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了朱厌,又翻过一座山头,天上响起巨大的鸟鸣声,炎羽抬头看了看,似乎就是晚上看到的那三只鸾鸟,中间那只背上还坐着个女子。

  白天看这鸟果然和晚上不同,一只羽翼青如晓天,在太阳下泛着柔和的光芒;另一只赤如火舞,还有一只稍小些的却如蓝天碧海。要是把这鸾鸟借一只给自己,不用慢慢爬山,那找婉儿可就容易多了。他便集聚灵气跳起来朝天上大喊:“喂,喂。”声音震得面前的空气都在扭曲。

  鸾鸟上的人不知是没听到,还是他就这样大叫显得太过于唐突,并未回头,继续朝远方飞去。炎羽不禁苦笑一声,平常自己肯定不会这么冒昧,但此时最疼爱的妹妹不见了,令得他不得不出此下策。

  低头朝前走了点远,鸟鸣声再次响起。他抬头望去,只见三只鸾鸟在头上的天空盘旋几周之后,缓缓落在他身旁。鸾鸟背上的女子轻轻跳了下来,面前这少年白衣胜雪,眼神忧郁,看上去颇为飘逸,但并不熟识:“刚刚你是在叫我吗?”

  炎羽看了她一眼,只觉得阵阵和煦的香风吹来,漫山的花儿都因这女子的面容而失了颜色。双瞳剪水,清眸流盼;一袭粉色的长裙裹住凹凸有致的身材,腰间白丝带系成一个大大的蝴蝶结,鬓发低垂,身材匀称体态修长。

  婉儿不及她成熟,两个杨姐姐没有她雍容。当然,并不是说她们没有她好看,而是各有各的美。婉儿可爱一些,杨家姐姐更清丽。深吸了一口气,果然是芙蓉不及美人妆,水殿风来珠翠香。此时只知道自己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着,外来所有的声音都被忽略。

  女子并不因为他的紧盯而有愠色,而是好奇的跟着打量了一下,身材瘦弱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只是那黑亮忧郁的眸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闪动吸引这自己。惊鸿一瞥之下依稀看到四个字:在劫难逃。她心神一凛,慌忙收回眼神又问到:“刚刚是你叫我吗?”

  炎羽这才醒了过来,这姐姐的声音好好听,‘呃呃’两声连忙答到:“是,是,是我在叫你。”但此时他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借鸾鸟,尴尬的看着女子“这个、这个”的。女子婉约一笑:“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叫我帮忙?”

  哎呀,这个大姐姐真是太善解人意了,炎羽平复了一下心跳,眨眨眼睛组织了一下语言说到:“我妹妹被不知名的怪物给抓走,我想借姐姐的鸾鸟一用,方便在山间寻找。”

  女子婉约一笑:“这鸾鸟不能借给你,我还要赶回去给哥哥送药材呢。”炎羽用手一二三点了三下,女子噗呲一笑,说到:“你别看它们是三只,可右边小的这只不能驮人,而大的两只是夫妻,日常都是形影不离,打死都不愿意分开的。”

  啊?鸾鸟是这样的吗?炎羽一下子郁闷起来。女子灿烂的一笑,说到:“我久居昆仑山,你把怪物的样子跟我形容下,说不定我见过也未可知。”

  炎羽仔细想了想,怪物的真身自己没见过,便将婉儿被抓走时的情况说了说。女子闻言思虑半晌,他便趁此机会一直偷看她的面容,又生怕被她发现生气而不帮自己,看一眼心便扑通扑通跳上半天。

  此时他正值情窦初开之际,虽自觉身世未明,且救妹心切,但仍偷偷想着,若是有此女子相伴,便是给一方天帝自己也不做。救了婉儿和母亲后,就与她到后羿大哥的神箭门村子里男耕女织,岂不美哉。想到这里,都忘了自己是在偷看,脑中一幕幕旖旎的风光闪过。

  女子抬起眼帘,四目相对,被他的眼神灼得心中一紧,忙低下了头。他怎么这么看着自己?看得心里好慌。平复一下心情,调整呼吸抬头,却见他仍看着自己,温柔一笑,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诶,诶,你看什么呢?”炎羽慌忙收回目光,尴尬的笑笑:“啊,没看什么,姐姐可想起这怪物是什么了?”

  她摇了摇头,说到:“我不知道,不过我可以带你去见我哥哥。他经常需要采各种灵物来炼丹,说不定认得这怪物,这样也好过你在这山间盲目乱窜。”能与这漂亮姐姐相伴,且方便找婉儿,炎羽喜不自胜,忙点头称是。

  女子转身坐上鸾鸟,说到:“我叫雨汐,你叫什么?”好美的名字,他在心里叹了一声答到:“我叫炎羽。”雨汐点了点头,指着另一边的鸾鸟说到:“你坐青翼,我坐赤羽。”

  原来这鸾鸟还有名字,炎羽应了一声便跃往青翼身上。谁知还没坐稳,青翼便胡乱扭动挣扎,把他甩了下来。看着他尴尬的样子,雨汐又是一笑,说到:“算了,它和你不熟。你坐在我背后吧,我们共乘赤羽。”

  `…酷●匠网&,首g:发+√

  炎羽看了她后背一眼,小心翼翼的跃了上去,生怕碰到了她的身体而被自己玷污。虽然心里想的是若能和她男耕女织就好,却又觉得她太雍容,自己这身世不明的小子根本配不上。雨汐拍了拍鸾鸟:“赤羽,咱们走吧。”鸾鸟引颈鸣叫一声,三足在地上一蹬,拍打着翅膀冲天而去。

  巨力让炎羽一个后仰,慌忙伸手准备抱住雨汐。最紧急的关头,他把胳膊缩了下,只伸出手指拈住她的衣袖,身下发力努力让自己坐稳。

  天上的风光果然不一样,蓝天离自己更近。身下山林间绿树成荫,怪石嶙峋,山涧的瀑布如一片奔腾的白练;几只猛兽在悠然的晒太阳,一群鸟儿在草地里蹦跳着觅食。

  如此美景,更兼有佳人身上的幽香阵阵传来,不由得让他陶醉。人生的际遇真是奇怪,前一刻自己还在山林里转圈圈,此时便坐上了鸾鸟。真得好好感谢雨汐姐姐,素昧平生却如此的帮助自己。

  他不知道的是,雨汐久居昆仑山,虽与外界接触不多,但每年总有几次会碰到进山的猎户迷路或者为猛兽所伤,她都会热心的相助。当然,不论如何,并不会似这般与她共乘一骑。但她为炎羽忧郁的眼神所感,觉得自己一定要帮帮他。其实内心深处,早已被那灼热的目光留下印记,只是她尚未觉察而已。

  偷偷看着雨汐的背影,发丝飘扬时抚到他的脸,一种从未有过的麻痒感觉让他心里一阵悸动。悸动过后,好希望能再来一次。便轻轻将身子歪斜,追寻着发丝舞动的方向。

  听他初时的喊叫声,应该是修行之人,赤羽飞得这么稳,他不至于会害怕。感觉到身后的炎羽在不停的动,雨汐心里有些慌乱,他是在用忧郁的眼神盯着自己的后背么?今天为了采药材,弄出一身汗,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嫌弃。

  以前救猎户的时候,别说汗了,有时候弄得自己身上鲜血淋漓的,当时只知道救人,并未想其他。这个少年怎么会让自己患得患失的?他到底在后面干什么呢?

  “你别乱动啊,小心摔下去。”雨汐终于忍不住了,假意回头叮嘱到。炎羽心里一阵慌张,还好她并未发觉自己的意图。端坐之后,他便不再心猿意马,只等回到雨汐哥哥那里。

  飞过一个山头,地上传来呼喝之声,阵阵灵气直冲天际。雨汐感叹到:“这些人啊,为了个羲皇琴争得死去活来的。却不知道这等神器,若是没有机缘,一辈子想看一眼都难。”

  听她这语气有些老气横秋,炎羽笑了下,有心逗她:“难道你不想拥有这神器?”雨汐淡淡的说到:“如果神器落在手上,我肯定当仁不让。我也许会刻意去寻找,但不会与人拼个你死我活。”

  炎羽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也不求甚解,反正只要能这么坐着就好了。什么羲皇琴,什么朱厌,什么大陆,都和自己无关。抬眼望去,远山含黛,和风带香,天空如湛蓝的湖面一样,真想伸手在上面点点,看会不会留下涟漪。若是能永远和雨汐姐姐这么坐着,那自己真要幸福死了。

  又飞跃一个山头,鸾鸟鸣叫着慢慢降落。炎羽低头看了看,有些讶异。光秃秃的红色石头漫山遍野的,石头间夹杂着一些枯败的野草。与自己想象中能生出如此佳人的地方大相径庭,他下意识问到:“你就住在这里么?”

  雨汐笑了笑,并未答话。从青鸾身上跳下来,她便说到:“跟着我,别走丢了哦。”难道这地方有什么玄机?紧紧跟着她的脚步,更方便自己闻到那股幽香。他在心里回到:放心吧,永远不会跟丢的。

  在山石间左右迂回穿插,看来真是有结界。又前行一段,他忽然想起自己乘坐的鸾鸟没有跟上,便问到:“雨汐姐姐,赤羽它们去哪了?”身前的雨汐停下脚步,笑到:“放心吧,它们自会进去的。”说罢在地上跺了一脚。眼前的空气轻轻扭曲一下,红石不见了,换成成荫的绿树,烂漫的花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