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汐心头一阵酸楚,一个小孩子,身世一直扑所迷离,该经历了如何的心路历程。真想把他抱在怀里心疼一下,但有哥哥在旁,她只能继续劝到:“放心吧,你一定能查清自己的身世的。”

  看到雨汐姐姐心疼的眼神,炎羽心里很满足。有她在身旁陪着,比什么事情都要快乐。时常装作不经意的看她一眼,除了秀色让自己陶醉外,她身后的层峦叠嶂,厚厚的青草覆盖;苍劲翠绿的松树,高傲的挺立在青草的簇拥中。山风拂来,松涛阵阵,此声拍打着心扉,让他觉得浑身舒畅。贪婪的吸允着风中的气息,宛如饮下一坛陈年的老酒,让人甜甜的醉。

  守候了一天,炎羽便醉了一天。此时丹炉的炉壁已被烧得通红至透明,能看到里面的材料早已化水,正要融合在一起,不停的在炉中翻滚。

  忍住心头的狂喜,少昊淡淡的开口到:“雨汐,去弄点吃的来。”雨汐点了点头,朝空中吹了一声口哨,鸾鸟的鸣叫声随即附和起来,响彻天际。果然它们知道如何进这结界中。

  少昊皱了皱眉,说到:“老是让这青鸟找吃的,我都吃腻了。马上不死丹药便要练成,你去弄些好酒菜,我们庆祝一下。”雨汐冰雪聪明,如何不知他这是要把自己支开。

  她很想警告少昊几句,不准伤害炎羽。不过又怕原本便不会伤害他,自己说出来会得罪脾气古怪的哥哥。现在还指望他救炎羽妹妹,只能自己快去快回。

  其实杀人炼丹对少昊来说再平常不过,以前雨汐也曾见过。只是这次他能感觉到雨汐和这炎羽眼神里有些不同,为了稳妥起见,还是将雨汐支开后再动手。而炎羽,还沉醉在男耕女织的幻想中不能自拔。

  眼神一直追寻着雨汐走远的背影,炎羽心中颇为不舍。但他明白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便转头问到:“前辈,这丹药还需要多久?”少昊捻了捻胡须,漫不经心的答到:“你妹妹运气挺好,想不到才一天便要凝丹了。”

  炎羽‘哦’了一声,少昊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过来将他制住提在了手上。炎羽大骇:“前辈,你要做什么?”少昊得意的笑了下:“将纯阳之身作为丹引投入丹炉,是炼制不死丹药的最后一步,你说我要做什么?”

  “啊。”炎羽狂叫了一声,此时全身动弹不得,只好大叫到:“雨汐姐姐救我。”少昊冷笑一声说到:“她已经走远啦,你叫破喉咙她也听不到。”

  提着炎羽上了丹炉顶,掀开盖子,带着浓郁香味的紫气喷薄而出。眼见是时候了,少昊不由得兴奋的大声呼喝,苍天啊,我炼了三十年,终于让我把这不死丹药炼成了!

  呼喝之后,他说到:“你放心吧,抓你妹妹的那妖兽叫‘俟’,常在昆仑钱来峰和松果峰之间行走。日常喜欢幻化成婴孩模样诓骗人陪它玩乐,并不会伤害人。若是你妹妹被它抓住时,能一把将它拉住,它便会命丧当场了。可惜啊。。。”

  “若是真拉住了,哪里还会有纯阳之身上门,那我的不死丹药不知何日能成了,哈哈哈,果然是苦心人天不负啊...”少昊都有些语无伦次了,可惜炎羽身子不能动,无法挣脱。

  浓浓的药香和紫气熏得炎羽眼睛都睁不开,看来自己就要命丧这里,可惜了娘还躺在病床上等着自己的赤石。这少昊炼丹见闻广博,自己何不问一问呢,虽然自己找不了了,可以让他托个讯给婉儿,好另再派人寻找。

  若是能使得他救了婉儿和娘,自己就是死了也能安心了。想到这里,他便说到:“前辈,临死之前我还有一事相托。”少昊得意的笑到:“说吧,就当是你的遗嘱,我会尽力满足的。”

  “前辈可曾听说过对野之都?”炎羽忍着紫气的冲击问到。少昊略一思索,答到:“你是想找赤石吧,我也寻了不少时日了,不过从未见过。即便见到也必须要破山斧才能劈开。”

  炎羽忙追问到:“破山斧在哪里呢?”少昊看了一眼丹炉里面,答到:“破山斧在大陆第一高手独孤紫龙手上。”

  独孤紫龙?没听说过。怎么大陆第一高手不是那个什么正道第一宗的宗主?此时已经来不及纠结这些,他叮嘱到:“请前辈将这些信息在救舍妹的时候详细告知,我娘在病床上等着赤石救命呢。”

  少昊撇了撇嘴,说到:“放心吧,我会告知的。”说罢又看看丹炉内,两颗一尺左右的丹丸正在炉内相互追逐,欲凝未凝。

  是时候了,少昊举起炎羽,放手便要投入丹炉。正在此时,一股巨大的气流狂袭而至,让浑身不能动弹的炎羽被气流吹着飘了起来。

  空中响起鸟鸣声,这叫声尖利一些,是赤羽。雨汐回来了吗?炎羽忙大叫到:“雨汐姐姐救我,救我。”可惜并无人回答。少昊凝神在炉顶站住,朝空中喝骂到:“扁毛畜生,你也敢来坏我的事?”

  赤羽并不理会,只是疯狂的扇动翅膀。如此紧要关头,少昊也不管这是否是妹妹的坐骑了,灵气凝结,一掌劈了出去,磅礴的紫气直击赤羽。原来他是泰极境的,赤羽慌忙躲闪。

  眼见老婆被打,青翼鸣叫着从另一边赶来帮忙。少昊冷笑一声,再次出掌,两只鸾鸟只能狼狈躲避。而就在这时,一股巨力突然撞向丹炉,发出‘砰’的一声巨响,丹炉随即便往一边倒去。

  少昊回头,却见是那只小鸾鸟。还不待他稳住身形,一道青影划破天际撞了过来,丹炉就此轰然侧翻,在地上晃动不已。青影撞翻丹炉之后,和小鸾鸟一道又直冲天际。

  V}酷)"匠网◇唯一~◇正f版…,其h%他都(a是$盗版

  而正待凝实的丹丸,从丹炉里流出到了地上。阵阵紫气爆发,原本被火烤焦的野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返绿,并噌噌的长到一人多高,又慢慢倒伏在地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