》等等。虽然未有苟且之心,但看得炎羽也是大开眼界。

  眼界确实开了,但还是没有出去的法子。这几日到处找婉儿本就心力交瘁,今天又惊慌逃命,且看了如此旖旎的东西,为了压住心中的旖念,此时早已疲惫不堪。看了看那白雾缭绕的床,暂时先去休息一下吧,等精力恢复再找出口。

  轻轻将雨汐放回床上,炎羽此时才有空考虑,雨汐姐姐为何突然变成这样了?难道是和这床有关?仔细看了看床,原是一整块温玉所作,唯一奇特之处便是这源源不断的白雾,这是从何而来?

  趴在床上仔细看了看,不经意间抬头,却见床头的龙凤呈祥图刻似在动一般。凝神一看,果然,图刻上双龙尾部缠绕,身躯轻微的扭动,两只龙头相对,似在吐舌头吹动刻在面前的珠子。而凤凰亦是尾部相连,展翅引颈朝着石刻的太阳。

  而它们尾部相连处,身体扭动间,白雾飘洒而出,就是床上白雾的源头。只因孤男寡女同处一室,且床是个相当暧昧的物事,所以两人都刻意回避,并未仔细查看。

  不过即便发现了白雾的源头,对如何出这洞穴亦无甚助益。反倒是龙凤呈祥时间稍看长了一些,炎羽只觉得一股邪火攸地从下腹爆发,会阴一紧,下体一柱擎天。心头一阵麻痒,看了一眼身旁白雾中若隐若现的雨汐,脑中迸发出一个邪恶的念头:反正她此刻不能反抗,我不如...小心翼翼的把手伸了过去,接触到那柔嫩的肌肤,炎羽全身似触电一般愉悦,却也让他心头清明了一些。不好,雨汐姐姐应该也是看了这龙凤呈祥之后才意乱情迷,我可不能这样。想到这里,他连忙调动灵气,研习‘泰玄驭魂大法’,试图压住这股邪火。

  灵气运行之下,邪火被镇住,且邪火中蕴含的一丝另类灵气被吸收之后,让炎羽通体舒泰。想不到羲皇留下的床都是一件修行宝物,他忙加快灵气运行的速度,此时床上的白雾通过九窍源源不断的进入他体内。

  他欣喜的炼化着白雾,觉着自身的灵力越来越精纯,原本就达到九宫境顶峰,现在隐隐有突破的趋势。

  炼化一阵,白雾进入体内速度太快,让他有些应接不暇。吸收到一定程度后,脑海中‘龙飞势’、‘凤翔势’等各式交*合姿势不断变幻。与之前不同的是,这些姿势中的人都在不停动作,男人的低吼,女人的娇喘不断在他耳边回响。让他无法静心驾驭白雾所含的灵气,只能任由它在体内四处乱窜。撞得身体周身一阵撕裂的痛。与此同时,下体亦被白雾充实得似要爆炸一般。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否则自己会爆体而亡的。可白雾并不由他所想,仍源源不断的冲向他体内,在四肢百骸游走。心头阵阵麻痒悸动,而下腹传来阵阵肿胀的感觉,急需要发泄。

  最}新章O节/上酷_匠d网:~

  床上不能呆了,他忙下床在洞穴里疯狂跑动,试图将多余的白雾耗尽。但跑动所耗不过万分之一而已,床上的白雾仍追着他的身体不停进入。

  眼见体内白雾无法化解,却有更多的白雾进入身体。急切之中他伸手到白雾的源头——龙凤交尾处,欲将它们的尾巴分开。说来也怪,原本是石刻,却被他真的扒开了,白雾马上停止飘散。他忙又伸手将凤尾也分开,所有白雾都停止,不远处的石壁传来‘咔咔’的响声。

  转头望去,原本天然共生浑然一体的石壁缓缓分开,留下一个可容两人同时进出的缝隙。炎羽心中大喜,不顾身上的疼痛,抱起雨汐,先离开这个地方再说。

  刚冲出洞穴,夜色挟着凉爽的微风而来,晶莹的星星在无际的天宇闪烁动人的光芒。回头看了一眼,一座数十丈高的山坡耸立在眼前,刚刚自己和雨汐姐姐确实在山洞里。

  身上传来的撕裂感觉让炎羽痛苦不已,虽然没有白雾继续进入,但体内的白雾无法炼化,此时正如被关入囚笼的猛兽兀自挣扎不已。炎羽紧咬牙关,跪了下来。

  夜风拂过雨汐的面庞,她缓缓睁开眼睛,蓦地发觉炎羽正紧紧的抱着自己,而股沟亦感觉有个硬硬的东西顶着,马上便明白过来那是什么。刚才自己那副媚态时心里是清醒的,可惜意志不受控制。还好此时炎羽双眼平视前方,并未发现自己醒来。但忧郁的眼神仍紧紧的吸引着自己。

  就这样被他抱着吧,就是把身子给他自己也是乐意的,雨汐缓缓的闭上眼睛沉醉在炎羽怀中。想不到自己竟然会变成这样子,从前自己对男人都是不屑一顾的,不知怎么就被这忧郁的眼神给融化了。

  宁静的夜空不知从何处传来琴声,灵动平缓如清澈的山泉,正好让炎羽籍此平复一下心情,炼化体内的白雾。山泉汇集之后,化为小桥流水,烟雨朦胧,让人心醉。

  琴声忽然一转,宛若奔流的大江大河,波浪滔天,朝前汹涌而下。炎羽亦加快炼化的速度,经过白雾冲击后,全身经脉似充实了很多,一种从未有过的力量感充斥着他的身体。

  而就在此时,百川东归海,分不清是泉水,还是河水,抑或是海水。正待仔细分辨,琴声却戛然而止,让炎羽意犹未尽,不禁冲口而出:“洋洋兮若流水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