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惊讶间,耳边传来潺潺的溪水声,梅花鹿在溪边散步;仙鹤单脚立在水边,闭目假寐;猴子见到生人,卖弄的跳跃起来。

  果然是别有洞天。来不及将美景尽收眼底,雨汐拉起他的袖子朝前跑去便大叫到:“哥,哥,药材我给你带回来了。”

  一间茅屋前站着个老年男子,一把花白的胡子垂到胸前,一双棕褐色的眼睛深陷在眼窝里,一头蓬乱的灰白头发。这是雨汐的哥哥?

  老年男子听到雨汐的呼喝面有喜色,但看到她身旁的炎羽,脸色马上冷了下来:“谁让你把外人带进来的?”仔细打量炎羽一眼,忽然又变得狂热起来:“纯阳之身,纯阳之身,不死丹药有希望了,有希望了。雨汐,雨汐你太棒了。”

  雨汐横跨一步伸手紧张的挡在炎羽身前:“少昊,你想干什么?”又从袖里乾坤中掏出一大袋东西丢到老年男子面前说到:“你的药材在这里,这人是我带来有事求你帮忙的。”

  原来这老年男子叫少昊,这么大年纪怎么是雨汐的哥哥?而且看人的眼神仿佛要把自己生吞了一般。纯阳之身?之前朱厌说自己是纯阳之身要拯救大陆自己并未放在心上,现在少昊看自己又这般狂热,难道这纯阳之身和炼丹也有关系?可自己并未觉得与别人有何不同。

  不过不管怎样,也得将婉儿找到再说。晚一刻找到,她便多一分危险。而且现在有求于人,语气得谦卑些,再不能像叫雨汐姐姐时的唐突。

  炎羽正在思虑该如何开口,少昊看都没看药材一眼,一个瞬移推开雨汐,一把抓起他说到:“不管帮什么忙,等我炼成不死丹药再说。”

  雨汐过来抓住少昊喝到:“你炼自己的丹药,牵扯别人干嘛?”炎羽从他手上挣脱出来,倒不太在意什么不死丹药,只细声说到:“老前辈,你要炼丹,如若我有什么帮得上忙的,任凭前辈驱使,只是恳求前辈能先救救我妹妹。”

  少昊眼珠转了转,说到:“你妹妹怎么了,说说看。”他忙将婉儿消失时的情况一五一十说与他听。少昊闻言略加思索,便说到:“这个是小事情,你先助我炼丹,我保证给你把妹妹完完整整的找回来。”

  雨汐拉了炎羽一下,再次挡在他身前说到:“先找人,找人之后再炼丹。”少昊瞪了她一眼说到:“这是我与这小兄弟的事情,与你何干。”顿了下问到:“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炎羽救妹心切,告知他名字后问到:“前辈,你这丹该怎么炼?需要多久?”少昊过来揽着他的肩膀,一副很熟识的样子说到:“少则一天,多则七日,丹药便可以炼出来。你放心吧,抓你妹妹的那个妖兽只是闹着玩的,她不会有什么事。”

  既是这样,炎羽的心稍稍宽慰一些:“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开始炼丹吧。”少昊诡异一笑,揽着他朝前走去:“好好,马上就开始炼丹。”

  雨汐跟在他们后面,稍稍有些不解。她知道哥哥一生炼丹就为了炼出不死丹药,让自己兄妹永生于天地间。也曾听他说过如若能有纯阳之身作为丹引,很容易便可将不死丹药炼出。可惜终其大半生,都未见到过。

  没想到误打误撞碰到炎羽,他竟然是纯阳之身。曾听哥哥说过自己是纯阴之体,不知道这阴阳可是要配对的么?想到这里,她又回忆起方才那忧郁的眼神紧盯着自己之时,不由羞得面红耳赤。

  平复了一下心情,转念想到,从前炼丹时,丹引都是将要成丹时投入鼎中;哥哥不会拿活人投入鼎里做丹引吧,自己先前便是担心这个,所以才阻挠几句。不过他应该没这么残忍,既然他一生的愿望就要实现,自己也不便多说什么,且先看看。若只取一些精血之类的,那倒无妨。但即便拼得和哥哥决裂也不会让炎羽遇到什么危险的。

  看了看面前的白色身影,苦笑一下,雨汐有些不明白怎么才一个照面自己便想拼命护着他。

  寻了一处平坦之地,少昊从袖里乾坤中掏出一座高达两丈的丹炉呈现在炎羽面前,对于炼丹之事炎羽虽不会,但也并不陌生,无间深渊便有专门负责炼制丹药的地方,只是自己从未去过而已。丹炉下八只青铜所铸的狗昂首朝着炉底不断的喷火,这倒有些奇怪。少昊得意的介绍到:“这八只祸斗,乃是我将南方厌火教的护教神兽斩杀之后封印在此,令其日夜喷火为我炼丹。”

  炎羽曾在《始为山海经》上见过,祸斗乃是一种喷火的兽类,外形与狗相似,只需进食少量的粪便,便可不停吐火。用它来炼丹,当省了许多事情。寻回赤石之后,自己可将此法传与教中。

  看z~正版@章xS节c上!酷BP匠网

  当下少昊不再耽误,跃上丹炉打开炉盖,准备投入材料。每投一种他都会为炎羽介绍:这是雄黄水,此乃戎盐,礜石,胡粉...炎羽一一记在心上,想着这少昊前辈到底是要自己帮忙还是授徒?记起他看到自己时的狂热,应该是成丹时需要自己这‘纯阳之体’的帮助,所以他才这么细致的跟自己讲解吧。

  放好材料之后,三人便静静的看着丹炉。干等无聊,少昊便拉着炎羽闲聊,得知是他无奈之下喊叫路过的雨汐,而雨汐又大方的将他带了回来,少昊忍不住心头狂喜。天可怜见,为了炼丹将自己弄成了这样子,终于在快要绝望之时上天将这纯阳之身送了过来。

  而雨汐有感于炎羽忧郁的眼神,柔声劝到:“等丹药炼成之后哥哥一定会帮你找回妹妹的,不用忧心。看你那眼神,就好像是身世离奇,背负了什么沉重的东西一样。”

  炎羽心内震惊,自己虽从未刻意隐藏,但居然被雨汐姐姐一眼看穿,便苦笑一声,将自己从小对身世的怀疑,以及原本赢了遴选可以获得更高修为从而解决所有事情,但紧要关头娘却被人下毒,如今需要找一块虚无缥缈的石头换心等事原原本本的跟雨汐说了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