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缓的从昏迷中醒来,闻到空气中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想起昨晚迷迷糊糊时的场景,后羿一下子惊坐起来。看看左右,望舒和嫦娥都趴在地上。紧张的过去推了推他俩,还好,都慢慢的醒过来了。

  望舒睁开眼睛看了看,说到:“炎羽和婉儿姑娘呢。”后羿喝到:“汝母婢的,他们想杀了我,你却还惦记着。”望舒看了看他:“无缘无故他们杀你干嘛?再说你这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么?”

  嫦娥不管他俩,起身出门准备收拾一下。蓦地看到弟子们横七竖八的躺在院中,走进一看,他们身上全都殷红一片,鲜血将青石染成了红褐色。怎么会这样子?她蹲在一名弟子身边,轻轻推了推他的身体,小声的叫到:“小四,小四你醒醒。”

  小四脑袋一歪,竟然滚到了另一边,嫦娥吓得呆坐在地,疯狂的叫喊。后羿和望舒听到叫声,急匆匆跑了出来眼前的情景让后羿愤怒得全身颤抖,望舒喃喃的问到:“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后羿咬牙切齿的喝到:“汝母婢的,就是那两个白眼狼,就是他们,都怪我引狼入室,啊...”望舒摇了摇头:“不,肯定不是的,他们说不定也招到了毒手。”

  后羿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说到:“汝母婢的,昨晚醉梦的时候,我亲眼见到炎羽和婉儿挥剑;婉儿还说要杀了我,是炎羽这个畜生说我翻不起什么浪来,才留下一条性命。”

  望舒忙说到:“当时你为何不叫醒我们一起反抗?”

  后羿更愤怒了:“汝母婢的,他们在肯定酒中下毒了,我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

  中毒?为何自己没有中毒感觉?望舒知道他现在正在气头上,勉强争辩也没有用,便不再说话,思考事情的来龙去脉。篱笆院墙外的天空,阵阵青烟飘过,忙跑出门看了看,不远处的村庄被烧成了一片废墟,几处青烟慢慢从废墟中扶摇而上。他大叫一声:“不好。”便朝废墟跑去。

  阴风裹挟着血腥气扑面而来,冒烟的木头发出阵阵让人恶心的臭味。一群野狼围着几具尸体不停撕咬,即便有人走近也阻止不了它们进食的欲望,成群的绿头苍蝇凑在野狼嘴边扑在尸体上。野狼每一次撕咬都会将它们惊起,随即又‘嗡嗡’的扑在尸体上。

  天上几只乌鸦盘旋着哀嚎,地上的家鸡都缩着脖子挤在一起。路上,树枝上随处可见残肢,鲜血将土地染成了褐色。而更多的肢体,在废墟中被烧的焦黑。看到这景象,望舒颤抖着双手捂面慢慢蹲了下来。

  “啊,”跟随而来的后羿目呲欲裂:“九幽教的畜生们,我要不把你们杀干净,誓不为人。”撕咬尸体的狼群停顿一会儿,看了他一眼继续若无其事的进餐。嫦娥将脸捂进他的胸膛不停哭泣:“后羿,神箭门,完了。”

  后羿一把推开了她,怒吼到:“谁说神箭门完了?”冲向狼群。狼群见有人来扰,迅速的发动攻击。后羿一拳一个,野狼都来不及惨叫便被打得肠穿肚烂而死。

  最后一只野狼,后羿伸手抓住它的前肢,野狼站立起来不停挣扎。后羿直接动手活生生的将前肢撕了下来,鲜血涌遍他的全身。哀嚎的野狼顺势靠在了他的肩头,张嘴露出尖尖的獠牙一口咬了下去。

  后羿浑不觉疼痛,只愤怒这垂死的野狼也敢来欺负自己。他狂喝一声,抓住野狼的额头,硬生生的把它从自己的肩头扯了下来,狼嘴里还叼着一大块从肩头撕下的肉。他不顾肩头鲜血直涌,一手抓额头一手抓下颚,咆哮着发力将野狼撕成了两瓣。各种污物喷得满身满脸,此刻他看上去如远古时的食人凶兽混沌一般可怖。

  ;最Ol新;章节{上酷'匠…l网K

  但他还不解气,继续将手里的狼尸撕成了碎片。最后手上只剩下一些狼毛,他还兀自喘息不已。嫦娥在后面看着他,泪如雨下。望舒过去轻轻的劝到:“好了,师兄,我们先将弟子和乡亲们葬了吧。”

  耐着性子将所有残骸埋葬,后羿竟一把火将神箭门给烧了。冲天的火光将他的脸映得通红,他看着火光发下毒誓:若不将九幽教覆灭,此生将永不回还。一旁的望舒劝到:“师兄,报仇的事还是从长计议的好。”

  后羿瞪了他一眼,喝到:“汝母婢的,我亲耳听到,亲眼见到还能有假?那两个畜生以为我醉过去了,当时还说往东走,我们现在就向东追。”即便是从长计议,也需要先找到炎羽兄妹,确定他们的安危,望舒便默默的跟上后羿的脚步。

  又站上一座山巅,炎羽发疯似的寻找,问过几个落单的人,并未有人曾见过睡在路上的婴孩或者婉儿,让他不禁气苦。这莽莽群山,婉儿又是个女孩子...只怪自己太过于疏忽大意了。

  曾在典籍上看过,如若修炼到泰极之后的尚清境,便可以用神识与天地之间任何一处任何一人沟通,此后一定要好好修炼,争取能到尚清境。不为长生不死称霸大陆,起码能保护好每一位亲人。

  “年轻人,年轻人。”

  几声古怪的呼唤将炎羽从思绪中拉了回来,他四下看了看,除了身边的大树,哪里还有人?

  “年轻人,往这看,树上。”那个似鸭子的嗓音又响起。

  炎羽慢慢抬头,朝树上望去,只见树枝上坐着一只似猿猴的妖兽正看着自己。大陆上的妖兽,修行有成之后会说人话并不奇怪。只是这只类猿猴的妖兽长得也太奇怪了些。

  普通猿猴屁股都是红色,这只猿猴屁股和身上的毛色并无二致,但它脚上却是红色,似踏着火烧云一般。头顶的白毛让它看上去像个老翁一样,偏偏这老翁却有一张放大许多倍的鸟喙。这是个什么怪物?

  炎羽小心翼翼的问到:“你是谁?是你在和我说话么?”妖兽的鸟喙不停的开合:“你不用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我是朱厌。”炎羽心中笑了下,虽然自己修为不高,但对付一般的妖兽倒是没问题的。

  蓦地,他忽然想起《始为山海经》有记载,朱厌是一种不祥之兽,见之则天下大乱,产于小次山。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昆仑群峰之中呢?

  朱厌似明白他心中所想,鸟喙又不停的开合:“我不远千里过来,专程是来等你的。”

  “等我?”炎羽心中一喜:“你手上有赤石?还是你知道婉儿在哪?”朱厌摇了摇头:“赤石我没有,你说的婉儿我也不认识。”

  炎羽心头一阵失望,也是,这是一只不祥之兽,哪会有什么好消息带给自己。忽然他又紧张起来:“是不是我家人出了什么事?”

  朱厌有些厌烦:“你怎么老是婉儿家人的,男子汉,要以大陆为己任。”炎羽更不耐烦,家人都照顾不了,何谈大陆:“你有何事,直说吧,别耽误我找婉儿和赤石。”

  “年轻人,”朱厌很郑重的说到,可惜由这鸭子嗓音说出来感觉怪怪的:“四大元素又开始胡乱融合,大陆就要大乱了,你是远古大战之后,应天地阳气累积而生的第一人。别人都是怀胎十月,你怀胎十二月。多出的两个月便是用来吸收阳气,你出娘胎便是纯阳之体,所以,拯救大陆的任务就要靠你了。”

  炎羽心中一动,忙问到:“我十二个月才生下来?那你能告诉我,炎正到底是不是我爹么?”朱厌摇了摇头:“你爹是谁,那得问你娘,我怎么知道。”

  心里一阵失望,又有些莫名其妙。浪费时间,炎羽嗤笑一声转头就走。朱厌忙从树上跳下来,追着他的脚步急到:“年轻人,你别走啊,我说的都是真的。”

  炎羽回头冷冷的到:“都是真的?你会未卜先知么?”朱厌忙不迭点头:“对对,我会未卜先知。”

  “那好,你帮我卜卜,在哪里可以找到赤石?婉儿又在哪里?”

  朱厌不禁有些丧气:“咱能不提赤石和婉儿么?”炎羽白了它一眼:“赤石和婉儿就是我的大陆,没有什么比她们更重要。”

  “这...”朱厌不知该怎么应答。炎羽又问到:“你有什么快速修行到尚清境的功法么?还是要把这山上所有人都在找寻的羲皇琴给我?既然降大任于我,必然要给点傍身之物,否则如何拯救大陆?”

  朱厌有点怀疑自己的眼睛了。从前寻找能拯救大陆的天帝都是责任感很重,天生就以大陆为己任。这人不仅婆婆妈妈,而且还眼高手低的,开口就要尚清境和羲皇琴。于是它不耐烦的回到:“没有,都没有,反正大陆只有你能拯救,爱信不信。”

  炎羽冷笑一声:“我凭什么信你这来历不明的妖兽?”听到这话朱厌不服气了:“我哪里来历不明?我是元始天神坐下八大神兽之一,应战乱而现身,所以世间人才说见我必有大乱。其实是大乱即将爆发,我才现身寻找平乱之人的。”

  “你要知道,没有元始天神,就没有这世间的万事万物。作为天神坐下神兽,你不尊重我就罢了,居然还敢质疑我。”

  炎羽继续冷笑:“既然元始天神那么厉害,她自己何不来平复大陆?或者为什么不干脆施展神力不让大陆大乱?”

  朱厌感觉自己要败了:“大陆人的乱,自然要由大陆人平复。至于大陆为什么大乱,乃是死去的鬼魂无处可去,又羡慕活人的生活,所以产生大量的怨气;又因为世人有太多的愿望不能实现,太多的人野心勃勃,产生极大的戾气。怨气和戾气相加,久而久之便会触动四大元素融合扰乱天地之间的气息,非大战一场不能平息。”

  炎羽还是冷笑:“这一场大乱平息,然后继续产生怨气戾气,叠加若干年之后再次爆发大乱,如此周而复始的有何意义?”

  朱厌真的词穷了:“好吧,你牛,我走了,反正这天下就交给你了。”炎羽并不理会,莫名其妙的浪费自己这么多时间,得加快步伐了,多寻找一会儿便多一分希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